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来河北省泊头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十五年来,河北省泊头市“610”非法组织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对泊头市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监控、跟踪、骚扰、抓捕、绑架、抄家、关押、劳教、判刑、洗脑、酷刑、罚款和开除工职等迫害,据不完全统计,泊头至少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两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六人被枉法判刑;十九人被非法劳教;一百一十一人被绑架、上千人被强制洗脑;两人被无理开除工作;据不完全统计,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以取保候审、保外就医、罚款、饭费等各种名目明目张胆的勒索钱财就达两百万左右,只有少部分收据,有的家属为了使自己的亲人早日脱离魔难,被迫托关系给行恶者送钱、请客、送礼的大约一百万元左右,警察抄家时抢夺的法轮功学员私有物品,更是一笔庞大的数字。无法系统归纳。这也仅是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其中的一部分。

一、集体遭绑架事件

一九九九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富镇派出所上106国道拦截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夜里拦住了胡铁军、刘占、王小东、许连帅。把他们劫至富镇派出所,警察让他们看央视的造谣宣传,结果调不出台来,他们便对法轮功学员讽刺、挖苦、咒骂。闻讯而来的营子乡派出所警察当众毒打许连帅,并罚许连帅打扫乡政府大院。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富镇十七名法轮功学员依法去北京上访,其中四名被献县公安局巡警绑架,其余十三名均被守在北京信访局门前的各省公安拦住,当时警察誓言旦旦的说:把钱交出来,回去后分文不少的退还,回到泊头后,不但钱没归还,把十七人全部非法关押在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强迫超负荷的劳动,装火柴盒,干不完不许睡觉,各监号长为了盘剥人,供他们吃喝,肆意殴打人。所长孟庆忠、政委尚国权为非法牟取暴利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给法轮功学员上吊环(把人吊在铁环上,两脚离地)挂铁窗(把双手反铐在铁窗上,人吊在半空中),上十字架(人绑在十字架上,顶着背和头,背伸不直,头抬不起来)上死人床(人绑在床上,夏晒冬冻)用电棍电,对绝食的人灌屎汤、灌浓盐水等。王小东被挂在铁窗上两天两夜,下来后全身肿起来了,左手半年失去知觉。邓秀玲、赵明辉、崔树凯、刘学光、王俊杰都被警察用电棍电。这十七人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公安局以保金为名非法敲诈每人一千元,看守所每人敲诈一千元后放回家。公安局害怕法轮功学员再進京上访,不由分说把法轮功学员周风香从家中绑架到泊头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

二零零零年腊月,泊头市法轮功学员孙瑞敏、賈艳红、杨荣立、孟祥琴、赵海燕、高志英、刘志玲、郭凤阁等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被北京警察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寒风刺骨的天,警察们只让穿贴身的衣服,拖鞋在院子里挨冻、刚下过大雪,强迫杨荣立、孟祥芹等三人抱着水泥柱子给铐上,冻了一天一宿。把孙瑞敏、賈艳红吊铐起来,警察所长孟庆忠拿高压电棒电賈艳红的头、脸、肚脐。面部被电的变形肿了好几个月,电孙瑞敏的嘴、耳朵、肚子、多处都被电糊了。把年仅十六岁的赵海燕绑在大铁床上,把身子用力抻到极限后,把手脚绑上,拿四根高压电棒电她的脚、腿、腹部、脖子、脸、都电糊了,肿的老高变了形,折磨了一天,不给东西吃,衣服和铁床冻沾在一起。折磨完后又把她们一起关在四面透风的小破屋里冻了九天,强迫只穿着内衣、拖鞋到院子扫雪,脚肿了很高,赵海燕腿瘸了很长时间。

二零零零年秋天,公安局闻泊头市有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的,开始绑架法轮功学员,富镇派出所警察分两伙绑架法轮功学员,一伙以警察刘俭为首,以邪党开会为由,把富镇法轮功学员;严西莹、王俊琴、邓秀玲、王小东及全家四口骗到周屯京大饭店,然后,给泊头公安局打电话,要把这些人都送看守所,警察把人锁在周屯京大饭店一房间内,他们便去大吃大喝,泡小姐、唱卡拉OK。因汽车起火,没车送人,法轮功学员们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后,由各村村长保回。这是典型的先抓人后再定罪,象这样平白无故的骚扰一年就好几次。快过年时,刘俭等警察又到各个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刘剑疯狂叫嚣;监狱的大门,永远为法轮功开着。

二零零一年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中共开人大会议,公安局、派出所、各村镇、社区便开始频繁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警察许宪江指使交河公安分局刑警四大队到交河镇郭庄小学骚扰王小东,警察让校长张洪中看着王小东,不让王小东出校门,王小东没听,第二天星期六带着女友回家买家具,正巧碰到法轮功学员胡铁军送来真相资料,校长张洪中给王小东打来电话,王小东出去接电话,派出所刘剑和一姓赵的镇长,带着二十多个人来绑架了王小东全家及王小东的女友刘安民、法轮功学员胡铁军、邓秀玲被劫持到富镇派出所。警察在绑架邓秀玲时,她丈夫周占魁上前阻拦,警察一拥而上殴打周占魁,邓秀玲看不过,同意跟他们走,他们才罢休,他们把每个人关进一间屋子,然后恶人们一拥而进,不由分说疯狂殴打,头发一绺一绺的扔了一地,邓秀玲的衣服被撕破,王小东的鼻梁被打破,左耳耳膜破裂,右耳失聪。他们连七十岁的老人都不放过,左广超等人殴打王宝玲老人。在泊头市公安局国安大队警察宗宏峰扣下每个人身上的钱,说从看守所出来以后全部退还,刘安民在泊头公安局释放,其他人都被关押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奴役,受欺凌,迫害一个月以后除法轮功学员胡铁军继续被非法关押,其余每人被勒索一千元保证金、一千元饭费回家。出来后,王小东被交河镇教办主任蔡万跃以谈话为名骗至交河镇文教室,问王小东还坚持炼不炼法轮功?王小东说坚持炼。看王小东不配合他们,就逼迫王小东放弃工作,否则就得写保证书,并找来了镇长、王勇,政法委陈书记,几个人一块逼迫王小东写三书,王小东选择了放弃工作,坚持修炼。蔡万跃窝火,气急败坏的嚷;赶紧通知公安局,随后蔡万跃让校长张洪中带领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宗宏峰等人到处抓捕王小东,交河镇刑警四大队警察到王小东丈人家衡水地区阜城去绑架王小东。王小东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夏天,泊头市公安局听说有开法会的法轮功学员,又开始大规模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泊头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东升、和警察黄春柱、宗宏峰强行把刚从看守所出来并没参加法会的法轮功学员胡铁军、王俊杰从家中绑架。并几次到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姚秀义、张振梅、王俊玲、王俊琴、王宝珍、张秀荣、刘学光。富镇大部分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远走他乡。后胡铁军被劳教二年。富镇派出所警察刘俭在绑架邓秀玲时,出动三辆警车,三十多人,他们不但毒打邓秀玲,还把邓秀玲的丈夫周占魁摁在地上疯狂群殴,打完还不算完,又把周占魁背铐双手扔进车内,头卡在两个座位中间,拉到富镇派出所继续殴打,打得周占魁遍体鳞伤,面部红肿、眼底出血、面部脱相。在镇派出所,警察把邓秀玲打得全身是伤,衣服被撕的一条一条的,邓秀玲昏死过去,他们怕出人命才罢手,后把邓秀玲送到泊头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二年

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泊头市法轮功学员张华被绑架,随后泊头市公安局又绑架了泊头市法轮功学员齐文朝、张水才、胡献花、夏忠杰夫妻、阜城县的宋海鹏的父母亲,警察们为追查真相资料的来源、去向又把手伸向南皮县,和南皮县警察勾结,多次到法轮功学员杨淑贞家搜查、骚扰。在法轮功学员杨淑贞家门前蹲坑,七月三十日晚上十点,南皮县公安局、派出所十几人包围了杨淑贞的家,将她绑架到公安局铐起来审问,不让睡觉,她被铐在一个大铁椅子上折磨三天三夜。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泊头市法院非法庭审五位法轮功学员张华、张水才、杨淑贞、夏忠杰、齐文朝。夏忠杰在法庭上说:你们把我绑在铁床上天天折磨我,我身上的肉都是烂的,到今天为止,我已经绝食一百二十四天了,在监狱里他们残酷的折磨我,用犯人尿加盐来灌胃,我满身是伤,现在我穿着衣服你们看不见,可是你们看看我的头发,他们每天抓着我的头发打我。法轮功学员杨淑貞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都随着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洪亮的声音响彻法院内外。法官慌忙公布休庭。休庭时,张华的妻子杨晓香又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们把她绑架,被非法拘留在泊头市看守所两天,勒索家人两千元后方才放回家中。十一月十四日,法院不敢正面当众开庭,在泊头看守所内进行了第二次秘密庭审。法轮功学员杨淑贞说:法院是为人民的,你们不公开开庭,我不回答你们提出的问题。泊头市法院无视于法律,执法犯法,枉判齐文朝十二年,送往石家庄监狱继续迫害,枉判杨淑贞十年、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枉判宋海鹏八年。张水才被法院勒索家人七万多元,判三缓五放回家。张华被迫害六个多月,法院勒索家人两万多元后放回家。夏忠杰的妻子放回家,夏忠杰被枉判了十二年,因在看守所迫害的生命垂危,送到哪里,哪里也怕出人命担责任没人要。看守所警察只好把他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二二五”多省市集体绑架、抄家事件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邪党警察在河北、辽宁、山东三省十五个市县同时作案,绑架了九十九名法轮功弟子和家属。据公安局内部透露;由河北省公安厅警察牵头在泊头市公安局商议了一天一宿,调动了周围各县的警察一百多名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左右,同时对周官屯法轮功学员王小东、小赵屯姚秀义、王俊玲,泊头市张水才、张小香、魏静敏、张振兰、尹建七家进行大规模的绑架、抄家。出动了约二十多名警察包围了周官屯王小东的家,把王小东蒙面强行绑架到泊头市公安局。同时抢走卖粮食的现金两万余元,十几万元的私有物品和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未出示任何相关手续。抄走姚秀义家电脑三台、打印机、发票认证机、货车一辆、这些都是工厂所用的。还有师父法像,大法书籍,mp3五个。物品价值十万元左右。张振梅、姚海勐被强行绑架,姚秀义、王俊玲二人走脱。抄走王俊玲家两台电脑、和一个主机,雕刻机、打印机、录像机等等私有物品价值三万多元。

同一时间,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约六七十人分五伙;闯到张水才的住处将其绑架,抄走电脑一台。

同一时间,闯到法轮功学员尹建家,尹建不在家,他们把多病的老人惊扰的很厉害,警察们到处乱翻,什么也没找到,他们还不罢休,二十八日又闯到尹建上班的地方,强行绑架了尹建和他妻子。警察勒索家人三千元后把他妻子放回家,把尹建关押至泊头市看守所迫害。

同一时间,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张振兰的商店仓库,私自撬开锁着的大门,抄走三十箱空白的光盘盒。并将张振兰的儿子绑架到泊头市公安局,非法审问后,下午放回家。

同一时间,十几个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张小香家,抢走几箱光盘盒,警察欲强行绑架张晓香,小香几个月的孩子哭,孩子的爷爷也不准他们强行。小香没被带走,把警察们推出门外。警察们围困在小香家附近周围,一直等到下午五点多才走。

同一时间,十几个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魏静敏家,翻走几张神韵广告,魏静敏走脱。上午九点多警察又到了魏静敏家欲绑架她。中午两点,四个警察又到她家,到处搜查,什么也没搜到离去。

仅这一次迫害,不算私有物品损失,姚秀义一家就被公安局勒索六万元现金后放回他儿子姚海勐,妻子张振梅。勒索尹建家约三万元现金后放出尹建。勒索张水才家近三万元现金放回张水才.

王小东被关押在泊头市看守所迫害,每天劳役十六个小时。电刑逼供一天。泊头市法院于八月十三日枉判王小东三年刑期。王小东提出上诉,九月份在沧州中级法院立案,沧州中级法院副庭长张占洪阻止律师阅卷。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晚,王小东被秘密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

二、被迫害致死案例七人

1、孙可存,男,五十多岁,河北省泊头市文庙镇郭杠子村人。二零零二年清明节去给已故亲人扫墓途中,被文庙派出所所长--警察段云峰绑架劫持到泊头看守所。看守所所长--警察孟庆忠敌视大法,经常毒打孙可存,把孙可存打的遍体鳞伤,小脚趾被打断,并向他家人勒索三千元后才放人。回家后,文庙派出所的警察们经常到他家骚扰,恐吓。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他的妻子当时正在唐山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孙可存在看守所被毒打的身体虚弱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一年后含冤离世。

2、李慧兰,女,六十二岁,河北省泊头市第一中学任教。在讲大法真相救度世人时,被绑架到泊头看守所,因不放弃修炼大法,在看守所中被警察孟庆忠等酷刑迫害,曾经被绑在十字架上长达八小时。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3、贾秀华,男,五十岁,河北省泊头市洼里王乡范徐村人。九六年得法修炼。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访,被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警察打的他全身血肉、衣服粘在一起,身体及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零一年含冤离世。

4、郑国晨,男,六十九岁,河北省泊头市政府经委职员。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恶党的不法人员经常到他家里恐吓、威胁、骚扰;并把他的身份证抢走,使他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含冤去世。

5、王宝珍,男,六十九岁,泊头市富镇法轮功学员,因去北京上访和传递真相资料,先后两次全家被关押在河北省泊头市看守所,遭受奴役式折磨,他曾遭到牢头和左广超等警察殴打,并被非法勒索现金约9000余元。二零零一年,王宝珍曾多次遭到泊头市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黄春柱、宋宏峰和富镇派出所刘俭等恶人的非法抓捕,造成王宝珍全家和部分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王宝珍的两个儿子于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先后被非法抓捕,王宝珍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三年二月含冤去世。

6、曹金林,男,五十五岁,泊头市营子镇曹村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大法,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五日前后被警察强行绑架洗脑班高压迫害,精神和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以后警察经常上门骚扰、威逼。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日前后含冤去世。

7、韩树存,男,三十多岁,泊头市韩庄人。因去北京证实法,两次被绑架,在泊头看守所受奴役、遭毒打、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往石家庄劳教所,经常遭毒打、捆绑、电棒电击。有一次,警察和几个犹大为了转化他,毒打他,他拒不配合,使劲全力猛的向大铁管子冲去,脑袋鲜血喷出,在场的犹大们都吓坏了。差点出了人命。从劳教所回家后,头脑经常不清楚,身体虚弱,于二零零八年含冤去世。留下一女,妻子逢人便说,树存最爱帮人,是村里有名的好人却被迫害死了。

三、被迫害精神失常、失踪两例

石福玲,女,五十岁左右,泊头市粮食制品厂职工。修炼前她是有名的老病号,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经常给世人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被诬陷的。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上午十点左右,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东升、黄春株等四、五个警察强行把石福玲绑架到派出所,堤口王派出所警察杨月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把石福玲的上衣扒光,毒打、羞辱她,后又把她送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劳役、欺凌。她丈夫四处奔走求救,公安局警察向双双下岗没有正常经济来源的家庭勒索,她丈夫被迫勒索一万多元,一个多月后石福玲才被放回家。石福玲回家后精神恍惚,情绪忧郁,见人就掉泪,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失踪至今。

张清华,女,四十岁左右,泊头市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劳役、吊铐。第二次,二零一零年去市政府讲真相,公安局国保警察把她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中,她遭毒打,吊铐、电击。有一次她被吊到窗户棂子上两天一宿,被迫害的身体虚弱,精神失常,就这样还被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回家后突然失踪,留下一个孩子。

四、被非法判刑六例

1、齐文朝,男,四十多岁,泊头市戴王庙街人,火柴厂职工。因做真相资料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泊头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

2、夏中杰,男,约四十多岁,在泊头法院非法开庭时,夏中杰大声说:法轮功让人做好人,下边听众有人喊:“法轮大法好”!他因坚定修炼法轮功,在泊头看守所受尽了折磨,被非法毒打,于二零零二年被泊头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

3、张水才,男,三十四岁,堤口张村人,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和十一月六日两次去北京上访。被泊头市公安局警察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遭奴役、并被公安局勒索五千七百多元。二零零二年六、七月第二次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泊头市法院叫嚣预判十一年,勒索他七万多元,二零零二年被泊头市法院非法判三年缓五年。第三次,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因运输神韵光盘盒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又被泊头公安局警察勒索四万多元,迫害二十八天后回家。三次勒索近十二万元。

4、张宝坤,女,二十二岁,大学生,电脑跟踪,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关押在泊头市看守所,遭看守所所长孟庆忠的毒打,上吊铐,劳役,在二零零三年八月份被泊头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

5、赵爱芳,女,三十多岁,被泊头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6、王小东,男,四十二岁,大学毕业,教师。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泊头市公安局伙同河北省公安出动二十多名警察包围了王小东的家,用王小东的羽绒服把王小东的脸蒙起来绑架。整整用酷刑一天折磨他,用电刑逼供。十月四日被法院判刑三年,十月十六日晚泊头警察秘密把他送往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

五、被非法劳教案例十九人

1、宋立芳,女,六十九岁,大学毕业,泊头市政府科委主任。宋立芳曾三次被绑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市邪党人员多次找她谈话,逼她放弃修炼大法。她坚守信仰,拒不服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她去北京上访,走到青县就被泊头市公安局劫持回来了,被围攻洗脑三天三夜;第二次,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她粘贴大法真相时被绑架到泊头派出所进行迫害,劳役。被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第三次,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在讲真相时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劫持到泊头看守所迫害一个月。遭劳役、上手铐。

2、付其某,男,四十多岁,泊头市粮食局职工。第一次,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劫持至泊头市看守所,因不配合,遭毒打,被警察双手铐着吊起三天三夜,人昏过去,抬回监室,醒过来又拉出去折磨。看守所所长孟庆忠亲自给他灌水灌食、灌屎尿,孟庆忠亲自动手,把三大盒屎尿往付其某嘴里、身上倒,使其浑身上下都是屎尿。二零零二年三月被转送石家庄劳教所劳教三年。第二次,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晚,泊头派出所杨月等四个警察在家中把他绑架到公安局迫害,勒索家属三千元后放回。

3、王宝红,女,四十四岁,营子乡人。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去北京证实法、去上访时,被公安局警察绑架劫持至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劳役,受尽凌辱,二零零一年在泊头市看守所被关了两个多月,遭劳役、毒打后被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据警察说那一次就有十多万人,各监狱、劳教所塞满了法轮功学员。在开平劳教所,警察组织多人围攻一个法轮功学员,强迫不让睡觉,打骂学员,在灌食的汤粥里下破坏神经药物。被灌食后全身关节神经都痛的站不住。特别明显的是,有一次,两个女队长架着学员灌完食后,让她们坐在地上,她们感到全身关节神经痛的异常。每天晚上,她们手脚神经痛的用细绳子绑紧,很多人还是痛的无法睡觉。王宝红在开平劳教所被迫害了十多个月后,两只眼睛变的视物不清,几乎失明,两条腿皮肉发黑不能行走,双脚流着恶臭的脓水,回家以后,生活不能自理

4、张金山,男,六十一岁,泊头堤口张人。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和七月二十日两次去北京上访。当年十一月一日被泊头市公安局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非法迫害一个月,被警察勒索五千元。二零零零年八月份,张金山又被骗到公安局,到公安局后,警察们用电棍电他,电棍没电了,公安局长王海涛亲手用电话线绑了一个皮鞭,发疯似的抽打他,警察宗宏峰、张子海用一块板子毒打他,遭刑讯逼供,在零口供下,于九月十一日泊头公安局长王海涛、黄春拄、宗红峰、张子海四人亲自将张金山押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迫害,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每当警察完不成转化法轮功学员指标时,警察们就把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弄到四楼,秘密实施残暴的酷刑迫害。张金山在劳教所遭毒打、被电棍电、绑死人床、上吊铐等等酷刑。

5、胡满胜,女,三十五岁,教师。她曾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拳打脚踢,被绑架到北京顺义看守所,警察几次折磨我,他们骂法轮功不好的话,我就捂着耳朵不听,我不报姓名,一个警察说:我要割掉你的耳朵,我要打死你,说着,他拿起一根木棒,好象不过瘾,把木棒放下又拿起一根竹片,将竹片用力压在我的喉管处,我几乎窒息,他松开后,另一警察威胁我说:把你投男号。我们有的是办法,插胃管、上刑、先是让我看到那些不转化的同修怎么受刑,怎么被灌食。然后又给我灌。一个月后又把我转到黄华市看守所迫害,前后我被非法拘留七十天,家人四处托人,花钱,送礼。于二零零零年元月四日家属交两千元后将我释放。回学校,校长将我停职、停发工资、并扣押了我所教学科获得的奖品。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又去北京上访,被沧州驻京人员押回,后被转押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所长孟庆忠从铁窗外揪着我的头发,叫女犯人灌我,然后又把我双手吊铐在铁窗上,一会,他听犯人说我的脸青了,我处于昏迷状态,他才放了我,第二天他又让我背对着他把我双手铐上,突然听到电焊的声音,顿觉万股钢针刺我的手指,电完手指、又电手背、胳膊、后背。我的后背被电了三十八次,两手背被电伤,第三天,天一亮,又带着几个警察和几个男犯人来女号,揪着我的头发往院子里拉,边拽边骂,将我的身体呈十字形固定在死人床上,然后用条形铁块撬开我的嘴一边骂一边灌,有时灌水、凉粥、盐水。我的手破了几道深深的口子。这次非法拘留我六十天。四月二十八日被释放。四月三十日下午,我又被派出所软禁,五月一日下午和另外两个被软禁的法轮功同修给派出所留下纸条,步行要着饭到了北京中办、国防信办,刚到后又被警察绑架,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把我送到劳教所第四大队,我长期不配合,警察三次将我灌食窒息迫害,缓过来后,全身发抖,呼吸困难,脸憋得通红。到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我一米七二的个子,原来体重一百四十六斤,只剩一百斤左右,头发大量脱落,牙龈经常出血,全身发抖,走路困难。血压忽高忽低。在急诊室,我突然看到父亲和丈夫,接我回家。

6、李延贵,男,文庙乡人。没修炼前游手好闲,喝白酒一天三顿,一顿喝半斤,每天喝的迷迷糊糊,一天抽一包烟,浑身烟、酒味熏人,打架斗殴,不干正事,乡亲们惹不起他,也没人理他,都知道他不讲理。修炼法轮大法后,第七天戒了酒,第十三天戒了烟,按真、善、忍做人,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乡亲们亲眼看到大法使他变了一个人,远近出了名。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他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也经常挨打,一姓徐的狱警指使犯人用一把粗的木棍多次毒打他。

7、赵树香,女,七十岁,泊头市郭杠子村人,一九九六年得法,七次被泊头市乡政府及公安局警察非法强行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泊头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受尽了各种残酷迫害,黑白的加班折磨,把她铐到死人床上,这头铐手,另一头铐脚,仰面朝天,向她身上泼水,被铐在死人床上三天三夜,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二天。在这期间多次到她家骚扰,连过年都没能团聚,家人还被勒索六千元。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泊头武装部(内部挂门牌:法制教育)。在里面不让睡觉,三天两夜连续轮流问话,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就不让睡觉,让看邪党电视并强迫写转化书。二十四天后,在派出所又铐了一天死人床后,送到看守所关了三个月,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其送往唐山女子劳教所。由于她身体太弱,劳教所拒收,送她去的警察两次送礼才把她送进去。刚进去熬了她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逼迫她写转化书。被非法劳教两年后才回家。二零零八年,因法轮功学员集体学法被恶人举报,文庙派出所伙同泊头市公安局警察闯到她家,抄走四本《转法轮》,强行把赵树香和她儿子还有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绑架至泊头看守所迫害,警察勒索家人二万三千元后才将其放回家。

8、胡铁军,男,富镇人。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一月两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至二零零一年夏天,富镇派出所刘俭等警察曾五次非法关押胡铁军至泊头看守所,他在看守所里遭毒打、劳役,后被劳教两年。

9、陈秀敏,女,六十九岁,泊头市交河人,因讲真相被沧州运河西派出所绑架到沧州市公安局,锁在铁椅子里,手铐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不能动,被抢走二万三千元的定期存折。在沧州看守所被关押四个半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家属被勒索六千五百元现金。

10、杨荣立,女,四十二岁,泊头市张三村人。一九九八年七月修炼大法。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和十九岁的赵海燕去北京证实法,被泊头驻京警察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每天长时间做奴工。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七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开发区派出所巡警劫持,强行被上背铐送泊头看守所关押迫害。在看守所每天都要进行长时间的劳作,她的家人在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疏通关系花了不到两万元,她的母亲强素贞家多次被骚扰,她母亲被迫带着杨荣立两周岁的儿子流离失所,她的丈夫也被绑架到南皮看守所,在南皮看守所长时间劳作不让睡觉,被迫害四十天,并被泊头国保大队赵东升一伙勒索一千元后回家,没有收据。八十多岁的奶奶看到儿媳流离失所,孙女被关押,多次受警察骚扰惊吓,于二零零六年皇历四月十五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11、王洪敏,女,四十多岁,工人、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上吊铐、被毒打后送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一年。

12、王俊玲,女,三十多岁,泊头市富镇赵屯人。二零一二年因营救哥哥王小东,村民联名上书、按手印要求无罪释放好人王小东,七月被泊头市法院非法劳教一年,送往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13、方圆,女,三十三岁,泊头市人,建设局职工。二零零六年四月在大街上走着路被泊头市公安局赵东升一伙警察绑架,公安局有关人员借口放回方圆勒索家属六千元,方圆被关押在南皮看守所迫害,后被劳教1年,送往唐山开平女子劳教所迫害。

14、崔秀贞,女,六十六岁,泊头市财政局会计。修炼后一身疾病全无,二零一二年三月份在北京讲真相时,被北京公安局警察绑架至看守所,后转北京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一年。

15、胡春景,三十多岁,大学。在石家庄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石家庄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

16、庄树霞,女,泊头市河东南街,自家开个小工厂。因去北京上访被警察截至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后非法劳教两年,送至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

17、贾桂荣,女,四十九岁,泊头市堤口张村人,农民。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六日曾三次去北京上访,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至泊头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二零零零年二月因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唐山女子劳教所迫害三十多天后回家。被公安局警察勒索五千七百多元。

18、刘志玲,女,四十九岁,泊头市堤口张村民。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6日三次去北京上访,被警察劫持到泊头看守所迫害,遭奴役、毒打、公安局勒索家人五千五百元,迫害二十八天后被放回。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再次到北京上访时,先被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后又被送唐山女子劳教所迫害三十多天,遭奴役,毒打,后又被转石家庄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三十多天才回家。其家人被警察勒索五千七百多元。

19、白玉青,男,四十多岁,因多次去北京上访,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奴役、毒打,后被劳教两年。

六、被绑架到公安局、看守所迫害案例

1、邱玉风,女,文庙乡人。二零零一年文庙派出所警察私自闯入她的家中绑架了她和女儿,强行给她戴上手铐,送到泊头看守所,遭毒打、劳役。公安局警察向家人勒索了五千元后,快过年时才让她回家。

2、赵海燕,女,三十三岁,泊头市双寺赵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十九岁的赵海燕去北京证实法后被泊头驻京警察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每天被强迫长时间做奴工。赵海燕要求炼功,他们就把赵海燕绑在钢丝床上,床上积了很厚的雪,他们把赵海燕的胳膊和脚用绳子绑在床上,孟庆忠和看守所的几个警察同时用电棒电她的脖子、肚子和脚心,往嘴里倒凉水,拿来铁棍子放在嘴里,用电棒电嘴、电脸部、电脖子。有的地方都电焦了,脸电的都变了形,脖子电的肿的老高和脸分不开。

3、刘树荣,女,泊头市人。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被二三十个警察截住,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奴役、毒打、上吊铐、劳役,干不完活不让睡觉。腊月的天,强制她脱了外衣在院子里冻了一宿。

4、马双燕,女,文庙乡人。因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她不配合转化,绝食三天。遭吊铐、毒打两个月后,在家人被勒索1万元钱后,才让她回家。回家后,警察还经常到她家骚扰,又一次被绑架到文庙派出所,以后流离失所一个月。

5、崔占祥,男,六十八岁,泊头市梁屯村人。二零零六年五月外出时,被警察劫持,遭绑架。其家属被勒索三千元后才被放回。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泊头法院诬陷崔占祥是“在逃犯”并把他绑架,村民们看不公,一百多名梁屯村民联名上书泊头市法院,要求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崔占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骨瘦如柴的崔占祥老人才回到家中。

6、周瑞琴,女,六十岁,车具厂职工。二零零二年邪党开十六大前,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东升带了几个警察闯进她家里,让她骂师父,她不骂,就把她强行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进行迫害,遭毒打、劳役、上手铐,有时一吊就是七八个小时。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天才让回家。二零零一年在南皮讲真相时,被南皮公安局警察劫持到南皮看守所进行迫害。公安局警察勒索家人钱后放回家。(数目待查)

7、何振恒,男,七十岁,交河人。三次被迫害,两次非法关押到泊头看守所做奴工,从早上五点至晚上八点,干不完活,晚上自己加班到深夜十二点。受尽折磨两个多月,家人被勒索一万六千元。

7、常建芝,女,五十二岁,泊头交河镇中学教师。二零零八年十月被泊头市国保大队劫持到泊头看守所关押二十九天,二零一一年因张贴大法真相又被交河公安局关押迫害,警察勒索家人六万元左右。

9、缴如风,女,四十八岁,王武乡曹庄村人。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被警察绑架至泊头看守所迫害,警察抢走家里唯一的一辆拖拉机。在看守所遭毒打,家人被勒索八千七百元后才被放回。后来又两次被强迫送进洗脑班。被非法罚款。

10、杨忠敏,女,二零零一年被警察绑架到泊头看守所做奴工,回家后不久又被绑架到泊头洗脑班迫害十多天。

11、庞书兰,女,六十二岁、王武乡曹庄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進京上访被截至泊头看守所,遭虐待、劳役、五十多天后被公安局警察勒索五千元后放回家。后王武乡派出所多次到家骚扰,罚款、二零零一年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又将她绑架到泊头看守所遭奴役。家人又被警察勒索。

12、金江,男,三十多岁,葫芦岛市绥中人。在泊头市开饭店,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在饭店讲真相时被七、八个警察绑架,金江看到警察来了,就跑到大街上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引来千人观看,金江被关到泊头看守所后,他绝食抗议,遭毒打,上手铐、脚镣,把腿打折,迫害的不能自理。一个亲戚托人见着他,看他被迫害的样子抱头痛哭。

13、崔素兰,女,泊头富镇乡人,一九六八年三月出生,农民。一九九八年九月初得法修炼的,以前身体有很多毛病,炼功后一身轻,抱着不到一周岁的孩子去北京信访局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警察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遭三个警察拿皮带抽、用脚踢,宗宏峰用皮鞋碾她手指。后来整天干活,完不成他们给定的任务就挨打、不让吃饭,被非法关押二十七天。家属被勒索四千五百元。

14、陈素玲,女,七十岁,王武乡长乐村人。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的,四次被绑架。第一次,是二零零一年皇历七月和四位同修一块儿去镇政府讲真相,被绑架到泊头公安局,后又送到看守所,遭劳役,被勒索了两千元后回家。第二次,同年十一月份,在家中被绑架到泊头公安局送看守所。有一次,警察把她和几个法轮功学员(有庄霞、艳红、常玉金还有一位不知名的男同修)铐在看守所前院柱子上。她们每天被强迫糊药盒,完不成定额晚上不让睡觉。先后两次被送唐山劳教,都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在看守所一共待四个月,被勒索五千元后回家。回家后,王武派出所多次上门骚扰。第三次,二零零三年春天,王武派出所张二、杨国迎两个警察又把她绑架。家属又被勒索五千元后才回家。第四次,二零一一年皇历年前后,又因讲真相,被警察绑架到寺门村派出所,后被送往泊头公安局。家属又被勒索五千元后,才把她接回家。几次迫害被警察勒索一万七千元人民币。

15、陈秀敏,女,六十九岁,泊头市交河人。第一次在沧州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到沧州公安局非法迫害。

第二次,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在家中被沧州公安和泊头公安绑架,并被抄走所有大法书和资料、步步高VCD一台、现金二千四百元、录音机一台。她被泊头市看守所关押二十多天,家属被警察勒索五千元后才回家。第三次,在二零零六年一月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在家中被泊头公安局和交河派出所绑架到泊头看守所,被关押五十天,被抄走大法书和资料、录音机一个。家属被泊头公安局勒索四千元。

16、罗铁林,男,三十九岁,泊头市郝村人。一九九九年得法,只学了几天法,他原来的胃痛、肩周炎、小腿抽筋等病全好了。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罗铁林被郝村派出所恐吓并敲诈一千元,据警察说这是保证金。同年十二月,他们一家三口决定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他们散发大法真相传单,喊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被北京警察关到附近派出所,后又转泊头看守所。被关押五十天、家人被恐吓被强迫缴纳了两万元才把他们放回家。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国安大队长王文生又带人上门骚扰,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不分青红皂白進门就翻箱倒柜,把师父法像、《明慧周刊》、电脑、电视、大锅等物品非法抢走,强行绑架了罗铁林,关進泊头市看守所十二天,被敲诈一万元后才被放回。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泊头市公安局警察到他家恐吓他妻子,八名警察在他家乱翻,并带着摄像机给录像。一月十三日又去他家骚扰。

17、李洪霞,女,四十一岁,泊头市郝村李庄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后转至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奴役、非法迫害五十天,家人被勒索两万元后才把她放回家。第二次,国安大队长赵东升私自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关押在泊头市看守所十五天,被敲诈三千元才放回。

18、王洪敏,女,今年五十岁,泊头市人。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到北京去证实法。被天安门警察劫持到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一个月后接回泊头当地看守所。回来的路上,警察杨月把她的脸和眼睛都打青了。在看守所,警察孟庆忠拽起她的头发把她拉到外面,绑在铁床上给灌水,用大铁桶往脸上倒水,到完后,让别的警察再去拿水,再接着倒。当时还有警察踩着王洪敏的肚子倒水。晚上冰冻的天气让法轮功学员把棉衣脱了只穿一个秋衣,冻了一大晚上。

19、高义杰,男,五十一岁,泊头市人。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后,被泊头看守所吊铐在暖气管子上,吊打。遭迫害四个月,家人被勒索四千元后才被放回。

20、刘荣,女,四十九岁,泊头市法轮功学员,在超市打工。一次,一警察买烟,不给钱,刘荣说是打工的,警察就翻脸了,在超市翻出来一些大法书和资料,刘荣就这样被绑架到公安局。最后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向家人勒索了一万元人民币、才让回家。后来听说也有其他同修被勒索了一万元人民币。

21、徐金芙,女,四十八岁,王武乡人。一九九九年冬,被骗到王武派出所关了三天两夜。派出所警察经常去她家骚扰。二零零二年冬的一天,因贴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关在王武派出所的大铁笼子里两天两夜,后来又被送到泊头市公安局,在公安局走脱。回家一个多月后的一个晚上,七八个警察又强行把她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把她的衣服都拽扯了,关了一夜,以后六一零经常到家骚扰。

22、高义国,男,七十一岁,泊头市人。一九九九年冬,大队支书领着几个警察,把他骗到王武派出所,受尽了警察张二的侮辱和谩骂。晚上让在屋外站着。儿女们疼爱父亲第二天交了五百元才放他回家。

23、马双燕,女,文庙乡人。因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她不配合转化,绝食三天。遭吊铐、毒打两个月后,在家人被勒索1万元钱后,才让她回家。回家后,警察还经常到她家骚扰,又一次被绑架到文庙派出所,以后流离失所一个月。

24、邓秀苓,女,泊头市周官屯村人,出生于一九六二年九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二零后依法進京上访。被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电棍电,被电破了三个手指头。家人被勒索了三千五百多元钱。由于三天两头受到警察骚扰,二零零零年她被迫流离失所了二、三个月,到了九月份才回家整棒子,警察们一看见邓秀苓回来,他们就下来一伙人对其进行绑架,把她关在派出所一间屋子里,他们又勒索家人几百元钱。二零零一年九月,有一天晚上十点多,邓秀苓正在家睡觉,听见有敲门声,开门一看又是富镇派出所的警察骚扰来了,他们欲绑架她,那天一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王宝真、张秀荣、王俊杰、王小东、王俊玲、严西英。

25、魏静敏,女,一九五五年八月三日出生,高中毕业。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傍晚,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在市内张贴真相时碰上洼里王派出所四人,她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修善做好人。他们不听,几个人连拉带拽的把她拽進车中。劫至泊头市看守所非法迫害一个月。迫害人:公安局的赵东升、张子海;派出所的刘杰、赵虎。第二次是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一日,和同修郭瑞琴去南皮农村发资料、被绑架到南皮看守所。她给公安局一个姓李的副局长讲善恶有报的理,大法是佛法,具有除恶震邪的法力时,他不听,后来这个副局长自己给自己戴的手铐,用钥匙开不开了,开一下,手铐紧一环,吓的他脸发青,当着众人的面,觉得窝火,叫了四五个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魏静敏群殴,连踢带踹,连续几天因不穿号服遭毒打、上吊铐。

26、曹连静,女,四十多岁,家住泊头市营子乡。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她和几个同修去石家庄上访,半路被追回来扣押在营子派出所一夜,从此以后派出所便三天两头的半夜对她进行骚扰。

在二零零一年的十一期间,被非法关押到泊头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十多天,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派出所骗去六百元钱。从洗脑班回来后这几年中她还多次半夜被派出所带去扣押。

27、姚秀义,男(妻子,张振梅),一九五七年一月出生。夫妻一同经营公司,一九九九年十二月9日去北京上访。被警察勒索钱财。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在家中把他的妻子张振梅绑架到泊头市公安局。家属被勒索两万元所谓的“取保候审保证金”后才被放回。姚秀义同时也被勒索两万元,

28、姚海蟒,男,张振梅长子,一九八零年十一月出生,二零零六年毕业于河北经贸大学会计学院,和其父一同经营公司。他们这一家三口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同时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一起進京上访,为法轮大法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结果在信访局门前被沧州专门派驻在那里截访的人员劫持,搜去了他们随身带的五千元现金和其他一同去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带的现金约八百元。家属被勒索一万三千元。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上六点,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及二十余名警察包围了姚秀义、张振梅、姚海蟒的住所兼公司所在地。他们在既未开拘留证又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绑架了姚海蟒,直接送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一直关押到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让家属交了三个人各两万元保证金后才将其放回。

29、叶伟荣,泊头市苏屯乡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沧州驻京人员劫住,送往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让在大院子里扫雪,关进一个没有窗户的小屋子里冻我,冻了十多天,后来换进一个有十几个人的大房子里,每天强迫糊火柴盒干活十几个小时,被迫劳役四十五天后,放回家,才知道被公安局警察勒索家人六千元钱。

30、王俊琴,女,一九六五年生人,农民,性格内向。自一九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胃肠炎、腹泻等疾病缠身,修炼后一身的病不翼而飞。大法被迫害后,两次去北京证实法。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北京警察送往保定方向,在车上大家就向警察讲大法多好,为什么不让炼?警察问她们大法怎么好?她们就告诉他:以前婆媳不和经常闹矛盾,修炼后都好了。第二次是在二零零零年,又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到泊头市看守所二十八天。家人托人花了四千元钱才把人放回家。两次被迫害流离失所。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份的一个夜晚,那时候警察天天抓人,娘家的哥哥王俊杰,弟弟王小东都被绑架了,父母也被迫离开了家,她在家里黑天白日都要锁上门,有天夜里刚躺在床上,就听停车的声音,警察来了,她就翻墙去了邻居家,从那走脱,在外流离一个月才回来。后来警察们听说她回来了,又继续来向家人要人,她丈夫就把她送往亲戚家,警察就逼她丈夫去找人。第二次流离失所是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份,因为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弟弟买光盘盒被从家里抓走。家里剩下一个七岁孩子和一个七十八岁的母亲没人照料,为营救弟弟就和妹妹,在村里办了一个群众征签,目的想让公安和政府人员们听听群众反映,炼法轮功的弟弟是不是一个公认的好人,很快她们就征到了三百个签名和手印。大队长和村里的会计也帮助,和她们去市政府要人,那里的人员都推辞,说案子不是他们管的,是国保大队管的。又去了国保大队,见到国保大队长高贵起村里干部就和他说,他不听、躲着走。后来“三百手印”被传到了网上引起很大舆论惊动了上头。他们慌了神,派人到村里掩盖真相:逼迫民众说是她们逼迫民众签的,还录像。公安局警察、及市政府、镇政府一次又一次追查、骚扰迫害致使王俊琴又一次流离失所。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高贵起共7个人撬窗进入她家,后来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又来到她家乱翻。参与迫害人:局长杨建军、王少芳,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副队长高贵起、看守所长李国胜等。

31、韩福乐,女,四十五岁,泊头市王五乡人。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寺门村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泊头市公安局,警察们在手机上查到了她丈夫的手机号,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来并让他带钱来。她抢过电话对丈夫说:“你敢来,你来了我就死在你面前。”她明白警察是想勒索钱财,不让他们得逞。用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黑窝。警察们闯到她家到处乱翻,经常骚扰她家,要户口本和身份证,说是石家庄说的。

32、李荣芬,女,四十五岁,泊头人。二零零九年给司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司机举报,被南皮县邪警劫持,后劫持到泊头公安局,被勒索五千元现金后,家人接回。

33、高淑青,女,四十二岁,泊头人。在二零零零年冬被警察骗到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两天,寒冬腊月的早晨扫雪、罚站,被勒索八百元现金才放回家。事后多次受到村干部、警察上门骚扰。

34、张书青,女,五十岁,泊头人。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证实法,被劫持到南苑派出所,两天两宿不让吃饭、睡觉、上厕所。随后又被劫持到泊头看守所遭受迫害,在泊头看守所被迫害四十多天,于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才被放回家。被公安局、看守所罚款共七千元现金。王武派出所还把她的家人抓走,罚款三千元现金才把家人放回,同年五月份王武派出所勒索二百元现金,八里庄办洗脑班罚款一百元现金。

35、庞合春,女,六十七岁,泊头人。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证实法,被劫持到南苑派出所关在一间屋子里两天两宿不让吃饭、睡觉、上厕所,后又劫持到泊头看守所,王武政府从家中抄走电视。在看守所被关押四十多天。放出来时,被公安局、看守所罚款共七千元现金,王武派出所又在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勒索她二百元现金。八里庄办洗脑班对她罚款一百元现金。

36、刘彦真,女,五十八岁,泊头人。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证实法,被劫持到南苑派出所,两天两宿不让吃饭、睡觉、上厕所,随后又被劫持到泊头看守所关押,王武派出所又从其家中抄走拖拉机和电视机,在泊头看守所被关押四十多天才放回家中。被公安局、看守所罚款共七千元现金,王武派出所对其罚款二千八百元现金后才允许把自家的拖拉机和电视机取回。在二零零零年五月被王武派出所罚款二百元现金,被八里庄办洗脑班罚款一百元现金。几次被勒索现金一万多元。

37、高梅芬,女,五十一岁,泊头人。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证实法,被劫持到南苑派出所,关在一间屋子里两三天不让吃喝、不让睡觉、不允许上厕所,还用鞋底打她脸,随之又被劫持到泊头看守所,关押四十多天。被公安局、看守所罚款共七千元现金,在迫害期间王武派出所还把家人抓走关了几天。放人时又对其罚款三千元现金。八里庄办洗脑班又对其罚款一百元现金。

38、高志英,女,六十九岁、泊头市刘辛街人。第一次,在二零零零年底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她绝食反抗,遭电棒电击、灌水、毒打。第二次,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泊头公安局赵东升、黄春柱等人私自闯到她家,进门乱翻,并恐吓家人说:“不交罚款,别想过年”。第三次,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公安局出动五辆警车,有二十多个警察包围了她家,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老两口子往车上拽,他们被强行绑架到泊头市公安局,警察让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签字,她老伴说:“我是个老百姓,又没做坏事,给你签的哪項的字呢?”老伴没经历过事,吓的浑身哆嗦,警察也觉得没理,深夜十一点多把她老伴放回家。几次迫害警察勒索她家不到四万元。

39、王会生,女,六十一岁,车具厂工人。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六日去北京上访时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遭毒打、劳役、勒索家人五千六百元后放回家。

40、郭风阁,女,六十七岁,泊头市车具厂工人。因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泊头看守所迫害,遭劳役,腊月天被关在四面透风的小破屋里冻了九天。双脚冻肿了老高。

41、贾艳红,女,四十四岁,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被泊头市公安局绑架到泊头看守所迫害,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在泊头市看守所遭毒打,劳役、电击,警察把贾艳红和孙瑞敏吊起来脚不沾地用电棒电。

42、孙瑞敏,女,四十多岁、泊头市刘辛街。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被截至泊头市看守所非法迫害,遭奴役、毒打、上吊铐,电棒电,公安局勒索家人钱财后才把她放回。

43、李军,女,四十四岁,泊头市道东街,工人,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因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泊头市公安局送泊头看守所非法迫害。

44、孟祥琴,女,五十七岁,泊头市堤口张人。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1日三次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非法迫害,她丈夫被勒索五千五百元后放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又去北京上访,又被公安局警察绑架到泊头看守所迫害,遭奴役,毒打、并把孟祥芹和另一同修用手铐铐在木柱子上站在雪地里,家人又被公安局勒索共花去五万六千元,她本人被迫害三十多天后才被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二月五日,泊头市公安局警察又把她绑架到沧州市洗脑班非法迫害二十多天,家人被勒索4千元才回家。

45、杨荣军,女,五十岁,泊头市宏业集团工人。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讲真相时,被刘庄派出所绑架至泊头市看守所进行非法迫害,后被劳教一年,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心脏病突发,劳教所不敢收,四、五天后回家。

46、肖秀兰,女,泊头市堤口张人。在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时,被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遭迫害,遭奴役,被公安局警察勒索五千五百元后放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时,被关押到唐山劳教所遭受三个多月迫害后,才被放回家。(已去世)。

47、杨荣春,男,四十岁,泊头市,工人。二零零六年四月去一个法轮功学员家,正碰上几个警察正在骚扰这个法轮功学员。其中一名警察认出杨荣春也炼法轮功,就伙同那几个警察连推带搡强行把他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他们抢去了杨荣春的摩托车。在看守所杨荣春遭毒打、劳役。公安局勒索家人两万元,亲戚托人花去近十万元,才放人回家。

48、尹建,男,四十岁,泊头市,工人。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晚,尹建下楼时被警察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劳役,被毒打迫害。大约在二零零六年前沧州市网警突然闯到尹建的家,到处搜查,把电脑抢走。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泊头公安局警察闯进他家,进门就乱翻。他父亲身体有病,受惊吓。二十八日上午国保大队六、七个警察强行绑架了尹建和他妻子晓香(常人),把尹建关押到看守所迫害,勒索了家属三千元后,放回他妻子。尹建在看守所遭毒打、劳役、被体罚二十多天,警察勒索家人近三万元后才把尹建放回家。

49、张振兰,女,五十三岁,泊头市,经商。二零零四年学法时,公安局警察闯入,在家中把她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劳役、谩骂。当警察用电棒电她时,她喊:“法轮大法好”。家人被勒索几千元后才把她放回。

50、王同敏,女,六十二岁,高中,泊头市文广局。三次被绑架。二零一二年在泊头市齐桥镇讲真相时,被齐桥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泊头市公安局,泊头公安局连夜把她送往沧州市看守所迫害,她因身体出现病况,看守所不敢收,泊头公安勒索她丈夫两万元后把她放回家。第二次,二零一三年在泊头市洼里王乡讲真相时,被洼里王派出所劫持送往泊头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勒索家属1万元后把她放回家。第三次,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在文庙镇毛三庄村讲真相时,被齐桥派出所劫持到泊头市公安局。王文生勒索她八千元后把其放回家。三次被迫害,公安局王文生勒索她丈夫现金三万八千元。其中不包括吃饭、请客、送礼。

51、赵玉巧,女,四十七岁,经商。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讲真相时,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东升等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非法迫害三个月,遭毒打、劳役、电棒电、上吊铐。泊头公安局勒索她家人钱财后把她放回。

52、刘学光,男,三十多岁,富镇小赵屯人。在去北京上访的路上被劫持到泊头看守所迫害,被电棍电、劳役、毒打

53、邧得福,男,七十五岁,泊头市南仓街,泊头市物资局职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六日三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后,警察勒索她家人五千五百元后才把她放回家。

54、张春香,女,三十七岁,泊头市堤口张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十一月六日两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非法迫害,警察勒索她家人五千五百元后才把她放回家,二零零二年在泊头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开庭时,因她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而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迫害两天,她的家人被勒索两千元钱后才把她放回家。

55、张华,男,三十八岁,工人。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张华被泊头市公安局绑架,送至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对张华用尽各种酷刑折磨他,泊头资料点被公安局警察破坏,几十万元财物被公安局警察抢走。家人被勒索两万多元。他被警察非法酷刑折磨;六个多月后才回家。

56、张水才,男,堤口张人,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一大早,泊头市公安局十几个警察到他家,没出任何证据绑架了他,把他送到泊头市看守所非法迫害,遭劳役、毒打。警察勒索他家属两万元后,她被关押1个月后回家。

57、胡献花,女,泊头市第二中学教师。二零零二年泊头资料点被破坏,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东升绑架了胡献花,把她关押在泊头市看守所非法迫害,遭劳役,毒打,

58、赵风阁,女,泊头市,工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发真相资料时被洼里王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到泊头看守所,遭非法迫害十八天。公安局国保大队赵东升勒索她家人八千元。

59、王风海,男,泊头市文庙乡郭杠子村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在家中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奴役、体罚。一个多月后放回家。

60、王素荣,女,泊头市交河教师,二零零七年十月被绑架到公安局迫害。

61、杨宝兰,女,七十岁,泊头市新华街人,二零零七年十月在家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1个月,遭劳役,活干不完遭欺凌,谩骂。一个月后,家人被勒索钱财一万多元后她才被放回。

62、李俊敏,女四十九岁,经商。二零零七年在家中被绑架至泊头市公安局迫害,家人被勒索万元钱后她才被放回。

63、王元栋,男、玻璃厂,工人。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在家中被泊头市公安局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64、胡铁军,男,富镇人。二零零零年春天,泊头市刑警四大队和富镇派出所对胡铁军大打出手,非法关押了他十五天,敲诈了他家属一万二千元。并查封了胡铁军印资料的所在门市。于二零零七年在家中被绑架至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二十五日被放回家。

65、孙朝印,男,泊头市文庙乡郭杠子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晚,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66、蔡国胜,男,四十四岁,泊头市刘辛街。二零零二年他在营救同修时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劳役。

67、李军,女,四十五岁。工人、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上访,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泊头看守所迫害,遭奴役,家人被勒索钱财后她才被放回。

68、韦丽梅,女,三十多岁。金江妻子,夫妻一起经营饭店,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被泊头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强行绑架至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

69、李洪芝,女,四十多岁、泊头市人,教师,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关押在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毒打、劳役。

70、李秀敏,女,六十多岁,二零零六年一月六日在家中无辜被警察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公安局警察多次找他儿子要钱,说交上一万五千元,放人。

71、曹凤琴,女,四十岁左右,泊头市富镇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发真相资料时,被北京警察绑架,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

72、崔国英,女,泊头西辛店人。二零零六年六月份公安局警察对崔国英非法抄家。

73、王水勇,男,泊头市西辛店鲁屯村村民。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他走在路上,被西辛店派出所五名警察绑架至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毒打,不让喝水,不让睡觉,每天要装八千到一万个火柴盒,警察打的他说话不清晰,听力严重下降,头发全白了,还长了一身疥。前几年王水勇也曾被关押进看守所,警察勒索她家人六千元后才把他放回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被绑架到西辛店派出所迫害。

74、赵凤萍,女,七十多岁,泊头市徐屯村民。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郝村镇派出所警察在家中把她绑架到公安局迫害,恐吓、威胁,赵风萍不配合,警察就抓起她的手强迫她在保证不炼法轮功的材料上按手印。

75、盖新利,女,泊头市人。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傍晚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刘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劳役、欺凌。

76、石宏雨,男,四十岁左右,泊头市刘辛街、出租司机。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下午,被泊头市公安局二中队便衣跟踪,石宏雨给他讲大法的美好,退党、团、队保命。便衣不但不听,反而还叫来国保大队十多个警察把他汽车扣下,抢走了电脑,把他强行关押到泊头市看守所进行迫害,遭毒打、劳役。半夜逼迫干活。

77、祁智荣,女,三十八岁,泊头市刘辛街,玻璃厂工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到郝村讲真相时,被郝村镇派出所绑架到泊头市公安局进行迫害,因她不配合,又被送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看守所警察毒打她,五日下午公安局赵东升一伙开着两辆车抄了她的家。

78、张贵海,男,四十岁左右,齐桥镇闫霧村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两点多,齐桥镇派出所警察张金忠打电话,让他来趟,张贵海到后,被强行关押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毒打,劳役。

79、刘素荣,女,七十岁,泊头市龙华街。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下午在泊头红旗路讲真相时,被泊头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遭奴役。欺凌。

80、吴国爱,女,三十多岁,泊头市第二中学教师。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在她教课期间把她绑架到市公安局,并扬言:“就抄的两台电脑、大法书、光盘、真相小册子等等就可判你七年”。

81、李素华,女,六十岁,泊头市河东南街。二零零六年四月与同修方圆挂条幅方圆被绑架后,李素华走脱,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东升带着几名警察到李素华的娘家找她,李素华不在,就把李素华的弟弟,俩个侄子都强行戴上手铐,绑架到泊头市公安局审问,致使李素华流离失所两年多。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中午,公安局及堤口王乡派出所警察在家中把她绑架送至泊头看守所迫害,因血压高,看守所不敢收,公安局及六一零勒索家属两万元后警察又开车把她送回家中。

82、张瑞芬,女,六十二岁,泊头市新华街,酒厂保管员。她修大法后一身疾病全无,单位、街坊邻居人人夸,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人。给邻居老人洗脸洗脚。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东升,王海涛私自闯进她家勒索她两百元。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在刘庄大道贴真相时被刘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泊头公安局,从她家抢走电脑一台,勒索家属一万元后才把她放回。

83、张志荣,男,七十四岁,火柴厂职工。二零零二年学法时被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至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十五天。警察勒索家人五千元后才把他放回家。

84、李伟,女,五十岁,泊头市大魏庄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在南皮县讲真相时,被六个便衣连推带搡的劫持到南皮公安局。泊头公安局于当天下午抄了她的家。勒索她家属五千元后才把她放回家中。

85、张秀芬,女,四十八岁,泊头市河东大街。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及警察张子海等六人闯到她家非法抄查,把真相资料全部抢走。并绑架了张秀芬到公安局,妄图送看守所迫害,因医院检查她血压高,所以警察勒索她家人一万元后,于当天晚上让其回家。

86、王玉玲,女,四十多岁,泊头市烟草职工。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在车站超市被泊头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公安局,她丈夫被公安局勒索一万元后她才被放回家。

87、高桂英,女,泊头市人,一九九九年冬,大队支书领着几个警察以问话为名把她骗到王武派出所,因心脏病复发被送回家。

88、王汝英,女,六十岁,泊头市南仓街。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去杨荣立家时,被蹲坑警察绑架到泊头看守所迫害,家人被勒索一万元。

89、邵洪良,男,四十三岁,泊头市张三村民。二零零六年泊头派出所段云峰从家中把他绑架到派出所,给他上手铐。一群警察连踢带打,警察穿着皮鞋往他脸上踢,后被转到南皮看守所遭受迫害,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困了就大打出手。

90、常玉金,女,四十多岁,泊头市镇政府工作。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只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关押到泊头看守所迫害。

91、曹俊芬,女,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非法迫害。

92、李彬,男,四十多岁,因去北京上访,讲大法真相,多次被非法关押、体罚。

93、周兰琴,女,七十岁,因炼法轮功被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94、彭连琴,女,六十多岁,泊头市刘八里村人。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95、白素贞,女,七十岁,泊头市八里庄人,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至泊头看守所迫害。

96、尹利,女,六十六岁,酒厂职工。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到交河镇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泊头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至泊头看守所迫害,被公安局勒索七千元后放回家中,

97、段希俊,女,四十七岁,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放假期间,去天津,在车站发真相资料时被天津火车站警察绑架,被非法拍照后于夜间十二点戴着手铐被送往泊头市刘庄派出所,她被铐在床上铐了一宿。她丈夫被勒索五千元后她才被放回家。第二次,十月份,为营救同修,到看守所附近粘贴真相时,被公安局警察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毒打、劳役、上吊铐,被用电棍电脸,电手背、电脖子。被迫害两个月后放回家。

98、王胜江,男,六十三岁,经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去北京上访,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东升直接劫持到泊头看守所迫害半个月,遭毒打、劳役。第二次,二零零二年公安局十几个警察闯进他家抄家,并强行把他绑架到看守所非法迫害十天后放回。第三次,他在家修房屋时被绑架到沧州洗脑班半个月强制洗脑。

99、邵芳,女,四十六岁,工人。二零零二年被公安局抄家,并强行绑架到看守所三天,家人被勒索两千元后她才被放回。

100、王桂荣,女,六十二岁,泊头市肖杜李村民。二零一三年在泊头市洼里王乡讲真相时,被洼里王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泊头市公安局,家人被勒索三千元,她被拘留一天后放回。

101、殷凤琴,女,五十二岁,(在哪里工作?)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家中被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东升、黄春拄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遭奴役,受尽折磨。被非法迫害两个多月,家人被勒索一万五千元后她才被放回。

102、荣秀蓉,女,六十六岁,泊头市龙华街,棉纺厂会计。两次被绑架。第一次,二零一二年在泊头市齐桥镇讲真相时,被齐桥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泊头市公安局,后送至沧州市看守所,家人被勒索一万五千元后,于当天深夜十二点多她才被放回家中。第二次,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在齐桥镇毛三庄讲真相时,又被绑架到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勒索她八千元后把她放回家。

103、赵玉芝,女,六十三岁,赵玉芬,女,五十岁,泊头市人。二零零九年俩同修一块到东光县讲真相时,被东光派出所警察勒索两千元后放回。

104、孙宪存,男,七十岁,泊头市郭杠子村人。二零零零年十月,派出所来他家非法搜查,抢走了“师父讲法”和“炼功音乐”磁带。傍晚回家时,被几个警察围住,把他劫持到贺庄子派出所警务室,拘留一宿。第二天天一亮就强迫他扫院子,警察强迫他交两千元钱,否则扬言要送他进监狱。村干部到场讲情交了八百元,无任何收据,他们大嚷大叫的说去喝酒。

105、常坤,女,泊头市文庙乡人。二零零一年冬天,在家中被文庙乡派出所警察把她和母亲同修一块绑架到文庙派出所迫害,警察强行给她俩戴上手铐,把她娘儿俩铐在一张床上,她不配合又把她关在铁栏里冻她。警察勒索她父亲三千元后把她们才放回家。

106、孙秀芬,女,文庙乡人。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上访,在半路上就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家人要回,以后每到敏感日就到家骚扰恐吓。

107、付爱英,女,四十七岁,王武乡人,农民。王武派出所三次闯到她家妄图绑架她,痴呆的老婆婆说:她到哪我跟着,缠着警察不叫动。警察灰溜溜的走了。

108、扈亚峰,男,四十岁,泊头市南仓街,二零零三年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东升带领警察闯入单位把他绑架,送至泊头看守所迫害,遭劳役、受欺凌两个月,公安局勒索家人钱财(数目不清)后才把他放回。

109、郭瑞琴,女,六十三岁,泊头市营子乡人。她是因儿子抢劫罪二零零二年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有幸接触到被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看到大法的美好得法的。出狱后,开始修炼法轮功,自己要做一个好人,然而,却被营子乡派出所警察经常的骚扰。同年,营子乡派出所警察就因为她炼法轮功从家中把她绑架到泊头看守所迫害,家人四处托人花钱把她保出来后,致使她流离失所在外,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在南皮讲真相时,被南皮公安局绑架送南皮看守所迫害,遭劳役、毒打、上吊铐。迫害近四十天。警察勒索家人钱财(不详)后才把她放回。

110、崔秀珍,女,六十多岁,泊头市姚家安村人。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时被北京警察绑架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遭奴役,毒打,上吊铐。

111、刘永会,男,七十岁,泊头市河东南学校校长,二零零二年在同修家学法时被警察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迫害。

112、及中先,男,五十二岁,泊头市第一中学高级教师。两次被绑架,二零零零年被无辜停发工资半年,二零零七年十月起又被停发工资,至今学校每月只发一千元的生活费。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从家中把他绑架到泊头看守所,家中私有财物抢劫一空。二零一一年九月因发神韵光盘又被公安局王文生绑架。两次被勒索三万元现金。及中先本是泊头市第一中学出名的高级优秀教师,只因坚持修炼大法,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多次迫害仅扣发工资、数额就达二十六万元多。

结语

纵观人类的历史,任何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中共邪党当然也不会例外。现在已经有一亿八千多万中国人已经认清了中共邪党的真实面目,退出了邪党组织。善恶有报是天理,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周永康等纷纷落马,这已经是报应的开始,接下来,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要受到追究和报应,这是天理,也是人间的正义。在此,诚心奉劝那些还在追随着末日中共的不明真相或不愿明真相的人: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莫要等恶报来时悔之晚矣。

在此,也衷心期盼泊头的父老乡亲们能明辨是非,伸出您的正义之手,共同制止这场对信仰“真善忍”好人的迫害,赶快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