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 多年的心脏病痊愈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这是永远也不能忘记的回忆。这个故事咱就从一九七五年冬天说起吧。

那是一个寒冷早晨,我在煤矿当电工,值班,一宿下了五、六次井,拖着疲倦的双腿回家了,一进屋,看到妻子脸色焦急、恐慌,双手抱着两岁的小女儿坐在炕上晃。

我上前一看,哎呀,孩子的眼圈、嘴圈都变成了黑的了,我问:“孩子怎么了?”妻子没吱声。“孩子怎么了?!”她还是不吱声,就是坐那晃,还象没听见我问话似的。我急了,大声喊道:“孩子都病成这样了咋还不上医院?”妻子张大了嘴,直勾勾地睁大眼睛,半天,“哇”的一声:“咱家没钱看哪!”那哭声是多么凄凉、悲惨、无奈……

是的,那年代,党是叫我们一穷二白的,哪里有钱看病?多亏那时的人还讲一点道德,医生还讲“救死扶伤”。我上前一把推开妻子,用褥子把孩子一裹,抱起来就往医院跑。那时我家离医院有三里多地,我一口气跑到医院。

医生说:“你孩子是出疹子了,再加上急性脑膜炎,不好治,再晚来二十分钟,就没救了,住院吧!”可我这时已是大汗淋漓,棉袄都冒着热气,我感到又困又饿又热的不行,身子象散了架似的,到外面凉快凉快吧,走到医院门外,就躺在门口旁边的水磨石台上,头枕着被汗水弄湿了的棉帽子,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醒了。一起没起来,原来棉袄被冻的粘在石台上了,狠劲一蹭,起来了,可是棉帽子却还冻在脑袋上,头发象一个钢盔扣在头上,这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往起一站,两条腿软绵绵的一下就瘫倒在地。从那时起,风湿性心脏病就沾到我身上了,正象妻子说的,咱家没钱看哪!从此我就拖着病身子艰难度日。

一九八七年,我在单位停薪留职,和妻子开始做生意,两年以后,钱没少挣,可是却一点没攒下,都送医院去了。为了治好心脏病,什么医院、民间大夫、偏方的,都看过了也无济于事。

唉!真是祸不单行,老母亲两腿膝关节骨质增生,妻子又得了子宫肌瘤,做了手术也没去根儿。那时的我,什么头疼脑热、流行感冒都能摊上,速效救心丸时时揣在兜里,觉得要犯病了,马上把药吞下,别人都嫌我有药味。

有一次,我又病倒在床上,老妈从我弟弟家来看我,我眼看着她拄着拐棍进屋了,问我:“咋样啊?”就这一声,吓得我一蹦,老母亲哭了:“你再犯病时我不能跟你说话了,看把你吓的?”我拽着妈的手也哭了。从那时起,我就失去了生存的信心。

一九九七年春天,我的一个朋友介绍给我说:“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你不妨炼炼试试。”那时我也是被共产党毒害很深的人,当时也是个“无神论”者,可我常年病魔缠身,不如就炼炼试试吧!

我就向朋友要了一本《转法轮》,一个多月过去了,也不知看过几遍了,我就感到一天比一天舒服。一天,我忽然想道:唉?我怎么这么长时间没犯心脏病呢?我就问妻子:“哎?媳妇!我怎么这么长时间没犯病呢?”妻子说:“没犯病还不好?你不是看书(《转法轮》)了吗?”啊!是呀!我是看书啦!可我还不会炼功呢就好这样了?我非常惊喜,我得炼功啊!于是我就开始找炼功点。

又通过一个朋友把我领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一进屋我就说:“我只看过书,还不会炼功,我想求你教我。”你看她那慈悲的面孔,笑盈盈的说:“谈不上求,你想学我就教,但我动作不一定准确,等到晚上还有不少人来,咱们一起看师父的教功录像。”我问交多少钱?她笑了,说:“不收钱,我们师父要我们义务教功,分文不取的。”我那时根本不了解法轮功,心想还有这好事?其实,就是那样的。

转眼秋天来了,经过炼功我不但病好了,而且已是一身轻了。我们家乡是山区,七、八月份时正是采蘑菇的好时节,我经常骑着自行车驼着妻子上山去采蘑菇,那真是象李洪志大师讲的那样骑自行车好象后面有人推一样。记得有一次在公路的上坡时,我非常轻松的驮着妻子往上骑,一位汽车司机开着大汽车从坡下撵上我喊:“喂!哥们!你真牛哇,我这汽车上坡还得减减档,你连档都不减!”我听了别提多高兴了,我真都想飞!我冲他喊道:“我是炼法轮功炼的!”他冲着我不住的点头,竖起了大拇指。

我那时哪是去采蘑菇哇,轻飘飘的漫山跑,妻子都采满两筐了,我还没采上一筐底,根本没有累的感觉了,整天总是乐呵呵的,什么活又都能干了,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妻子看到我炼功后有这么大的变化,也都陆续的走入了修炼,不久,老妈把拐棍扔了,也不瘸了,妻子啥病都好了,我们全家别提多高兴了,

我们不知用什么语言来感谢师父,今后只有按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来感谢师尊的救度大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