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在法中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铺天盖地的打压接踵而来。二零零二年,我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后正念走出。因为学法不够,不会向内找,也没意识到应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离开魔窟后,安逸心、怕心都出来了,旧势力趁机钻空子,家里亲人相继病倒、去世好几个,我又陷到亲情里不能自拔。这时候我的修炼就是走形式,每天只看一点书,甚至只有一小节,还不入心,炼功也只是炼静功,偶尔遇机会讲讲真相,自己还以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坚定信师信法,就算是精進了。

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一直安排同修给我送《明慧周刊》和新经文。二零零八年,同修又找我参加集体学法,紧接着,明慧网召开了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读着法会的交流文章,看看身边精進的同修,我知道自己差的太远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开始着急起来,担心赶不上正法進程,又起了自卑心、盲目崇拜的心、妒嫉心等人心。

我喜欢读网上有关功能和法理认识方面的交流文章,觉得这样的文章能让我信师信法更加坚定,在法上提高的更快,实际是学人不学法了。因此,我的修炼状态总是不稳定,学法不入心,发正念时常倒掌,炼功犯困,自己很着急,向内找,找到很多人心,显示心、求名的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喜好心、怕心、不让说的心等等,但状态没有大的改观。

一天晚上,一同修来电话要我去她家,我去了一看,一屋子的人,是外地同修来交流的,我听了觉得很好。给我打电话的同修说,换个地方再交流一次吧,我马上说:我家方便,去我那儿吧。第二天,我家里又来了十几位同修,主要还是听那位外地同修演讲。就这样我在无知中铸下大错,给演讲乱法者提供了场地。当我知道这个演讲人是邪悟者的时候,追悔莫及。后来给我打电话的那位同修夫妻双双被绑架。

经过这次教训,我并没有认真向内找,心性上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同修的善意提醒也没有引起我的重视,后来又参加了一次外地同修演讲,结果这次召集演讲的同修又被绑架了。

直到明慧编辑部发表文章《演讲乱法》,我才猛然惊醒。修炼是严肃的,不管动机好坏,我都是参与了乱法,如果不是师父慈悲,让我有机会走回来归正,后果不堪设想。接着我又陷入了自责的执着中,痛悔不已,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白修了,犯下这么大的错,怎么也跟不上了,还是在执着自己的“私”。那几天我心情很糟,总想哭,同修们在替我着急,鼓励我摔倒了赶快爬起来。

我静心学法,静心找自己,为什么会一错再错,同修的善意提醒为什么听不進去,是因为被根本执着障碍着,用人心求圆满,求走捷径,求提高层次,而没有扎扎实实的修。

师父说:“常人中你要想得到什么东西,你可以去追求,你可以去学,努力后可以得到;而超越常人的东西,只有放弃才能得到。叫作什么呢?叫作:无求而自得。”[1]

“求”是人心,是私,旧宇宙的基点就是为私的,而新宇宙的基点是为他的。只有修出完全为他的、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的生命,才是师父所要的,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为什么外求呢?我找到一个自己一直不敢面对的问题,不是真我不敢面对,是旧势力强加的假我:怕跟不上,怕修不成,怕失去机缘。这个“怕”隐藏的很深,因为一旦暴露就会被解体掉。这就是我的根本执着,以前一直在找,总也找不准,这一跤摔的鼻青脸肿,它终于藏不住了。

我又深入的找下去,找到了根子上的问题:信师信法不够。我曾经以为自己在信师信法方面没问题,其它方面做的不好,但坚修大法的心永远都不会动摇,实际上并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从法中我悟到,我们当初冒着天胆下来的时候,抱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相信师父一定会把我们度回去,相信正法必成,那才是真正的自己啊,而求这求那、怕这怕那,不就是怀疑师父和大法吗?这不是真我,是旧势力安排的。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纯净自己,找回真正的自我。去掉了根本执着,瞬间一身轻松,我终于振作起来了,下决心一定要修掉所有的私,我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是要修好自己,就是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

师父说:“有人说我觉的自己很纯净,其实不是,带着很多杂念,带着很多后天养成的东西。甚至于你觉的简简单单的一念,可能这基点、起因、附带的东西都是不纯的。修炼人在长期修炼中要想能够保持一直正念很强,保持当时得法如初的心境、初期时那个纯净的心态,那真的是了不起,那神看见都会说你了不起。”“谁能修炼如初,那必定圆满。”[2]

我从中悟到,师父讲的“修炼如初”,不是指得法初期的那种热情,而是指确定自己要修炼时那纯真的一念,那是来自生命本性的真念,是真正的自己。人在生生世世轮回中,形成的观念太多了,特别是受邪党文化毒害几十年,再加上旧势力的干扰,为私为我的心时不时就会冒出来。能够做到“修炼如初”,保持真念,那些骨子里形成的人的东西才能彻底洗净。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悉尼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