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法轮功 瑞典护士的中国行(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紫云采访报道)瑞典合法注册护士琵丽尤•斯文森(Pirjo Svensson),是个有资历的老护士。在瑞典,注册护士的地位不亚于一个医生,他们也被称作穿梭在生死之间的白衣天使,然而现实中的他们,也是凡夫俗子,也有和普通人一样有着病痛、难关。

琵丽尤负责的是癌症儿童,目睹了太多的生命脆弱的结果,而自己的身体呢?她被腰椎疾病折磨的已经痛苦不堪了,那时她才三十六岁,正是事业发展的黄金年龄,可是病痛一发作,天就塌下了,痛的她彻夜难熬。她不得不接受西医治疗、心理医生辅导以及医疗气功治疗,但终都没有好的结果。

直至她遇到法轮功,她的生命转机了,从此也与遥远的中国结下了缘分。

一、结缘法轮功

三十岁时的琵丽尤
三十岁时的琵丽尤

“琵丽尤,你知道吗?有一位中国气功师很快就要来瑞典了,他人很年轻,但很有智慧和贤明,很有能力,他要在瑞典做气功讲课。”这是一次在回家的路上,一位朋友随意间提到的事情。中国气功师?他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一无所知,但琵丽尤心里已经决定要参加这个学习班了。她从朋友手上拿了便条,以便联络。

在瑞典,人们对气功、太极、瑜伽并不陌生,医疗气功能打开身体的能量通道,利于健康,这个很容易让人理解。生命中有机缘谁知会怎么样呢?琵丽尤没再多想,她只想寻找一切可能的途径减轻病痛。

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四日至二十日,法轮大法学习班在瑞典的哥德堡举办,为时七天时间。法轮功学习班的第一天,琵丽尤按时赶去了。地点就在Nordgården,那是一个黄颜色的古老的建筑,场所面积很大,黄房子附近还有一个小山坡。来参加学习班的有一百二十多人,几乎都是当地人。

琵丽尤早早选了一个好位置,离讲台近一些,这样能听的更真切。法轮功师父按时来了。琵丽尤回忆着:“他看起来很年轻,很和蔼,我一看到师父就很高兴,就感觉到了一种希望,我也解释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师父就是非常非常的和蔼,让人能感觉到他的慈悲。他穿着西服,是深色的,白色的衬衫……”琵丽尤至今记得第一眼见到师父的情景。

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李洪志大师从最基础讲起的,什么是法轮大法?什么是修炼?人的生命是怎么样的结构?另外空间生命的存在形式……琵丽尤听得入迷了,“我对他所讲的一切都特别地感兴趣。没有人能像他那样讲,那么的有意思,我一直就渴望能听到这样的内容。”

李洪志大师的讲法深深吸引了琵丽尤,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都扩展开了。多少星系构成了一个宇宙?多少宇宙构成了下一层宇宙?宇宙到底有多少层?为了让西人学员听的更明白,师父一边画,一边讲。给师父做翻译是位自瑞典和斯德哥尔摩来的翻译,精通十几国的语言,琵丽尤生怕疏漏了,聚精会神地听讲,不停地做着记录,她试图把师父所画的、所讲的都记录下来。

师父所讲的内容太新奇,所有人都不曾听到过。一堂课下来,大家把法轮功的师父团团包围住了。琵丽尤抓住机会,跑到师父面前开问,问个不停。师父看着她,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我讲的你听懂了吗?能听明白吗?”虽然琵丽尤回答说听明白了,但师父知道问题还不少。师父看着大家,说道:“我想展示一下法轮大法的威力。”

大家的眼睛都紧紧盯着师父,同声翻译复述着师父的指令。“师父让我们所有人都想一件事,身体哪块痛,他要用手做些动作,让我们看着他的手,想着自己身体痛的地方。然后,他用手做了一些特殊的动作。我就想我的脊柱。我看到师父的手做了一些动作,突然间背后感觉一阵风,‘飕’的一下,在我的整个腰部吹过,一种能量直穿过我的脊柱,腰椎被压的感觉瞬间没有了,腰部顿时轻松…… ”

太神奇了!在场的所有学员都亲身体会到了神奇,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体问题,就这一瞬间,身体上的毛病都没有了。师父展示的大法威力震撼了所有的人。接下来的课就越来越吸引琵丽尤了。

“师父讲到天目时,我就感觉到有东西在我脑袋的前额这个部位旋转,有压力在顶,这股力量很强烈,很有力。师父又谈到另外空间,讲了不同空间存在着生命。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有点不敢睡觉了,我怕看到,整夜把灯打开着睡。第二天,我告诉师父,我说我有点害怕,如果我能看到东西怎么办?师父说:对这类事情不要害怕,没有什么危险,不要害怕。”“我们每天都先听师父讲法,然后学习功法。大家都精神抖擞,师父的讲法吸引着每一个学员。炼功的时候,师父就转着圈走动,非常轻地纠正大家的动作。”琵丽尤说。

第三天的课程中,琵丽尤出现了强烈的身体反应,一回到家就出现了妇女大流血症状,头也紧崩得痛不可堪。她判断这是炼功中的反应,是“消业”状态,她相信师父,这不是“来病”了,而是在祛病。明确了这个想法,身体再难受她也没有耽误上班工作,继续坚持来听课。奇怪的现象是,只要一来听师父讲课,身体的一切反应都恢复正常,课程一结束,所有不舒服又都返回来。强烈的身体反应让她的脑子一刻不停地想着法轮功。七天学习班结束,她身上所有的病状全部彻底消失了!

难以述说的振奋,仅仅七天的课程!师父的讲法涉及到宇宙、时空、人体之谜,甚至讲到了更高层空间。同时,琵丽尤也明白了一个更重要道理,无论宇宙有多么庞杂,人身是最珍贵的。她领悟到,对于生命的永远来说,当下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会影响到自己的未来。师父从第一堂课就讲到了,要做好人,凡事要先考虑他人,不伤害人…… 她联想到了自己,她难过了。琵丽尤走到师父身边,这次她不再是为探索科学不解之谜,也不是为了祛病健身之利,而是为自己的反省与悔过。“师父,法轮大法能不能帮助我?我以前做错了事,伤害了别人……” 师父的目光非常严肃,看着她,说道:“法轮大法可以帮助你一切,尽管有些事情你曾做了你都不知道,但法轮大法可以解决这些事情。”

琵丽尤仰望着师父,师父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宇宙空间,看到她生命的永远。一定是真的!物质不灭,生命轮回往复,大法能够善解一切恩怨!师父的一席话让她突然间感到了释怀。敬畏、爱戴,她对师父有了无比的亲近感,当她看到个别学员和师父走的那么近时,她甚至都有了妒嫉。“我当时就是想离师父近一些,就是想和师父说话,就是这样的。”琵丽尤不自觉地流露出了孩子气。

修炼法轮功之后,琵丽尤就与心理医生“断交”了。她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开始接受心理医生辅导,从未间断过。抑郁病泛滥,不仅仅她有心理医生,不少人都有,现代病在整个欧洲蔓延,仿佛危及每个人。现在炼了法轮功,还需要接受心理医生治疗吗?学员们围着师父问。师父笑了,回答说:“找个朋友,找个朋友说说吧!”

琵丽尤的心境全都改变了,她说:“我从前感到被刺伤的心都平和了,就象有层棉花覆盖在了心上,很轻柔,很温暖。这种心灵的升华让人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我知道修炼首先要修炼心性,提升自己,就是要做一个好人,不报复别人,学会原谅别人。我开始尝试不对别人生气,向内找。”

立竿见影,她马上就遇到了刁难的邻居,她忍住了,没有和她吵闹;她又遇到了不讲理的病人,她耐心地化解,不让矛盾激化。站在一旁的同事朋友都看不过去了,琵丽尤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如此懦弱了?“琵丽尤!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有这么大的忍耐力?”

琵丽尤开心极了,笑的无比灿烂,她满怀喜悦地告诉身边的人:“是法轮大法帮助我学会了忍耐,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信仰真、善、忍!”

二、第一次中国行:“回家”探亲

瑞典法轮大法学习班,让这批瑞典法轮功学员受益显著,学员们对大法感恩不尽。这时候,各语种大法书籍正在紧锣密鼓地翻译中。一年以后,瑞典文《转法轮》问世。琵丽尤得到了后欣喜若狂。

“当我拿到这本书后,我读了一整晚,我放不下了,就象一扇新门打开了,我放不下它。……我还记得那个梦,梦到了师父,我对师父说:我还没真正懂得法轮大法是什么,我走了弯路,请您不要不管我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大法书籍奥妙无穷,越读越想深入了解,这是西人大法弟子的普遍心态。师父离开瑞典后,学员都非常想念师父,对中国那片土地也深深地向往了。大家的心愿相通——“回家”探亲!

一九九六年秋天,琵丽尤和几个瑞典学员一起去了中国,首站北京。那时的北京,无论走到哪个公园都可以找到法轮功。这对西人学员来讲太兴奋了。随便走到哪个炼功点,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炼功。中国学员看到海外学员,也热情的不得了,请他们到家里做客,大家一起做饭吃。

“我们和中国学员交流时,总是有一个人会说英语的。如果没有翻译,我们就互相看着对方笑。 大家在一起的感觉真好。我想学中文,正好有一位朋友过生日,我们就学用中文为她唱生日歌……”

在与中国学员的交流中,这些西人学员对修炼有了更深的理解。琵丽尤说:“在中国听学员讲他们的心得体会,真的是激动人心啊!一个女学员,曾经有心脏病,心脏功能衰竭,二十年不能工作,修炼法轮功后好转了。可是修炼中考验来了,一次打坐的时候,心脏突然疼痛起来,她丝毫没有旧病复发的念头,就是一念,疼就是清理病痛!就这么一念,她就闯过了大关!另外一个女学员,脑袋里曾经有个瘤子,医生告诉她说,生命还有一年。她修炼了法轮功,三年过去了,她还活着,脑瘤已经没了!她就站在我眼前……什么叫修炼?修炼中的一思一念有多么重要?!如果没到集体中走一趟,修炼中的事情光靠自己摸索,要消耗多少时间和精力啊?!”

“这个环境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太好了,印象太深刻。记忆最深的还有集体炼功,第二套功法,胳膊举的很累,要是在家的话根本坚持不下来。但在那个集体的场合,我不能放松,不管多疼多累,我也要像中国学员一样坚持下来。双盘打坐我就是在中国突破的!”

三、第二次中国行:向警察讲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年圣诞节刚过,西人法轮功学员们又“回家”了,他们把中国当成了“娘家”,这次来了二十三、四个学员。他们先到北京,再乘火车到大连。他们要在大连过新年。一下火车,西人弟子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好多好多的中国学员都来接站,西人弟子一下就被各家接走了。

“到家了!到家了!”一句贴心的中国话西人大法弟子都学会了。“娘家”的日子太温暖。琵丽尤说:“我记得他们做了七种不同的饺子,有蔬菜的,有虾的,有肉的,不同馅的饺子,我们不停品尝……真的太难忘了。”

新年的第二天,所有的西人法轮功学员都参加了大连晨炼。那是大法殊胜的人间圣境,超过十万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西人法轮功学员参加大连集体炼功
西人法轮功学员参加大连集体炼功

“在一个足球体育场附近,有一个很大的足球在那儿,外面有草坪也有柏油路……”琵丽尤回忆那个场景、地段。

然而那段时间,中共已经对法轮功开始了监控。因为炼功人数不断增加,法轮功形成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眼下又出现了这么多外国人。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在海外是什么发展兆头?为了让政府很好的了解法轮功真实情况,当地法轮功学员组织了几个从瑞典来的学员和大连警察见面,琵丽尤就是其中一位。

“我跟随一群警察去了他们那里,一百多个警察在一个房间里。我们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告诉他们我们认识的法轮功。有翻译在场把我们讲的翻译给他们听。”那时琵丽尤已经开始学中文了,她将《转法轮》〈论语〉用中文念给在场的警察听。警察们觉得惊奇,外国人怎么可以讲这么好的汉语?琵丽尤告诉警察,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西方人很多都在学习汉语。他们与警察们分享了自己的修炼体会,警察们不得不信服了。

“这是最美好的回忆,我永远也忘不了。每一个中国学员都很和善,他们很照顾我们,设法让我们了解更多大法在中国的情况。我们一起祝贺新年,我们用瑞典语唱瑞典歌,中国学员用汉语唱中国歌,大家都被温暖的气氛包围着……”

琵丽尤常说,如果不是和那些中国学员交流,她不会对修炼懂得那么多,也不可能让她这么坚定地紧随大法。她在中国看到、听到了太多太多大法神奇,她去过北京、大连、香港、深圳很多地方,她有一个愿望,就是跑遍整个中国,看大法洪传。

四、第三次中国行:心情沉重 艰难的传播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声势浩大的镇压法轮功运动在中国大陆上演。瑞典学员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斯德哥尔摩,那里有驻瑞典的中国大使馆。“我们在中国大使馆外面,给他们递交了一封信,信上说不要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好的,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没做错什么,我们信仰‘真善忍’。”

中国大使馆没有回应。打开电视、报刊,国际新闻全盘转载了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栽赃、污蔑法轮功的信息正向海外蔓延。“不是事实!看着明慧网上传来的消息,我们边读边哭,太残忍了! 老人也在监狱里受到酷刑虐待,逼迫让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这太让人伤心了。”

明慧网是法轮大法佛学会主办的网站,接收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手资料,提供给全世界大法弟子在修炼方面的信息。信息已表明,中国大批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关押、酷刑折磨,身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遭遇到灭顶之灾。

隔海一方的西人大法弟子万分焦虑,他们和“娘家”失去了联系,信件不畅通,没有回复;电话打过去,找不到人。于是,他们开始在瑞典电视上发声,澄清中国法轮功的情况,希望引起国家关注、国际关注,但都没有见效。因为外界记者无法接触到中国法轮功学员,中共阻断了他们的采访渠道。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琵丽尤和几个瑞典学员专程来到北京。他们联络上了驻华的美国、芬兰、瑞典及其他国家的记者,以便促成外界记者与中国法轮功学员见面,从而真实报道法轮功。

这次北京之行,一路上都有中国警察尾随。在宾馆里都有警察对准他们录像。虽然气氛恐怖,但警察对西人学员还保持着冷静。“空气很重,喘气很沉,法轮功晨炼的景色没有了,就是太极拳、太极剑之类的,什么功法都看不见了,只有探戈舞在孤独地跳……”

他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前,几人漫步着,心里很沉,大家似乎都在想一件事:总有一天,我们会再来!

五、第四次中国行:西人上访 让全世界都知道

西人法轮功学员天安门上访,震惊全世界
西人法轮功学员天安门上访,震惊全世界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震惊中外的“西人请愿”事件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三十多名来自十二个国家的西人法轮功学员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和平请愿。

世界各国电视争先报道了天安门广场的画面:一群西方人,一条黄色的大横幅被拉开,横幅上巨大的中文汉字:“真善忍”;汉字下一条英文:“Truth Compassion Tolerance”。西人席地而坐,单手立掌胸前。周围的游客们被惊得的目瞪口呆。随后,刺耳的警车声,出动的警察,抢夺横幅,四路围攻。两个警察撕拉着西人,呐喊声音回荡着:“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美国知道!欧洲知道!法轮大法好……”

“两、三辆白色的警车,他们把我们扔到警车里。我不配合,他们就揪我的头发,把我拖入警车。他们使用了暴力,还动手打了几个人。警车启动了,我打开车窗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其他人也跟着呼喊。一个警察扑过来,坐在了我背上,我站不起来,不能呼吸……”琵丽尤回忆说。

天安门广场的西人学员被押送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琵丽尤悄悄给斯德哥尔摩媒体打去了电话。其它国家的西人也纷纷把情况通报了所在国。国际媒体片刻炸开,瑞典电视台跟踪报道,每小时播报一次。瑞典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情况牵动了千万家,人们开始关注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我们被关押在小小的隔离室,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要被关押多久?我要想办法。这是警察局,我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去找找看有没有中国法轮功学员。警察时刻跟着我,进厕所也不放过。走廊上,我看到了三个警察。好!我开始大声背诵《论语》……”

琵丽尤没有想到的是,警察们不但没有制止她,看到一名外国人背中文,他们还高兴了,竟鼓起掌来。

“我们又被带到一家宾馆,也是一种监狱,我们被提审,问我们怎么秘密来的中国?还做了这样一件事情?他们想知道情报。我们对警察的领导说,法轮功很好,你们不应该迫害法轮功。他拍着桌子,大喊:我知道!但是这是我的工作!”

西人在中国上访被冲到了风头浪尖。各国驻华领馆都在千方百计保护自己的人民安全,被关押的法轮功西人弟子被所在驻华官员陆续接走。瑞典驻华官员到处寻找本国人民,最终找到了,焦急又愤慨地说:“我到处找你们,找遍了,警察把我支到这儿,又把我支到那儿,他们骗我!”

琵丽尤一行人被迅速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他们被送上飞机,在哥本哈根转机,再飞回家。

回国后,面对电视媒体,琵丽尤说出了心里的话:“你问我们为什么去天安门?迫害持续两年了,我们看到了外国政府没有行动阻止这场迫害。迫害正在升级,中国修炼人被迫害致死人数越来越多!怎么办?我们的政府没有作为,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我们计划了这次旅行,没告诉任何人!”

西人法轮功弟子在天安门前的这张照片后来被广传,琵丽尤就端坐在其中,她单手立掌胸前,身前一束百合花。法轮功学员们风雨同舟,迫害中信念不屈不挠。十多年来一直坚定修炼的琵丽尤至今仍珍藏着中国法轮功学员送给他们的一首小诗《迎春花》:

卅六红梅连一枝,
英姿灼灼酷寒时。
只因心苦光阴慢,
非是暖春来得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