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才是真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师父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

要做到真修,就必须得放下人心,从本质上真正的改变自己,那才能真正的走出人来。下面,我与同修交流“放下人心才是真修”的点滴体会。

一、放下隐藏的色欲心

一九九七年初,妻子为了治病走入修炼,我由陪炼也走入修炼。之后,师父为我们净化了身体,达到了最纯净的状态。可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以后,我们有了怕心,所以,二零零三年妻子开始出现“病业”,十年后走了。

对于修炼人放下色欲心是非常主要的。从走入修炼到妻子走了,我轻松主动断欲了十多年,误认为,此心已经放了,关过了,不会有考验了。可师父说:“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来半点含糊。”[2]结果这关和考验就真的来了。

那是妻子走后不长时间的一天凌晨,我清晰的梦见她正常的和我唠嗑。屋没开灯漆黑,我望着屋顶和她说,没有回声。于是,将头扭向她睡觉的位置,说:“你咋不吱声了。”还是没有回声。我定睛一看,身边哪有她呀,她不走了吗?我方清醒这是梦。梦后,我并没有想到这是干扰,更没有想到向内找心里深处始终没有去放的色欲心,也就没有正念去对待。

第三天,在街上,遇到以前的同事,给他讲了真相,劝了三退之后,他关心的问我妻子的情况。我说:“你大姐走了。”他回答说:“那老弟给你找一个。”接着家的座机出现外地来的生手机号,我没有接,一连三天,都在不同时间打来。第四天,打到我的手机上才接,是中小学时的单身女同学,她埋怨我不接电话,你的情况我知道了,安慰我多保重。

又隔了一天的早晨,我正忙打周刊,座机响了,没接,隔一会,又响了,也没接,第三次打来,我才接。原来是朋友问我:“还找不找?”

撂下电话,下传真相材料回来的路上,我就想,这些天老听到“找不找”、“找一个”的电话,能是偶然的吗?得好好向内找,看有什么人心需要放下。

路经菜市场,遇到了从前经常一起切磋,讲真相,配合救人,了解我,如今在外地几年没回来过的女同修,说给她了。她说:“这你得重视,要正念的对待,好好向内找,找到后,求师父,从根上清除它,那你的空间场就纯净了,干扰也就没了。”我说:“没遇到你时,我已向内找了,一闪而过的那夫妻美好生活情景,色欲心并没有从根上放下。”她说:“那咱俩现在就同时发正念清除它。”

发正念之后,继续切磋其它事时,我感觉我的空间场纯净了,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了。和妻子好的常人妹子,路过说:“我大姐人那么漂亮,又那么能干,如今给你甩了、走了,你自己一个人好好过吧,找一个,那不是找一个累赘吗?你就一个人多好,是不是?”说完,就走了。过一会儿,又一个常人老弟,也是路过说:“哥!你一个人不是挺好的吗?那你就一个人过。”说完也走了。

这时,女同修妹子说:“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你放下色欲心,‘找一个’的干扰没了。”

我知道:放下色欲心它不是发一、两次正念就能彻底的放下,关就没了。正象师父讲:“当然了,过去的成度也不一样。有的学员他能全做到;有的学员只是表面做到了,心里还放不下;有的看上去都不错,但是心里头还是有点别扭,那就说明他还保留了一点。”[3]讲的那样,所以,关和考验还会出现。

今年三月份的一天,老同学突然打来电话:“女同学托我给你打电话,要跟你相处,说她在外地城市有楼、退休金比较高,子女条件也好。”我当时就说:“我不找。”她强调说:“人家也修炼,你遇到的这样知根知底条件好,是很难遇的,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老同学给女同学回话后,女同学上火了好几天。老同学跟我说了后,同学情让我回想起那学生时代:她漂亮能干,组织能力强,还善解人意,她太忙于学校事务,学习成绩差,经常找我帮她解答学习上的难题,并夸我:“你脑瓜怎么那么好使。”如今还是同修,若相处那不又找回一个好的生活修炼环境吗?想到这,和老同学说:“我可以考虑。”

于是,我先和唯一女儿同修说了。当时就来一句:“你这是‘情’没去,我没想到我爸修来修去的还会这样。”这话太刺激我当时没放下色欲心的情,魔性大发:“你知道我有难处吗?你关心我知道,你上班,管孩子,还管丈夫,哪有时间管我呀?”

女儿忙检讨:“我做的不够,如果你认为难遇合适,那就自己去衡量着办吧。”我便缓和说:“这只是个想法,以后再说。”

小组学法时,我经常出现走神、不入心的现象。知道这是没放下色欲心的情的干扰,就发正念清理。清理时脑子里反复翻出师父如下的法:

“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4]

“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5]

“断不了世俗之念就不要出家。”[6]

“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7]

从师父的法中我明白了:“情”是真修弟子必须去的,有情就有欲,有欲就有色,这有了色欲心不放下,能是真修弟子吗?尽管自己断欲了十多年了,但是色欲心并没有往下放过,所以,旧势力就钻了我在妻子走后,客观环境中有了色欲心可以滋生的条件,没有正念对待往下放的空子,不让你跳出这个情、断了这世俗之念,才指使常人亲朋好友同事,关心帮助你再组织家庭,从而毁掉你。同时按照“世缘已了”[8]的法,作为修炼人也是不应再组织常人家庭的了。

自己之所以能被常人心、常人情所带动,关键还是自己的色欲心没彻底放下,才会又出现这难关,加大考验。

于是,每天发正念都带上放下色欲心,并求师父:弟子决心走出这死关,跳出色欲情这为私的干扰,做一个真修的弟子。

今年四月份,我高中男同学打电话说:“我至今这类事情我谁都没有管过,可咱俩特别好,我为你着想,你也進入老年了,身边必须得有个伴,不然一个人深夜有个病,没人怎么办?所以,我一定要管。”我说:“你真心的关心我,我理解、我感谢,但我真的不会有事,因我修炼了,你是知道的,我可以往深一点说:我是修炼人,我的信仰要求我不能再找了。”我有师父,身体都给我净化了,而且“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9],你想我还能有事吗?他回答说:“我知道你一旦信仰了什么就特别的坚定,我也了解你的性格,那我就不再说了,也不管了。”就这样,师父让我通过电话回答的那么坚定到位的话(好象是师父在我旁边教我说的),跳出了情,从此以后,就真的放下了这颗色欲心。

隔两天,女同学给老同学来信说:“我明白了,不应该再走这一步。”老同学跟我一说,我知道:我彻底放下之后,女同学同修也悟到了。我从内心深处感谢是慈悲的师父把我和女同学同修拽了回来,将常人老同学也救了。在感恩的同时,我深刻的体会到:在常人修炼环境中,表面行为上做到了断欲,人家会认为修的好,放下了色欲心,其实不然,你不用对自己负责任的纯净思想对待色欲心这么严肃的问题,从心灵深处将原有的色欲心放下,那不是真修、实修,那是修表面,那是骗自己。

二、放下显示心

修炼中,我身上有很强的显示心,但很少发现,同修也很难看出来。修炼这么多年,同修没有直接给我指出过。往往都是切磋时,自己说说,意识到了,说:“不说了,这里面有显示心”,同修一琢磨才反应过来是这样。由于自己没有重视放下这颗心,才让我在前一段时间,大白天丢了贵重的自行车,摔了个跟头。从这教训中,我才找到了这颗危害太大的心,才引起我特别重视彻底放下。

二零一四年七月初的一天下午两点钟,我骑自行车去甲同修母亲(也是同修)家办事车没锁。离开时,甲同修说:“乙同修来了,我和丙同修与她刚学完第一讲法,然后和她切磋:近几年修炼状态不好,可能是在几次遭受迫害时,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没有发《严正声明》。她写了:‘在遭受迫害期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说:“这不行。”她说:“要发就这样发!”出现了争论。“正好你来,你经常给同修发《严正声明》,平时法学的好、法理悟的明白一点、留你跟她好好切磋切磋。”

進屋后,我看了她的《严正声明》问:“就发这句话呀?”她说:“是。”我说:“迫害初期这样发还行,现在不行,因为发《严正声明》是十分严肃的事,得有具体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内容,比如:配合邪恶签字、按手印等,还得有认识,有从新修炼的决心才行。”说到这,她说:“配合邪恶,那都是邪恶让干的,我没有什么错啊。”一听这话,我一愣:该同修怎么法理都不清了呢?

于是,瞧不起同修抬高自己的显示心就出来了,指责说:“你都配合了,不符合大法了怎么能说自己没有错呢?”她埋怨同修:“我迫害出来后,同修也不到我家来了,我到他们那去还不欢迎。”我又指责说:“你不能埋怨同修,你刚出来,同修不得考虑你的安全和同修自身的安全吗?”她激动的说:“你说你看看你自己,你这是给同修加啥念呢?”她一激动,我才发现:不管同修眼下是什么状态,自己都不应该指责同修,语言不善。意识到之后,我不再对她解释了。

甲同修接着对乙同修说:“就你这样修炼状态不行,你回去好好静心学法,调整调整。”这时我加了一句:“要多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解体另外空间迫害你的邪恶生命和黑手烂鬼,也就是别忘除恶。”她站起来对甲同修生气说:“我走,不来了。”

她走了,我就想走,甲同修说:“咱三人接着学一讲法吧!”学完四点半走时,自行车丢了。

车没锁丢了,常人看很正常,没有往心里去。可一想:不对呀?对于修炼人来讲,那应该是反的,不应该丢。师父的法让我明白,这是让我摔跟头,向内找。我找出了瞧不起指责乙同修抬高自己的显示心。

往前找,两天前,在甲同修母亲家,发现甲同修母亲一个多月前,还能由甲同修扶下床,自己到外屋坐便大小便。现在竟躺在床上便,着急的对甲同修说:“这状态不行啊!如大姨现在下床吃力,你可以把大姨抱到床下坐便上,那才是归正!”甲同修说:“我抱不动。”我到床边,对大姨说:“外甥抱你一下沉不沉。”她说:“行!”我一抱挺轻的说:“我抱动了。”“你是男的,当然能抱动了。”当时自己行为举止表现出来那明显、那强烈的显示心,竟毫无察觉。

再往前找,越找表现越多。比如:

经常上网发文章发表了,周刊选上了,同修写的经自己手修改发表了,有意无意露出这是咱写的;甚至发“严正声明”几次没发出来,经我修改后发出来;有的同修出现不好的状态,我和他切磋好了;潜意识中,总有自己比同修法学的好一点,法理悟的高一点,言行中也时常会流露出来……等等。

这些显示心的表现,自己虽然毫无察觉,可我和乙同修切磋时,这旧势力在另外空间却看到了会说:“看你那瞧不起别人,指责别人,执著显示自己的心多强啊!不去能行吗?你还告诉乙同修正念清除旧势力,那好我就抓住这个机会,先对你下手,让你丢车子,看你悟不悟。”

我悟到:从進甲同修母亲家到离开、自行车丢了这过程,看上去自己说的做的都是对的,可用法来衡量,这对的背后,隐藏着长期不去不放的显示心,才瞧不起、指责、伤害推同修。

追其显示心表现的根源,是“名”心作怪,“名”心背后是“私”。“私”在大法修炼中,表现必然是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大法。所以,这种显示心理,说到底就是在证实自己。因此,要彻底放下这颗显示心,除平时重视发正念清除,注意修口外,更重要的是从法理上明白,心境上升华。才能看清:它都是人心的认识表现。

其实,我们在修炼中,能搞成哪些证实法的项目、做好哪些证实法的事情,都是因为符合了师父和法的要求才成功的,这就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有什么可以显示的呢?

悟到后,我回过头来,用法一看,这显示心太渺小了,太不值得去执著它,便利用旧势力对我所谓考验这个机会,正念从自己身体微观之处,清除它,做到彻底放下,一点不留。

放下后,和同修切磋,显示心反映不出来,会出现能把握好的修口状态。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不是人为的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而是发自内心的,到这个层次上,从功中反映出来就不能吃了”那样,这是层次的提高。同时,自己空间场,会有洪大慈悲能量存在,会用慈悲来解决问题,善待同修、善待众生。若讲真相救人,可达到速度快、效率高的良好效果。

三、放下“心急”心

以前一个时期,我的计算机运行不顺利。技术同修看后说:没啥事,你要有时间可对计算机系统進行一下检测。事后,我试了一下,需三个小时,心想:把这么长时间用在检测上,耽误多少事呀?心一着急,就不检了。

过了一段时间,决心检测一遍。从检测到修复完,整整花了三个半小时。检测与修复出现的状态,正是当时自己心情急躁不安和心态不稳修炼状态的表现,从中我发现了“心急”心的魔性。

我发现“心急”心的魔性不去,在修炼过程中影响着方方面面,例如:心急学法就好当成任务,读的快,不入心,不得法;背法就更不愿意背了,虽说效果好但太慢花时间,心急就不背了。心急发正念,老看时间,注意力不集中,念力不强,威力不大。尤其遇事时,心态不稳。爱动情,好争斗,出言不逊,伤害别人,不慈悲不能忍。

那是女儿没上楼之前,收拾衣物时,没有编号,登记,急急忙忙的打成十多个大布包,垛在我东卧室沙发上。

一天晚上,她过来说:“爸!明天你外孙上学要穿一件衣服。你帮找出来。”我正在西卧室电脑上看师父《瑞士法会讲法》。怕占去自己看法的时间。回话说:“我没时间,你自己慢慢的找呗!”没过去。她嘴里嘀咕:“这些包得找到啥时候哇!”性急生气了,冲着我没好样的往客厅扔衣服,我心一动,心急的心也上来了。

过去说:“好!我帮你找!帮你找!”一边说一边打开包也帮她往客厅扔。扔了两下,我突然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就停下,回到西卧室电脑旁,接着看师父《瑞士法会讲法》。看着看着,心也随着平静下来。当我看到:“中国有一句话叫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还往前戗,往前顶,你发现真是没有路。你退后一步,把心放下不管了。你发现真的海阔天空,又一番景象,就是这样。”映入我的眼帘。顿时心里豁然开朗:师父说的对呀!“放下”这段法不是针对我说的吗?那就照师父说的做,把心急的心放下,不管了。女儿她爱怎么翻就怎么翻,我就静心往下看法。

再往下看时,我耳边清清楚楚的响起一个声音:“就在底下的那个布包里。”我忙起身到东卧室,手指底下的那个布包,对女儿说:“就在这个包里。”女儿将此包翻上来打开,一看真的在包里边的浮头上。顿时,她高兴的跳了起来说:“你怎么知道在这个包里呢?”我说:“我看了师父的法,放下了心急的心之后,师父告诉我的,才出现眼前这番神奇的景象。”

我回想一下,师父借女儿让我帮着找衣服,暴露出我心急心的魔性,从法中让我看到了“放下”的法,帮着我把这个心急心放下的过程,真都是师父精心有序的安排。

我体会:“心急心”真的放到位,那必须有平时做好三件事时,时时处处、一点一滴、一思一念,注意往下放打下的基础。

那是二零一一年二月的一天,女儿从楼道地上,捡回一本精美彩色真相小册子说:“爸!你看这是不是你打的?我看挺好拿回来。”我翻开一看说:“确实很好,爸打过发下去了。但美中不足,你发现了没有?”女儿说:“没发现不足哇?”“你看,装订处只装订一个书钉,爸打的从来都装订两个书钉。”

小册子只装订一个书钉的小事,让我想到了正法救人的大事。年关即将来临,同修要做大量真相小册子救人,一时着急心出来,便想出只装订一个书钉,既省时快,又节省大法资源的办法。 有点装订常识的人若看到了,会认为:这是偷工减料,糊弄人?说不定一看你制作的,都不重视,那我重视它干啥?结果不看,随手就把它给扔在了地上,那么这个众生就不能得救,你说这是不是大事。

以前,自己装订数量多时,也有心急厌烦的心理反应,后来我把装订真正的看成是修炼人在修心,往下放心急心时,取代厌烦的竟是欢乐。装订后,又给自己增加了敲平书钉的手续,以此加快放下心急心。

因我做资料又传递,装订后的小册子书钉敲平,打包时平装的多,不显眼,传递方便。几年来,不论装订多忙,数量再多,装订后敲平书钉的这道手续我从来不减,都形成了自然。

二零一一年,技术同修买来一台激光打印机,长处:速度快、一次输入大量纸张,一气呵成。短处:带纸,也不出打印進度框,打印时看着撵進纸。我没有埋怨技术同修,反让我觉得:这台激光打印机,好象知道我有心急心的魔性,特意让技术同修送到我身边来,必须用手一张一张撵進纸配合它打印,才能一点一点的放下我心急的心。感谢师父为弟子放下心急心,操尽了心,安排的这么微妙、细致、周到,泪水流了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一本一本敲平书钉、在一张一张撵進纸这细微小事、细致情节中,放下了心急心的魔性,修出平时主动和同修配合;顺利神奇做好三件事,那平稳祥和的修炼人的心态来。比如:

和同修切磋时,不再有没等同修说完,就急着插话阐述自己的观点。 营救同修时,不再追求结果,执着放人,而是平稳的做自己该做的等等。

特别是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止,一周时间,我在心一点不急的状态下,在法器默契的配合下,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一人顺利的神奇般的赶制出二合一版、精美的、没出现一点差错的、能达到良好救人效果的二百本《九评》书。

尽管我还有很多的人心没有放下,但我深知:我有伟大慈悲的师父和法力无边的宇宙大法,只要我坚信坚定不移的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多学法、学好法,勇猛精進,我相信所有的人心都会逐渐的、彻底的放下的,请师尊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出家弟子的原则〉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8]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