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二十年的父子渊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七日】我年近七十,修炼法轮大法十七年了,要说的话太多,这里讲的是伟大的佛法瞬间化解了我和父亲二十年的恩恩怨怨,还使我父亲-一个在党文化打造下肯为邪党拼命的老人身心发生巨变、并与邪党决裂的事。

一、父子结怨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我随父和继母生活,继母又生了两个弟弟。

直到我二十多岁结婚后,才去见自己的亲生母亲。那时老人家已年近半百,岁月的沧桑写在了母亲那忧郁消瘦又有些苍老的脸上,内疚和自责不由袭上我心头。

儿子的意外出现让母亲百感交集,她老人家紧紧握着我的手,倾诉了当年和父亲离婚的经过,原来主要责任不是母亲而是父亲。离异后母亲独居未嫁,那个年代离婚是被人瞧不起的,邻居、嫂子时不时的对母亲指桑骂槐、说风凉话,母亲痛苦的独自吞咽生活的苦果。如今母亲看到已成家立业的亲儿子,压在她老人家心底十几年的苦全部倒了出来,母亲痛哭流涕以至嚎啕大哭的诉说,我也情不自禁和可怜的母亲抱头痛哭。

看着可怜痛苦的母亲,不由从心底涌出一股股对父亲的恨,咬牙切齿的恨,决意为母亲报仇,替她讨回公道。

我写了状告父亲的材料寄到省委、地委。省委看了后觉的是家庭纠纷竟然把状告信退给了父亲。父亲看后火冒三丈、暴跳如雷,打电话让我回家。一進家门,父亲和两个十八、九岁的弟弟蜂拥而上,把我捆起来暴打。边打父亲边问我为什么,我说为我妈报仇出气。

从此,二十年父子不见,我没再登父亲的家门,也不许我的儿子见爷爷、叫爷爷。

二、得法归真

我爱好气功,曾学了很多功法,但咋练都身心无变化、无结果。

记得九五年底,同事告诉我单位礼堂放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非常好,很神奇,也不要钱,很多人都去看,你快去看吧。我就去了。

到那一听,立刻就被师父讲的博大的法理牢牢的吸引了,当时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回来后我跟老伴说很好,第二天晚上她也去了,从此,我们夫妻双双走上修炼路。

那是1995年12月9日,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看完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只感觉从没有过的兴奋和震撼。我不停的一地又一地的跟着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连续看了四讲后那种感觉无以言表,下定决心坚修大法返本归真。

我每天拜读《转法轮》逐渐明白了许多人生不知道的想明白弄不明白的理,清醒的认识到这是能使人修炼的正法正路,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性命双修的好功法。

三、解怨修炼

我如饥似渴的学法,越学越明白,师父告诉我们:“也就是说,你要重视心性修炼,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1]想想我和父亲母亲间的恩恩怨怨,在法上全明白了,顷刻就感觉对父亲二十年的怨恨心瞬间消失。我立即对妻子说:“我要回家了。”妻子不敢相信。

我当即就请了一周的假,先给父亲打电话,听到父亲惊恐的声音,我知道吓着他了。事后听继母说,当时接到电话吓坏了,还以为是回来收拾他们。

二十年了,我终于敲开了父亲的家门。战战兢兢的爸妈开门一看,儿子满脸祥和,一進门又喊爸又喊妈的,真是惊喜万状,不知说什么好。

我笑呵呵的说:“爸、妈,我今天回来是给二老赔礼道歉的。我得了大法了,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非常好。学法后我明白了许多人生的理,为啥我们家庭这样苦?这些都不是偶然的,我生母吃那么多苦也不是偶然的。我明白之后,今天不仅道歉,还想叫你们得法。”说完我就介绍功法,我请了一周的假,我给你读法。

“哪有那么好的事?我不信!”父亲接着说,“我戎马一生跟党打天下,现在也该享受享受了。”

我又说:“爸,你看这样行不?不管你信不信,我就一周时间。你跟我炼一炼、学学法。如果你觉的好就炼,觉的不好,一周后我立刻就走。”那一年我父亲85岁。

爸妈听了后,就真的同我一起坐下来学法,切磋时我还讲了自己的感受,及同修神奇的经历。继母说:“这功怎么这么厉害呀!儿子呀,这个法能把你变到这个程度,太厉害,李大师太伟大!太了不起了!”

炼了几天,父亲高兴的说:“我原来睡不着觉,这几天躺下就着,睡的很好很舒服,看来这个功不错,动作不紧不慢,很适合老年人炼,我也不用出去走圈,就炼法轮功了。”

那是1996年初,八十五高龄的父亲、继母都走上了修炼的路,继母家许多亲属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四、离休高干退出邪党

父亲军人出身,冲锋陷阵、脾气暴躁,喝酒抽烟样样上瘾。离休后高血压冠心病,身边护理医生告诉不能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继母也劝说戒烟酒,父亲不但不听,还凶狠狠的抓住老伴的头发使劲的往墙上撞,边撞边说:“我一辈子就这点爱好 ,你还阻止我。”照样一日三餐顿顿有酒,而且还要先把酒摆上,已成惯例。

修炼不久,有一天他竟先吃饭不动酒,继母提醒“酒酒酒”。他说:“酒怎么不香了。” 继母说:“对了,闻着不香了,是师父把你酒戒了!”“对呀,是啊!真是不香了,一点都不想喝了,太神奇了!这个功太好了,没费劲就戒了。”再说烟,一拉开抽屉都是烟,一盒没动。不知不觉的烟也戒了。

陪伴父亲几十年的烟酒,修大法神奇般戒了。父亲对师父佩服的五体投地,修炼的更精進了,暴躁的脾气也渐渐消失了。

父亲是离休高干,身体要定期检查。修大法后能吃能喝能睡,半年没去医院检查,医生开车来催:“陈书记,你怎么回事呀?不来定期检查护理,来看一看嘛。”到那一查血压正常,血脂也正常,其它项也正常。医生说:“你们肯定用了什么方法?”“炼法轮功炼的。”老伴说。从此再没去过医院。

父母经常去附近炼功点炼功,群众和地委都知道父亲炼法轮功。

“七.二零”开始了,我劝父亲:“不用怕,那么大年纪,不会象文革时那样对你。”父亲坚持炼功。地委暗地来人,父亲说:“我现在身体很好,你们不用来看我。”从此再没人来骚扰。

零五年后,我开始打电话、写信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还特意回老家找儿时朋友劝三退。父亲一听马上说:“退,退,我已和共产党决裂了,怎么不退呢?打压法轮功绝对错误。”父亲始终如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