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街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九日】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上午九、十点钟,我在一个屋檐下避雨,突然十个武警向我冲来,有一个说:把她拿下!立即过来两人把我的手扭向背后铐上手铐,把我的包抢过去,翻了个底朝天,把包中翻出来的大法真相护身符和翻墙软件光盘摆在地上拍照。

当时我大喊:你们干什么!紧接着两个武警一边一个用力按着我弯腰低头走了一站多路,我质问他们:“我犯什么法了你们这样对待我?人民养活你们你们反过来迫害人民。”这过程我非常难受。

到了市政府门口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把我押到一个空地给我拍照,我不配合,就是跟他们讲真相、劝善。告诉他们不要成为江泽民集团及中共的陪葬品,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只有中共在迫害。希望他们为子孙后代积福积德等等,讲了许多。这时过来一辆警车,把我强行拖进车里,有一个高个子警察打了我八个耳光。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他们把我送到江岸区上海街派出所,按到老虎凳上,铐住双手,问我姓名住址,我不告诉他们。下午约四点钟时又把我拉到江岸区公安分局给我照相,我一概不配合,折腾了半天又把我拉回上海街派出所铐在老虎凳上。就这样从早上十点多到晚上十二点才给我松铐。手都铐肿了,手至今还有铐过的痕迹,胳膊疼了多天才好,大腿骨到现在还不能伸直。

六、七点钟时他们假惺惺给我水喝,实质是要给我验尿,我不配合,对他们说:你们不能这样做,这对你们不好。一个姓蔡的警察说查一下你有没有吸毒。过了一会儿,他们给医院打电话叫来医生,两个男警察一边一个把我死死的按住,两年轻女医生在没有一点遮挡下把我裤子拉下开始导尿,弄了半天没导出尿,他们又喊来男医生,将橡皮管插入导出尿,很痛。整个过程中。这些人完全不顾及人格、尊严,没有一点人性,把人当牲口一样。当天晚上他们把我关进拘留所,十天后才放我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