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黑幕:不转化就送苏家屯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看了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当年恶警常说:把你送到苏家屯》呼吁知情者揭露苏家屯集中营的有关调查线索一文后,部份知情者披露的一些关于马三家和苏家屯的部份迫害黑幕。这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呼吁更多的知情者,特别是那些曾参与迫害的犹大,甚至警察和各色人员,揭露出你们知道的更多迫害内幕。

十多年过去了,劳教所已经解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也在世界范围曝光,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流氓集团也正在面临全面的围剿和清算,希望你们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把你们知道的迫害黑幕揭露出来,在唤醒被中共谎言迷惑的世人的良知的同时,也为自己在即将到来的正义审判中将功赎罪。

一、马三家成为迫害法轮功全国性的示范黑窝,源于江泽民的直接授意

大约二零零零年十月,中共当权小丑江泽民,为了加速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迫害,在北京召开了表彰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的黑会。当时,马三家的所长张超英,女二所长苏境,都参加了这次黑会,二人还受到江泽民的单独秘密接见;会后,中共组织了在全国范围的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先进人物的“英模报告会”,张超英和苏境加入了这个迫害小组,在全国范围兜售迫害法轮功的“经验”,张超英和苏境具体负责广西,云南等西南各省。从此,马三家成为了中共邪党和江泽民一伙树立的全国性的迫害法轮功的典型,辽宁省司法厅后来专门成立了由马三家恶警和犹大组成的迫害团体,由国库出钱,在全国飞来飞去,流窜到各地劳教所、监狱、洗脑学习班以及一些学校、机关、企业做“转化经验交流”,到处兜售歪理邪说,教授迫害整人手段。

张超英后来连升四级,至今仍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升任辽宁司法厅高官,二零一三年轰动海内外的针对马三家的酷刑调查事件中,中共组织的所谓“调查小组”负责人之一,就是时任辽宁省司法厅劳教局局长的张超英,让他去调查马三家是否有酷刑迫害,其“调查结果”是可以想象出来的。

曾经的马三家小学体育老师苏境,也被连升四级,还成了全国“二级英模”,终身享受百分之百工资待遇,如今退休了,依然在辽宁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为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而卖命。

二零零零年前后,正是迫害走向顶峰的时期,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头头脑脑们,以及一些不学无术的文痞、科痞、气功痞们,在恶党的组织和安排下,全方位的参与了对被非法劫持到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迫害元凶的罗干、刘京、王茂林,以及中共机关党委书记董聚法(邪党中央610骨干),反邪教协会(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科痞王渝生,气功痞司马南,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焦点谎谈主播、制作人林声,央视记者李玉强,演讲小丑蔡朝东(云南),吉林省610吹鼓手王志刚,邪党制造的爱党“劳模”郅顺义(音)(抚顺人),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头目,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的警察头目,《人民日报内参》、《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等等,以及一些地方级的新闻媒体,如走马换灯般在马三家表演着。当时,马三家经常召开由邪党党政军一些要害核心部门的核心人员召开的黑会。多年来,辽宁省610长期在马三家召开定期会议,密谋布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中共恶党还组织了全国范围的劳教所到马三家学习效仿迫害法轮功的恶毒招数;时任恶党辽宁省委书记的闻世震、主管迫害的副省长、省政法委书记丁世发、省公安厅林炳志、于风声、辽宁中医的李泽先,以及宗教、政协,甚至交警、军队、大专院校、街道、企业等等,都参与了迫害。“对付法轮功的费用已经超过了一场战争的费用”,就是辽宁省政法委书记丁世发在马三家一次大会上公开说的;他还说,“原来以为这和以往的运动一样,一阵风就过去了,没想到(越来越升级)”

二、“再不转化就送苏家屯”成为了那个时期马三家公开的“秘密”,大量被隔离的法轮功学员诡秘失踪

马三家劳教所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执行恐怖式“管理”,即使实施这种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恶警也经常叫嚣“再不转化就送苏家屯”。

马三家劳教所恐怖式的“管理”主要表现在:法轮功学员刚被劫持到劳教所,就采用类似延安整风运动的方式,先由几个警察带领五~六个包夹,登记法轮功学员的“自然情况”,这里包括炼功时间、地点、联系人、家庭、单位、到北京上访次数,等等,同时,开始连续的剥夺睡眠单独隔离,由被红色恐怖洗脑后神志不清或背叛信仰的犹大、包夹,散布灌输恶毒攻击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鬼话,强迫观看污蔑抹黑法轮功的影视、图书、小品;同时,连续的召开各种类型大大小小的批判会,高音喇叭整天造势狂叫,制造红色恐怖的氛围。

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恐怖迫害上,分为四种胸牌进行监控迫害,胸牌有照片、年龄、籍贯、非法劳教年限、所谓的“罪名”等。

红牌,彻底放弃修炼的犹大,协助恶警全方位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协助恶警殴打、电击、吊刑、抻刑、站刑、蹲刑、绑死人床、野蛮灌食、飞机式体罚、不许上厕所、组织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批判会、绑死人床(四肢固定大小便都在床上),然后组织人数众多的邪悟者(最多达五十多人)围攻,辱骂攻击大法师父;性骚扰和迫害,挠搔女法轮功学员敏感部位,挑动和施压学员家属和坚持信仰的学员离婚,等等,他们成了恶警邪党迫害学员的直接黑手,打手。

马三家抻刑图示
马三家抻刑图示

黄牌,数量比较多,不加入迫害的人。

白牌:入所三个月之内,或“转化”不彻底的人。

蓝牌,数量较少,属于全所严管,剥夺所有权利,吃的是发霉的玉米小饼子,长期不许睡眠,每天由几个包夹严管迫害直至晚上十一~十二点才回宿舍,凌晨二~三点又由包夹带出体罚,如:长期罚蹲,或固定姿势坐在小板凳上,或罚站在仓库、厕所、晒衣场,冬天冻,夏天晒,被关在全封闭的所谓的“心理矫治室(当年造价三十六万)”,用多人数进行围攻,灌输歪理邪说进行强制洗脑转化,等等。在其他学员看不到的地方长期隔离,不许亲属接见,没有纸笔,或严格封闭在一楼或二楼严管室,或关小号。

马三家小号有九间,两米见方,A4纸大的小窗户,一个送饭的小铁口,小于A4纸,外面拉动,小号的棚上安着高音喇叭,高声播放着最下流无耻的男女性乱淫秽,不堪入耳的邪恶录音,以及诽谤大法的鬼话。

老虎凳,类似五十年代小学生的座椅,是小铁方凳,带后背,两臂扶手是铁板固定,前胸铁板固定,双脚面铁板固定,完全是铸铁而成,粗糙由黄豆粒大小的铁粒子组成,是在建院的时候就购买的,但从来没有用过,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候被大量使用。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开始时,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时,都例行被送到医院体检,量血压,听心脏,每个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红光满面眼睛闪亮,都非常的健康,那时的体检项目简单,是例行体检。

约在二零零零年九、十月以后,被劫持到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到监管医院进行全面细致的体检,这时的体检项目,和以前根本不同了,而且以前刚刚体检过的,现在要从新体检:查(测量)血型、做心电图、胸部检查,血常规化验、大管抽血、在玻璃管存放血、尿常规化验、妇科检查(未婚不检)。甚至还有医生的面谈;面谈时,在医生的面前是一张薄A4纸大小的表格,每个人的名字前都有一个数字编号,医生特别嘱咐以后就不叫名字,只称代号,让学员记住自己的代号;一些血型特殊的学员编号前有一个三角形的标志,当时,医生对一些测量出来是特殊型血的法轮功学员重点关注,由男女医生(都是经验丰富的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详细询问这类的学员的生活习惯,健康状况,开始炼功时间,家族遗传病等情况。

一次体检后,二大队的带队警察头目代玉红等多名警察说,“我们在这里工作这么多年了,都没有见过这么先进的仪器,也没有这么多项体检,这都是上级特批为你们买的,你们都是熊猫国宝了。”

那个时期,马三家女二所政委王乃民、二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张秀荣、勤杂队大队长陆跃琴、大队长王小峰,等恶警以及从普犯队调入专门充当打手的吸毒犯,以及从男队调过来的打手警察等等恶徒,经常对那些坚定信仰,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威胁:“送你到别的地方看你还脦瑟!”,“送到那你就出不来了,想转化也晚了”。

那些年,每次被攻坚迫害期间,都有法轮功学员失踪,有的傍晚时分,也有的夜间,有的是警车拉走,有的是封闭黑色越野车拉走,每次都是秘密押走,因为被秘密转走的一般都是长期不转化被隔离关押的学员,更多情况就不知道了。其中一次,二零零一年三月底,当时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马三家少管所,突然有一天,所里传来命令,情况很紧张,很诡秘,说要送人走,有四个长期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通知要被转移走,不许带任何东西,甚至连行李和洗漱用具也不许带,更没有说要送哪里,只是由警察把那四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从分队秘密提出,等待专车拉走。等了一整天,后来传来消息,有说车发生意外,有说其它意外情况,车一直没有来成;到了晚上,只好把那四个学员送到了女二所一大队。从带队的警察情绪上来看都很诡秘的样子。

还有一次,大约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马三家来了很多记者,据说还有北京一家大报的海外版记者,以及一些政府高官,还有沈阳军区的高级军官,一行几十人来马三家所谓的“参观”,一位记者对一名坚定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你能回(家)去吗?”,这位坚定信仰的学员说,“我的祖国,我的师父会让我回(家)去!”当场,马三家一个恶警头目就按捺不住,当着几十个参观者,指着这位大法弟子说:“你就是个死螃蟹,死了挖个坑给你埋了:给你送苏家屯!”

那时,“送苏家屯”成为了恶警们经常叫嚣的口头禅,在马三家是公开的威胁口号。因为当时苏家屯活摘集中营没有在海外曝光(二零零六年三月才在海外首次曝光),中共的活摘罪恶也没有被充份揭露,所以被威胁的法轮功学员只是把“送苏家屯”,当作了被中共恶警们送到“大北监狱”迫害的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比如,被恶警由马三家教养院开大会公审判刑送往大北监狱迫害的李冬青),只是另外一个严酷“转化”迫害的黑窝,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世人谁也没有想到“送你到苏家屯”,“到了那里就再也出不来的”这些话的真正意思。其实,在苏家屯那个地区,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甚至没有关押普通犯人的大监狱,活体集中营是在苏家屯地下掩体中秘密设立的。

三、马三家的迫害,是由辽宁省610直接操控的

马三家劳教所属于所谓的省级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攻坚战”,都是在辽宁省610的直接操控下实施的,每年要举行一、二次,为其一个月或二十多天,集中强制进行“转化攻势”,专门对那些劳教所平时用尽了各种手段都无法使其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下手“攻坚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底的“攻坚战”,是由省610头目陈志坚带队,各市610转化洗脑班挑选几名犹大协助恶警充当打手,强制转化班是极其恐怖的迫害,关押地点是在综合楼,全是封闭式,把不转化的学员分给各市各组,强制转化,如果还不转化,就再由几个市联合“攻坚”。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如,迫害中,恶警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学员说“炼”,他们就把学员用双盘的姿势,全身捆绑,再由数根电棍同时电击,几个分割房间同时进行,惨叫声响彻楼道,撕心裂肺;还用吊刑、抻刑、劈腿、各种蹲姿、飞机型,等;例如,朝阳一位农民女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岁,恶警让她在方凳上弯腰,双手向后展起飞的姿势,脖子上挂的口袋里不停的加方砖,直到这位学员摔倒在地;捆死人床,不让睡觉,例如,葫芦岛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在610胁迫下,亲人都被利用,父亲协助单位逼迫转化,丈夫领着孩子强迫离婚。当时所谓“攻坚战”的那种恐怖,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到。

中共酷刑示意图:“飞”
中共酷刑示意图:“飞”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进入二零零四年前,一帮恶警,其中王乃民叫嚣的最欢,说“过了十二点(进入了二零零四年),再不转化就送‘苏家屯’”。

二零零五年三月,马三家劳教所被关押的学员被分为三个大队,其中一大队关押的是长期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极其严重,没有生存的一点空间,为了反对迫害,大家集体绝食,遭到野蛮的灌食迫害,持续了四个多月,期间法轮功学员秦宝清被迫害致死。劳教所当时新上任的所长(从营口监狱调来的)临时组织了所部机关二十多人的工作小组,表面上协调解决集体绝食中提出的要求停止迫害的问题,实际上也隐藏着另外的邪恶阴谋和更恐怖的威胁。其中一位男警察,他语含威胁的对集体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关押法轮功学员也不只是马三家一处!”法轮功学员说,“马三家方圆四十多里,你们酒厂、粮库、养殖场,秘密关押过多少法轮功学员?!动不动我们学员就失踪了(因为当时苏家屯活摘集中营还没有在海外曝光,法轮功学员也没有把失踪者和苏家屯集中营联系起来)。”警察说,“那算个啥?只是临时的,那能关多少人?!”实际上,最多时在马三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男女合计已经能保持在五千人以上。法轮功学员说,“送大北监狱?”警察说“不是!”因为总听恶警们威胁“送苏家屯”,法轮功学员就随口问了一句“苏家屯?”警察面色阴沉,再一句话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解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