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闯出自己修炼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个一字不识的农家妇女,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前,我村有六、七十人学大法,我却没有动心。

二零零一年,我睡觉时老是做梦:在路途中、在集市上碰见人就问:某某你也学大法,你把法轮大法的事说给我听听?又碰见某某(当时不知他学法)同样的追问,我听他们说的是那样的好。一次碰见一男青年,我还是照样问:你也学大法,你把大法的事说说我听听?那人没言语,顺手把一毛笔尖戳到我嘴里。梦醒后,我就想:我一定要学大法!

后来知道我娘家侄女学大法,我迫不及待跑三十多里路,找侄女念法给我听。侄女念,我静静的听,师父的话句句说到我心里,心中下了更大的决心:这么好的法,我非学不可!我以后才悟到,那时候梦中找法,是师父看见我迷中不悟而着急,在点醒我啊!再回忆得法前后遇到的一件件迷惑不解的事,都是师父为我接缘得法而做的慈悲细致的苦心安排啊!悟到这里,我泪流满面,心想亲生爹娘都没有为我操这样的心啊!师父啊,我一定跟您回家!

得法修炼后,身体好了,精神足了。过去为治病,请神佛,烧香磕头,什么作用也没起,我把以前供过的那些东西,一把火烧尽,并告诉它们,我只相信大法。

听到师父讲法,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那阵子简直是如饥似渴、废寝忘食,恨不得天天、时时能学法。

当时邪恶铺天盖地打压,家人害怕株连迫害,丈夫气急败坏,狂言乱语,女儿反对,儿子打我,家族几十口人,一齐朝我施压,因为我家族长辈文革时受过打压。我村又是迫害重点,当地同修不敢接触,我只好一人跑到侄女村学法、交流。学背师父新经文《心自明》等,使我坚定信心。

为学法,我请了师父的录音带MP3,买了VCD,不管白天黑夜,利用家人不在家的时间,抓紧学法炼功。但是,师父的新经文、各地讲法、《洪吟》以及同修的交流文章知道的太少,心里急,有法不能看,怎么能跟上正法進程呢?怎么办呢?我想起了师父的教导,一定要走出自己的路。在矛盾面前,我觉得开辟修炼环境是学法炼功的保证。通过同修交流,决心向家人讲真相,并用法要求自己,叫家人知道,修大法的是真正的好人。

通过几年的努力,两个闺女明白了真相,大女儿看了一遍大法书,也认同了大法好。丈夫、儿子、儿媳由于怕心和旧的观念,没有修大法,但也不那么反对我修炼了。每当我炼功学法的时候,尤其晚饭后,丈夫都早早回到自己寝室去。(以前是整日看电视,声音有意放大,干扰我)。在一新同修的交流支持下,我每天晚上去同修家学法,喜悦无比。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回家时大门里头关了,门是铁门,上面是钢筋焊箭头,我解下腰带拴在门鼻上,翻门而过。心想,门能挡得住人还能挡得住神吗?我没有和家人争吵。次日晚上又内锁大门,我照常翻门而过。又一晚上翻门而过时,手上有粘糊糊的感觉,不知是何物。等第二天早上查看时,发现门外面全用旧机油涂抹。见状心想,考验又来了,决不让旧势力利用丈夫对我干扰,修炼人事事时时都要正念正行。吃晚饭后,我发正念,清除丈夫背后干扰我学法的黑手烂鬼等不好的因素,对丈夫说:晚上我出去找人家念书给我听,我又不是做什么坏事,你怕什么?你嫌我出去不要紧,我拿书你念给我听,你要不给我念,我还是出去!你锁上门就挡住我了!丈夫无言以对,只是应声:随你去吧。以后再也不锁门了。我又闯过了一关。

今年初,我晚上出来学法,丈夫再次锁门,我想一定要排除干扰。一天,我趁丈夫喝酒前,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站在为他着想的基点上讲真相。他默默听着,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邪不压正。

去年秋天收完苹果,我就想,我是修炼人,应该把修炼放在第一位。正法修炼时间不多了,自己又得法晚,又没文化,不能叫常人的事过多的耽搁学法救人的时间了。再说常人六十就退休,我快七十了,按理也应该退了。家中常人也都告诉我别干了,并叮嘱我,下年交给孩子后,千万别再插手。我顺理成章向丈夫、儿子做了交待。开春后,剪枝、施肥、打药等都是丈夫一人干(过去全是我干,丈夫不干,儿子等也不干)。前几天我去儿子家送去自家腌的咸菜,儿子在家冲我不高兴的说:“不吃!”并质问我在家干什么?也不上园干活,也不接孩子?我对他说:“你娘快七十的人了,苹果园快二十年了,园里的活都是我干,果子不熟,谁也不踏到园里,两个孩子给你拉扯大,都上学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交给了你,你自己想办法。”说完,我就去接孩子。放学了,儿子也去接孩子,并对我说:“不用你接了!”我心想正合我意,不耽误我学法的时间和精力。几天后,二闺女也打电话问我在家干什么。我知道这是他哥的意思,我实话相告。二闺女支持我说:你什么也别干了,俺都挣钱,俺爹有退休金,你就歇着吧,保护好身体俺就放心。

儿子的突然发难,我想作为修炼人也不是偶然的事,还不是情与利的考验吗?中午发正念时,我忽然看见面前一块好似葫芦般的顽石,从中间裂开。

我总觉自己年龄大,得法晚,又没有文化,只有自己想办法抓紧才能赶上。十多年来,学法炼功坚持到底,晚上十二点前不发完正念不睡觉。早四点还不能误了全球统一炼功的时间。白天利用赶集上店,访亲走友的一切机会抓紧救人。这些年来,我就拿定一个主意,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的帮助。此文是本人几次口述,同修回忆整理,又是初次写稿,如有不符合法处,或语句不顺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