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于世间积怨深 得法破迷渊怨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正月初八结的婚,当时二十三岁。按当地风俗,男方得给女方一定的钱物作为聘礼,但丈夫家条件不好,结婚前几天,婆婆来了也没给钱,我很生气,和丈夫打了一架。后来婆婆寄了一千元,丈夫自己买衣服都花了。我们结婚的时候,没有房子,没有家具,没有我很早就期盼的新娘子戴的花,我满腹委屈,那时就觉的这是我一生的遗憾,对丈夫十分怨恨。

我和丈夫开了一个小饭店,光赔钱,婚后生活拮据。我倔犟、暴躁,他内向、不善言语,婚前的事在我心底象刀刻上一样,怨恨心和不平衡的心挥之不去,我对丈夫非常不满。他到亲戚家玩麻将,我到那二话不说,把麻将推翻一地。我觉得他亏欠我,让我如此的不幸福。

怨恨的坚冰开始消融

一九九七年,我怀孕住在娘家,因为没钱买房子。当时在外地上班的弟弟,给爸爸带回了一本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和几本其他的大法书籍,父亲一直在看,我也看。也许是缘份到了。一日,当我看《精進要旨》中的《真修》一文时,我流泪了。我一直都想修佛,只是没有师父,不知如何修?以前做任何事心里都象没有底一样,只有看大法书时,心里才踏实,感到这才是我想要的。

师父讲过夫妻应该如何相处的法:“修炼人你在哪都是个好人,你要考虑别人,在家里为什么不能考虑、体贴自己的丈夫呢?我们不是要给未来人类留下最好的吗?俩人都是修炼人,你考虑我,我考虑你,怎么还能谈离婚呢?那牢不可破啊。”[1]

对照大法,我觉得应该去掉自己的怨恨心,体贴丈夫,所以对于丈夫的态度有所改变。丈夫有时粗心,忽略了对婆婆公公的照顾,我会提醒他,让他多想着二老。做事情多多考虑丈夫的感受,遇到矛盾想自己,看自己哪错了,只看丈夫的优点,我开始看丈夫闪光的地方,他踏实、能干、不喝酒不抽烟。我不再嫌他如何如何,我们不再吵架。当我按照师父讲的法理来要求自己的时候,心中对丈夫积怨的坚冰就开始消融瓦解。

尽心照顾生病的公公

我和丈夫来到了另一座城市,从新开店。我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要求自己,做到真诚、善良、忍让,结果赔钱的局面改变了,面店开始盈利,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至今我们的夫妻店已经开了十三年,我也活的充实快乐,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三件事。

我以为过去的那些心结早就烟消云散了,没想到,去年冬天的一件事,结婚前的积怨又翻出来了。当时正是我们店的旺季,每天都能卖一千多元,外地的婆婆来电话,说公公病了,让丈夫去接。这时我不平衡的心和埋怨心被带动起来了,心想,我们又不是老大,老三也在我们附近,为啥偏偏让我们去接,这一趟来回费用再加上三天不能营业,得损失五千多元。

前几年因为我们修炼了,打电话让他们来我家安度晚年,可是婆婆说什么都不来,如果来了,这次就不用去接了。正想着,一下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应该按照师父讲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来修自己。于是我们闭店三天把公公接来了,公公住了院。我店里很忙,婆婆没事应该来医院照顾,可是她说什么也不来,小姑子星期六、星期日来照顾,丈夫和小叔晚上,其余时间我照顾。

我陪了半个来月,邻床的病人问公公:“这是你闺女?”公公说是儿媳妇。“那你娶这儿媳妇花了多少钱? ”公公说没花钱。“一分钱没花,还这么照顾你呀?”邻床的病人家属替我打抱不平。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顺着话题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很容易就做了三退。另一张床的病人家属也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如果是得法前 打死我都做不到

公公出院了,多半时间住在我家,我睡了一冬天的长凳子。有一天中午回家看看公公怎么样,進屋一看他正在南屋睡觉,我到北屋一看,血就往上顶,屋里本来收拾干净的地板上有大便、尿,还有他自己擦过的痕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架式,因为我父亲修大法身体非常好,母亲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也很好。

我出门给丈夫打电话,他说,那我回家收拾吧,我说不用。我又咋呼的给我父母打电话,父亲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就回一句说收拾吧,我進屋蹲在那里收拾干净了,给我熏的,我没有惊动公公,怕他不好意思。

还有一天,公公上了厕所,半个小时没有出来,满屋子臭味。我问:爸,你怎么了?我意识到他便到裤子里了。公公出来了,我進去一看,棉裤,衬裤,拖鞋,脸盆,地上都有大便,恶心的想吐,没法形容,我倒了半瓶消毒水,那真是臭气熏天。

这一次我没有给丈夫打电话,心里平静的洗好了所有的衣裤,因为我是大法弟子,要处处为别人着想。这在得法以前,打死我都做不到,修大法让我达到了这样的境界。我从法理中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欠他的就还了,公公从我对他的行动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之后公公开始默念和默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再去不平衡的心

过年时,我和丈夫、小叔子、小姑子把公公送回了家,我提前回来。之后,听说婆婆给他俩各拿了一个大后肘子,偏偏没有给我拿,(当时只是把东西拿出来问问我,我没好意思拿)我那不平衡的心又上来了,心里想,我为公公付出那么多,偏偏没有我的份,根本就不诚心给我,打上包每人一份我不就拿了吗?年后都是我到医院买药邮寄回去给公公,一去买药,心里就不舒服:不平衡的心,想要回报的心。我意识到这些不好的东西已经操控我的言行了,嘴上明白,心里还是过不去。有一次上同修那说起这事,有时也觉得不好开口,这么点事还过不去吗?同修背出师父讲的法:“你骑车满城市跑,也不一定碰到好事做。”[3]我感觉一下子那个物质没了,这么点事持续了六个月的时间才算过去,真的不争气。感到很对不起师父。

由于自己修炼前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丈夫也认同了大法,但反对我讲真相,怕我有危险被抓,还与我吵架,闹离婚等。师父点化他,晚上做梦有一位老人到店里给丈夫磕头说:“谢谢你告诉我法轮大法好,谢谢你告诉我法轮大法好”,渐渐的丈夫也开始修自己。

去掉对亲情的执着

有一天,我和同修约好晚上去某地发真相资料,救度那一方众生。我问丈夫去不去,他说不去,太累了,因为白天在店里忙了一天。我说:你去吧,多么神圣,救人是多了不起的事啊!他同意了,到达目地地,丈夫和女儿一组,我和外甥一组,同修自己一组,说好发完这栋楼回到车上,再到别处去。

过了一会,我和同修前后回到车旁,丈夫和女儿没有回来,又等了一会,同修到那栋楼喊女儿名字,接着又到邻近几个楼喊了一遍,还是没有,我心里有点慌了,负面思想一个劲的往外出:他们被绑架了吗?被抓了?有蹲坑的?丈夫和女儿真的被绑架了,挨打怎么办,女儿才十多岁,怎么办?这时突然意识到这个念头不是我,不能随着负面思想走,这是我的亲情该去掉了,一切师父说了算,谁也不配迫害。我开始正念对待,念动师父给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接着找,接着喊,还是没有,或许回家了,让同修开车回家看一看,我和外甥原地等待,时间过去一个小时了,这时已夜里十一点多了,楼群里有些黑,我握着十二岁小外甥的手,坐在地上,开始找自己:我为什么心里还是不稳,那份担心还在;有亲情在就不可能百分百的信师信法;我让他们来的目地不纯吗?有私心吗?希望丈夫和孩子有威德吗?一概否定,不承认。我在心里不断的念着“我是修炼人,我是修炼人,我是修炼人”。如果丈夫和孩子不回来,我也会平静的回家学法,他们有他们的路,我有我的路,买卖也不想了,什么都不想了,一切听师父安排,“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过了一会,前面出现了两个人,走近了,看清了,丈夫和孩子回来了,资料都发完了,这一刻,我知道,在中国有多少妈妈在经历着相同的这一刻。

感恩大法

我的家庭因为修大法幸福美满,店里的生意由原来的赔钱到修炼后的蒸蒸日上,丈夫腰病默念大法好痊愈,女儿修大法乖巧懂事。爸爸修大法戒掉酒瘾,再不与妈妈吵架,妈妈也心宽体胖,弟弟两次出车祸,师尊保护,安然无恙。姑妈修大法从体弱多病到无病一身轻。表姐修大法由子宫有病不能生小孩到奇迹般的生了小千金。我们一家人都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面对邪党的诽谤,诬陷,各自做着力所能及的事,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有缘人都能修炼。

我还有很多的人心,我要早日去了这些人心,多救人。

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无私的帮助!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