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遭受的冤狱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四年一月,历经牡丹江监狱、呼兰监狱三年半迫害的七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郑国林回到家中。中共监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连七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郑国林,男,一九四零年出生,今年七十四岁,原是一名理发师,曾经身患高血压、心脏病、胆囊炎、肺病等疾病。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只三天的时间,药全扔了,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身体健康,精神矍铄。

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郑国林和两名法轮功学员到道外区永源镇(原来归属阿城)向百姓赠发神韵晚会光盘,被恶人举报,遭到哈尔滨道外派出所的绑架、关押,道外法院将其冤判三年半。他在被道外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手铐脚镣加身,五个月后,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同年十二月八日又被关入牡丹江监狱。

牡丹江监狱是个人间地狱,那里的恶警丧失人性,郑国林被劫持到牡丹江的时候,已经非常寒冷了,到那以后进行体检,恶警扒光了郑国林的衣服,让他在走廊等候,他全身都冻僵了,然后,恶警将郑国林的新羽绒服给拆了。

郑国林大冬天被这么一冻,还没有了棉衣,都七十多岁的老人了,接着,他就开始发烧,吃不下饭。就是这样,他还在集训队被迫害十二天,之后被分到老年监区,被强制干活,糊手机盒子,那强烈的化学制剂的味道让他感到很不适,这时,郑国林的身体极度虚弱,出现咳血。三天后,被返回到呼兰监狱。二零一四年一月才回到家中。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刚刚发生后,郑国林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为啥不让炼呢?他还以为中共搞错了,抱着对中共的信任,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郑国林踏上去北京的列车,想以自己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功是好功法。

临走前,他给孩子留个纸条,说明去北京的原因,告诉孩子三天就回来。到北京后,他跟着那些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身后,被警察骂了一句,撵下了车,然后他又跟着天安门广场上一名扯着法轮功条幅喊口号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喊“法轮功是宇宙大法”等,他被警察带上警车。在前门派出所,因为他不报姓名和地址,又被警察撵回了家。此次北京之行来回正好用了三天的时间。

回来后,他来到哈尔滨市南岗区一个展博会,那里正展览着污蔑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内容的图片,他想上那里讲清真相。观看展览的人出来的时候,都得回答是“社会主义”好,还是法轮功好。郑国林当然会如实回答法轮功好,结果他被要求登记详细信息,展博会就给阿城“610”(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打了电话,“610”将郑国林绑架到阿城交给阿城胜利派出所,还让郑国林拿十元车费,结果派出所有警察认识郑国林的孩子,他们便将郑国林放回家中。

此次绑架后,“610”将郑国林挂了名,郑国林一家便没有了安生的日子。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七,快过年了,胜利派出所的警察给郑国林打电话,让他去派出所“谈一谈”,郑国林去后,警察就问郑国林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他说句“炼”,就被派出所直接送到了阿城第一看守所,一关就是三十二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导演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看守所里关押着好多法轮功学员,警察就让大家看电视,大家一看就喊是假的,警察赶紧关闭了电视。在郑国林被非法关押期间,几乎天天被警察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如果签字“不炼功”,就放回家,郑国林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动摇。被迫害期间,身体出现异常,血压高压达一百八十、低压一百多,昏迷,在送往医院检查时,看守所姓孟的副所长还说郑国林是装出来的。

二零零四年四月末,郑国林到和平小区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和平派出所两名警察将其绑架关押在第二看守所,他被非法关押九天时,肺部出现异常,看守所将其放回家中。第二天,和平派出所让他去登记,孙姓所长向郑国林要三千元钱,说是送郑国林到哈尔滨公安医院体检,如果身体没问题,还要将郑国林非法关押,郑国林的女儿给那个所长二千九百元钱。体检时,因为医院的人多,排不上号,结果没检查上,就回来了,那二千九百元所长也不返还,被那个所长侵吞。

六十岁就属于老年人,更何况七十多岁的人呢?然而在中共掌权的中国,这样一个修心向善做好人的老年人被中共邪党三番五次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