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癌症痊愈 铁钩击头头未伤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被病魔折磨的死去活来,在生命已到绝境之时,什么重度精神衰弱、枕大神经痛、严重贫血都来了,而最折磨我的是重度慢性急发型咽喉炎。

因为我是教师,咽喉是我教书育人的工具,病发时,咽喉肿痛、失声、无法讲课。往往这时,其它疾病也随之而来,什么鼻塞、头痛、咽痛、喉肿等病痛齐发,折磨的我终日昏迷不醒,气短乏力。中药、西药、针剂、粉剂交替使用;县医院、市医院、省医院都去看了,十几年来,来来去去,年复一年,不知诊疗多少回,住院多少次,不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最后一次住進省城一家大医院,主治医生诊断:属咽喉癌病变症状。经三个多月的治疗,病情有所缓解。出院时,医生告诉我:回家好好休息,静心调养,不要来回奔波,切莫心焦急躁。这不是告诉我生命已到了绝境吗?

修大法 癌症消失

就在我失去生存希望的时候,也就是九七年二月,在有缘人的引领下,我喜得法轮大法,幸遇恩师。在我学法炼功不到两月时,在我身上出现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那天,我从学校骑自行车回家,一上路就想找厕所,拉出来的有白色的、浓浆状的、带血丝的粘稠状物质,学校距我家八华里路,找厕所不止八次,那真是拉的一塌糊涂。

我心里知道这是好事,记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我洗浴更衣,在师父像前点了香,长跪不起,跪谢师恩。

说也神奇,自那以后,我一身的病不医不药不翼而飞,走多远的路都不累,骑自行车简直就象有人推着跑一样,身体没有轻重的感觉。我明白,我不能只用感激的话语向师父感恩,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会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真修实修自己,返本归真。

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在一家钢厂打工。一次,厂里运回一大车废钢筋,货车有四节车厢长,四层车厢高,满满一车,七十多吨长短不一的废料钢筋,需用人工卸货。

我们一起有八人,爬上顶层车厢,一根根的住下抛。因车太长、太高,最高一层的每节车厢都有用一根带有铁钩的铁链子将两侧墙板锁住,铁链子一端固定在锁车厢的钢柱上,另一端拴有能拧松、拧紧的约重一千克的大铁钩,牢牢的锁在另一侧的墙板上。卸货前,往往将钩拧松,使铁钩和铁链子垂吊在一侧的钢柱上,以方便丢钢筋。

当货卸到三分之一时,就要将那一层墙板下掉。谁知,就在有人抽开一节墙板的锁闩时,因墙板太大太重,“哗”的一声翻下去,正好打在垂吊在锁柱的铁链子上,铁链子带钩一下子弹了起来,以圆周运动的方式飞速的甩了上来,正巧砸在我的头盖骨上,“砰”的一声,铁钩子又弹回去了。

这时,周围的人吓的惊叫起来,几个人跑拢来,抱住我,老半天不知说什么,只是傻着眼看着我……

当铁钩砸在我的头盖骨“砰”的一声的那一刹那间,顿觉好似一根钢筋从头顶直插心脏,一股夺命般的剧痛使我几乎要死去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闪出一念:我有师父、有大法,不会有事的。实在神奇,此念一出,那种钻心透骨的剧痛,瞬间消失。

这时,我真的哭了起来,因为我心里明白: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又一次生命。

抱住我吓呆了的几个人,突见我哭了起来,同时还能喊“法轮大法好”,却都笑起来了,接着,连忙看我的头顶,只见头顶除了凹下去一个小坑,没有血,连头皮的颜色都没变一点。

转眼间,他们又是一片的茫然:这么大的铁钩,从车墙那边弹起来甩到这边来,那么高、那么重的铁钩砸向头盖骨,而头盖骨没有破裂,只是凹下去一个小坑,人却一切完好,这简直是太神奇了!这么重的铁钩莫说是砸人头盖骨上,就是砸在一块顽石上,顽石也会粉碎的,法轮功太厉害了!法轮功的师父是活佛转世度人的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