否定所谓的“监狱人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我在二零零八年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邪党诬判,在监狱被迫害了三年零四个月,二零一一年底从监狱出来,二零一二年来到美国,现在媒体做广告销售。

最近,我发现我做销售出现了瓶颈:以前一直和先生(同修)一起跑客户,最近先生消业,我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敢一个人跑客户,而且,在和设计同修沟通也出现了问题,矛盾重重。再加上现在媒体对销售的高密度的培训和考试,感觉压力很大,每天早上醒来,脑子里都有一个念头:你不能做销售。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阴谋,想把我从媒体的销售团队淘汰掉,所以,我就大量学法、发正念解体这些邪恶的阴谋。但一段时间下来,感觉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每天醒来都要花很多时间解体这个念头,我想肯定是我自身存在的执着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我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有一天,脑子里突然出现“监狱人格”四个字。我到网上搜了一下,发现自己在监狱的那几年已经形成了所谓的“监狱人格”,实际上是形成了一些观念和习惯,这些东西都是物质,在另外空间都是活的,而且都是与大法的法理相悖离的,它们强烈的阻碍了我做媒体的广告销售和修炼的提升。我意识到必须从根上解体这些物质,才能突破现在的困境。现在我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写文章的过程就是找到这些执着的过程,也是解体它们的过程。

一、顺从依赖,没有独立做事的能力

在监狱凡事都是按警察的意思被强迫执行,形成卑微、顺从、依赖、不独立思考的习惯,害怕犯错,害怕承担责任,遇到问题首先就是推责任,没有自信,甚至逃避。在做销售时,每次签单都是与同修合作,虽然也被同修说依赖心强,但我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丧失独立行事的能力、必须依赖别人的程度。

师父说:“再一个想跟大家明确一下除中国大陆外国际上大法弟子的协调问题。以前我没有明确这件事情是要锻炼大家走出自己的路来,因为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上界来的王,都得证悟自己对法的所得。”[1]我悟到师父要我们每个人都在修炼中走出自己的路,将来成为自己世界的王,而我的依赖心使我在靠着同修走,根本没有独立走自己的路。

二、说违心话

在监狱被迫洗脑、被迫说不情愿的话、被迫做不情愿的事,这一系列的被迫和不情愿导致自己形成了面对压力就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的习惯而不自知,在工作中也不自觉的撒谎。最近在与一位设计同修合作,当对方问我对做出来的设计稿的想法时,其实我内心并不满意,但害怕说出来同修不高兴,会产生矛盾,所以我就违心的说好,但实际上设计稿并没有达到客户的要求,所以不能拿给客户,拖延一段时间后,还是要改设计稿,我又去找主管要求换设计师,弄出一系列麻烦和矛盾。

三、抑郁

在监狱,恶警通过剥夺人最基本的生理、卫生的需要如大小便、洗浴、睡觉等,强迫人“转化”,人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最基本的需求,久而久之,这种压抑形成一种习惯和物质,不自觉就会给人带来负面状态:经常情绪低落、行动迟缓、思维减少。来到海外的宽松环境,我一直周期性的处于低落状态:消沉,不想思考,不想出门,不想接触任何人,总是想一个人躲起来。而做销售工作要求业务员一直处于巅峰状态,随时向客户充分传递信心,我这种周期性的抑郁状态严重影响了做媒体广告销售。

四、冲动

在监狱生活,长期的压抑和不满不能释放,一旦压抑不住就会导致情绪失控,形成冲动性人格。刚出监狱时,我事事小心,唯恐犯错,对不明真相的家人限制我人身自由的事也不敢表达不满,一段时间后, 我愤怒失控,歇斯底里的大吵大哭大闹,脑子里经常有过激的念头。来到海外的媒体公司,我已经有几次因为一点小事与同修大吵,导致同修间形成间隔,影响了整体配合与救度众生。虽然每次都后悔,可下次又控制不住自己。

五、怀疑与戒备

在监狱,恶警鼓励人互相监视、互相告发,特别对待法轮功学员,每个犯人都可以随时告发并获得警察的奖励,所以,在里面生活久了,对周围的人都要保持戒备和怀疑,自我保护心理很强。来到海外,我也是经常不自觉的用怀疑态度去揣测别人。

最近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家律师楼受人权机构的委托为我免费办理庇护申请。有一天律师打电话来说要来我家让我在一份申请工卡的表格上签名,我当时感觉自己的每个细胞和每根头发都紧张起来,第一个念头就是:他们是用签字的借口来我家调查我的,我不能让他们来我家。于是我用各种理由拒绝,堂而皇之的说不想浪费他们时间,我可以去他们公司等等,对方可能感觉到我的抗拒,就说他可以在我家的附近找个地方见面,见面后,我发现他们真的只是让我在帮我申请工卡的表格上签字,没有任何其它想法,而且我还看到了他们为我申请工卡准备付给美国政府的几百美元的支票,他们之所以花几个小时来我家让我签名,只是为我节省来回邮寄表格的时间!

这件事情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戒备、怀疑心理的荒谬可笑,深深感觉内疚,作为一个修炼人,我的善到底体现在哪里呢?我还不如这位常人律师!其实,不止是在监狱,在中国大陆,几十年的党文化浸泡,使每一个中国人都背离了人的正常思维状态,怀疑与戒备心理很重,这种物质的根源是保护自己,是私,是一定要去掉的。

六、怕心

邪党的监狱划定了很多空间和思想的禁区,不许人跨越,否则就要受罚,而且这些禁区的界限并不明显,人们只能时时小心,尽量缩小身体和思维活动的范围,时间长了,人就把自己的身体和思维都禁锢在一个个有形、无形的方盒子里,不敢越雷池一步,连想想也觉的害怕。

虽然来到海外宽松的环境,我发现这种怕心思维并没有改变。现在做销售,当我在想市场方向的时候,能感觉到我的思维去哪个方向,哪个方向都有一堵墙挡着。在做销售的时候,没见客户之前,我想一想都觉得紧张害怕;见客户的时候,怕客户不认可我们媒体、怕客户发现我对美国不熟悉、怕客户不签合同、怕客户签合同后不付钱、怕客户做了广告后效果不好等等。师父说:“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本来就是因为执著与怕心走错了路,走回来又被怕心牵制着、挡着走回来的路。”[2]怕心成了我做销售的极大障碍,我一定要突破怕心。

中共邪党在短短几十年在中国大陆建立了一整套邪恶的党文化系统,而邪党的监狱更是高强度灌输党文化的地方,在三年多的监狱生活中,我的空间场被自觉不自觉的强力灌输了很多的这类败物,它们阻挡着我同化大法,阻挡着我救度众生,阻挡着我做销售,我必须每天在自己的一思一念中修去这些观念、物质和思维习惯,不承认它们、解体它们,才能走好师父为我安排的路。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