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拉着人拖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把人当拖把拖地,这样的酷刑人们能想象出来吗?我们看几个具体的事例。

二零零一年八月下旬,河北蔚县“610” 开办洗脑班,陈家洼乡的女副乡长高淑琴非常邪恶,她多次打法轮功学员。一次她强迫周翠梅、辛淑珍“扫地”,采用的手段竟是先将人推倒在地猛打,然后在地上洒水,拉着她们的两手两脚在地上来回拖,用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和衣服擦地。这还不算,还要再剥下她们的上衣擦桌子。事后将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拖回住处,往床上一扔就扬长而去。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一个小小的副乡长,在中共的官员级别上应该是最小的副科级了,可是,你看这个女副乡长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手法多么卑鄙!在乡里都能如此的折磨法轮功学员,那么在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劳教所里,这样的“拖地”式酷刑又该是多么的普遍与惨烈!

山东省青岛市北海油漆厂退休职工曹以香女士,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被绑架至淄博王村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劳教一年。因拒绝背叛信仰,恶徒便不准她解手。十一月四日晚八点左右,曹以香要求小便,仍遭拒绝,实在忍不住尿在了裤子里。两个吸毒犯姜丽霞、林丹丹一拥而上, 把她打倒在地,在她全身不分部位地乱踢乱跺。一顿暴打后还不解气,一个拽着她的双脚,一个拽着她的双臂,在地板上来回摔打拖拉,用她的身体擦地。十一月九日上午,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姜丽霞扒光了她的上衣,用她的上衣擦干了尿液,再逼迫她穿上湿淋淋的衣服,然后就用拖把头捣曹以香的眼和脸。曹以香稍有躲闪,她们就把她打倒在地,用脚猛跺她的手。曹以香被打得满地翻滚。当时有一毕姓警察在值班,所有的暴行都发生在她的眼前。曹以香被打得满地翻滚,还滚到了她的脚下,她却视而不见,摔门而去。

二零零九年底,重庆女子劳教所针对法轮功学员开展所谓的“破冰行动”。二零一零年一月下旬,在一次暴力毒打灌水折磨时,包夹犯人陈志、陈婷婷把重庆沙坪坝区法轮功学员岳春华,拖到舍室里监控看不见的地方,将她抵在墙上,用营养快线的塑料瓶盛满水,一瓶一瓶的往她的嘴里、鼻子里和耳朵里猛灌。一边灌水一边暴打,还故意将水朝岳春华的脖子里倒。重庆一月的天气多冷啊,春华全身都湿透了。那个叫陈治的吸毒犯,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斤,她在恶警队长陶忻的操纵下,对岳春华拳打脚踢。然后骑在岳的身上打骂,把春华的鞋子、袜子脱掉塞往下身。又把她全身脱光,在她身上写辱骂大法的话。然后再给她穿上棉衣,几个恶人把春华当成拖把,满屋拖她们灌春华时洒在地板上的水,直到把地上的水拖干。

中共酷刑演示:倒拖
中共酷刑演示:倒拖

当然,这种打扫卫生式的拖地只是一个借口,实质上这就是一种残忍的酷刑。下一个例子也许更能反映中共的这种酷刑程度。

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法轮功学员王志武,是个下岗工人,靠修自行车维持生计。在邯郸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王志武在小号屋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被大班长凶狠地照脸上猛击一拳,当时王志武就被打掉了两颗牙。狱警们把王志武打倒、拖了出来,用电棒到处电击。电了好长时间还不解恨,狱警邢延生就把王志武拖到厕所,厕所里地上满地都是泥和尿,邢延生就在厕所地上来回拖王志武。邢延生用穿着皮鞋的脚踩住王志武的头,不让他动,让他用身子暖撒满尿和泥的厕所地面,暖干一片再拖一个地方再暖,暖一会儿再拖,直到他们都打够了、打累了才肯罢休。

劳教所是非法劫持法轮功学员最多的一个地方,在那里发生的酷刑非常的多,也非常邪恶。然而这种酷刑在中共监狱里的邪恶程度,也并不逊色于中共的劳教所。我们看下一个例子。

原在山东栖霞粮油食品总厂企业管理科工作的林建平女士,曾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一次,犯人朱慧芬用掌猛击她的右耳朵,当时林建平的耳朵就嗡嗡响,还流出了血,听不清声音。朱慧芬又抓着林建平的头发往桌子角上撞,撞得建平大口大口的吐鲜血。鲜血染红了外衣渗透到乳罩上。朱慧芬和另一个恶人丘秀欣,又拖着她的身体象拖布一样,在地上拖来擦去。见血没擦净,就从建平枕头的包里掏出几件干净的衣服当抹布用,擦地上的血迹。

当中共暴徒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成拖把去拖地的时候,就完全暴露出中共及其打手的凶残和野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