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 金刚不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三日】一次出去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当时我正在给一个人做完“三退”,警车来了浑然不知,接着从警车上下来三个警察,一个把我拉到一边,一个开始摄像,一个录口供。结束后把我强拉上警车。

到了当地派出所,就开始搜我的包和全身,因包里都是《九评》,于是他们立即向上头汇报,马上分局,市局来了两批人,开始审问:“姓什名谁?资料是从何而来?”我一概拒答。发正念后,我笑着对他们说:“我又没犯法,你们没有权力抓我。”他们说:“我们是在执法,你犯的是破坏法律实施罪。”我说:“法也分法上法,法下法,绑架好人是恶法。”他们无言。我笑着说:“国际法庭对法轮功的问题不是作了定性了吗?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性质和当时二战德国纳粹是同一性质;对迫害元凶已发出来两张逮捕令。”警察回答道:“中共会这么做吗?”我说:“不管会不会这么做,说明在这件事上是做错了!”他们说:“我们也是养家糊口的,没办法。”我说:“养家糊口没错,但是也得分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这是在害你自己和全家!这样值吗?”其中一个人又说到:“你拿了共产党的钱反共产党。”我说:“第一,我的钱是劳动所得,共产党也是百姓养活的;第二,我谁也不反。一个政党的存与亡决定于民心与天意,不是以个人意志为存亡的。”此时我面对的又是无言。

看看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们只好劝我:“你也不为孩子想想,将来入党要受影响的。”我笑着说:“现在大家都在退党,还入什么党?当初我小孩進单位,领导看他优秀,培养他入党,条件是让他劝我放弃法轮功。我小孩说:我妈炼法轮功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这件事也就黄了。”警察们耐不住了,最后威胁说:“叫你单位停发工资,没有生活来源看你还有什么心情去讲真相,发资料!”我淡然道:“工资是我劳动所得,谁也不能碰!”他们看我一身正气,无计可施,便要抄我的家,说:“现在带我们到你家去,主动把资料拿出来,这件事就算了结,你不去我就要翻个底朝天。”我说:“你们没权力抄我家,这是犯法的,我也不会带你们去,我也不允许你们去。”他们便在我包里拿了钥匙几个人开车走了。当时我立即发一念:我在这里也管不了了,家里就请由师父管吧,绝对不让他们進家门。果然,过了近两个小时,他们两手空空的回来了,把钥匙放回原处,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我一看到心里就明白了,谢谢师父!

接着他们又强迫我在所里拍照,按手印,抽血样验DNA,我说:“你们要活摘器官啊?”他们回答:“谁要摘你的器官,这是例行程序。”程序结束,又回到审讯室。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这场迫害不是常人对人的迫害。现在世上的人都不是简单的,都是为法而来的。”警察虽然工作性质特殊,但他们也是被谎言欺骗的受害者,明白的一面也急等着被救,我要对他们更慈悲,但又不能忽视大法的威严。我就一直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有不明白的也问我。慢慢的就把审问我的警察给三退了。

因为包里都是《九评》,他们认为性质严重,到了晚上,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到医院体检,体检合格要送我到看守所。我说:“我又不是犯人怎能戴手铐?”他们仍说是例行程序。到了医院也不给拿下,我一看医院里这么多人,都在看我,我就举起双手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急了,说:“喊什么喊!?”我说我是在证实我的身份,在场的病人,医生看到这场景神色都凝结了。检查到哪我喊到哪。警察气得要命。全部检查结束,因血压太高了,只好仍带我回所里。回所的路上继续给他们讲真相,结果又把车上的两位警察给退了,叫他们平时心中默念九字吉言会有福报的,他们都答应了。

回到所后,所长过来说:“叫她签了字就让她回去吧!”一位警察对我说,阿姨你把字签了就回家吧。我说我不签!另一位警察说:你们大法弟子修的不是“真善忍”吗?只是帮你把包里的东西做了登记,都是你的东西,怎么不签呢?我说:“我不签的原因是要对大法负责,对你们负责!”警察问:“你们什么大法啊?”我说:“法轮大法!”这样签与不签僵持了一段时间。他们向所长汇报后,只好放我回家了。送我走时说:“回去好好炼吧。炼到现在血压还是这么高。”等我回家一看,真的没人進门的痕迹!

整个过程经历了十二个小时。佛法的洪大和师父的慈悲我得以安然无恙。再次叩谢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