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师父保护我就没命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这事过去已经快二十年了,但对我来说,依然犹如发生在昨天。

一九九五年春天的一天,我和于新(化名)两人开着钻井机,过江到隆胜去打井。完工回来的路上,于新把钻机开上了大坝顶。大坝顶面有四米多宽,常有农机车在上面行驶。上了坝顶后,他把钻机停了下来和我说:“今天不知咋的,老觉得手不得劲,你开吧!”

我上了钻机向前开,他站在车上,手把着钻机桅杆。大约向前开了三、四百米,发现前面路面变窄了,路面上还有不少积水坑。我为了躲前面一个大水坑,就向左打了一下舵。由于有水,路面很滑,钻机左前轮一下子滑出了路面。

我急忙踩刹车,可是鬼使神差,忙中出错,一下子踩到油门上了。不得了了,钻机嗷的一下子冲出大堤顶面,顺着坝背坡冲了下去。于新一看钻机冲出路面,就一个高跳跳了下去并大声喊道:“老张!老张!把住舵!”当时我也意识到:钻机不能斜着向下冲,得正过来,于是我死死的把住舵,硬是一把把钻机正了过来。这时钻机象脱缰的野马,蹦着高向下冲,越过坝脚的农用车道后,一头扎進了道下边的稻田里,前的车轮扎進土里有四、五十公分深!

我紧忙下了车,还好,钻机停的很正,这个大斜坡从坝顶到钻机停的位置,足有二十五米。于新跑下来了,周围灌水整田的稻农,一看有车出事了也都跑了过来。大家一看我没什么事,钻机也挺好,都觉得惊奇。村民叫来两台农用车,在大伙的齐心帮助下,把钻机拖上了农用车道。我俩对大家深深地谢了又谢!大伙散去后,我们刷了车,把钻机开过江桥回到驻地。

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很清醒,不惊不慌。这全都是因为我修炼了,师父保护着我的缘故。事隔多年,每当想起此事,我就会向师父合十。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后果可想而知。弟子决心紧跟师父,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