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来流血的黑土地

龙江风骨(8)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日】(接前文)

四、十五年来流血的黑土地

历史的大戏就这样开场了。在法轮大法洪传中修炼受益的人们无不感恩师尊和大法,然而师父被中共政府通缉,大法被无端地“取缔”,所有的修炼人被告知必须放弃修炼,否则声名利益会有毁灭性的损失。

正邪、善恶的较量中,这群修炼的人无可推卸地挑起了证实法轮大法好、讲真相的重担。此后的十五年间,这个具有觉者风骨的群体,演绎了一段从古到今从未有过的悲壮的历史,无论怎样艰苦、酷刑加身,法轮功学员敢于去面对,不言放弃。为了给世人一个机会,客观、全面地认识法轮功,为了卫护佛法真理,很多修炼人付出了一切乃至生命。

图片:归途
图片:归途

(一)中共残暴人间变地狱 进谏访民血洒京城路

中国大陆连续发生一起起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草菅人命的恶性暴力事件。二零零零年三月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中国代表竟公然宣称现在中国的人权状况处于历史的最好阶段。

然而,仅黑龙江一地就有数万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在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中有265人进京上访,全部遭到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坚持说句真话竟让人惨死京城无回路。据统计上访期间遭虐杀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九人。

案例一 上访警察的惨死

孙继宏
孙继宏

2002年2月4日孙继宏(右)在广场和平请愿
2002年2月4日孙继宏(右)在广场和平请愿

孙继宏:男,四十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原桦南林业局林场派出所警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孙继宏与妻子袁和珍多次被非法关押,释放后,他们被迫夫妻双双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北京法轮大法日)孙继宏走上天安门,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被天安门警察关在天安门派出所。当孙继宏告诉天安门的警察“自焚”是导演出来的,那警察竟然说:导演出来也是为了共产党的统治。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晚六点左右,孙继宏在北京丰台玉泉营立交桥换车时,被丰台公安分局绑架。九月二十九日孙继宏被持续不断的酷刑致死。北京的警察坦白地说:“被打得不行了,还说大法好!真有‘钢’。”

家属见到孙继宏遗体时,发现脸被涂了一层厚厚的粉状物,根本就无法辨认。头肿得很大已变形,眉心处有一个洞,左眉角被划破一个口子,右边面部有六个圆形洞,象烟卷一样粗的东西捅的,或者是粗钢针扎的,肉都穿透了;额头、两个眼眉中间、下颌、脖子用烟头或者是别的东西多次烧伤,面积很大,烧的很深,两肋,后背,腿多处有伤,惨不忍睹。太阳穴一侧有一个大伤疤,已认不出本来面目。孙继宏的遗体于十月六日上午十点左右被强行火化。

案例二 林女士命殒驻京办事处

林令梅
林令梅

林令梅,三十岁,勃利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她和妹妹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路。五月十三日这天是“法轮大法日”,姐妹俩一大早去了天安门广场开始炼起了庄严美好的法轮功功法。她们的举动立刻招来一帮警察,将她姐俩移交给了七台河市驻京办事处。在京七宾馆三零八房间,姐俩受到办事处人员的拳打脚踢,被铐在铁床上。

五月十四日下午,勃利县林业局派出所进京接林令梅,可这些人下飞机后先去游玩。到达驻京办事处时,林令梅已经死亡,林令梅死时的姿势是双手铐着,仰面朝天后背插在铁栅栏上,惨状目不忍睹。

北京天坛医院太平间的冰柜里,亲人们见到了林令梅,遗体一丝不挂:林的瞳孔并没放大,大腿内侧一个缝了两、三针的口子、胳膊小臂处有撸伤、脖后颈处有一些小红点、后腰部有一块青紫瘢痕、胳膊腕处有针眼。

亲属要求说明林令梅的死因,有关人员避开话题,草草将遗体火化。

案例三 四次护法 客死京城

李文睿
李文睿

李文睿,男,三十七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毕业于哈尔滨市工业大学动力工程系,生前为哈尔滨市外贸局广告部经理。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李文睿第四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十一月五日晚,李文睿的妻子接到他的电话,说他仍在北京,靠打工生活。十一月八日,家属接到公安的通知,称李文睿已在北京拘押期间跳楼自杀身亡。

噩耗传来,举家震惊。李文睿的妻子在北京看到丈夫遗体时,只见后脑骨塌陷,七窍流血,后背有青紫伤痕。

家属不相信文睿会跳楼自杀,因为前几天他还从北京打电话回家,询问女儿想要买什么样的玩具。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哈尔滨公安局给外贸局一份内部公安文件,其中有如下内容:北京公安局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在北京天安门抓捕了一批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李文睿,被送到北京市门头沟公安局审讯。在审问材料中警察问李文睿来北京干什么?文睿答:因为我认为法轮功是正法,政府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撤销对李老师的通缉令;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在审讯结束后,李文睿拒绝在审讯记录上签字。

案例四 四天致死人命 遗体他乡火化

张维新
张维新

张维新,女,大庆市油田安装公司三处职工,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六日进京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二十九日北京来电话让去接人。三十一日下午,去的人打电话回来说张维新在返回途中身亡。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张维新女士在天安门广场打真相横幅时被绑架,劫持到北京大兴县看守所。和张维新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一位学员证实说:八月三十日上午有一辆黑色轿车,来的人把我俩从号里提出来,一个司机,一个便衣,把我俩送到北京太阳岛宾馆左侧房间里,当时宾馆里有两个一胖一瘦的人接待我们住宾馆一号房间,屋里有两张床,床上还铐个手铐,他们把我打的真相横幅放在屋内抽屉里。下午两点多,从屋外进来从大庆来的两个彪形男人气势汹汹,一进屋气得说,在火车里一直站着。说着拿手铐立即冲张维新去戴上手铐,并将她推着带走。

三十一日下午,去接张维新的人打电话回来说张维新在返回途中(沟帮子)身亡。年仅四十四岁。大庆市公安系统去了二十多人。其遗体在沟帮子被火化,家人拿到的是骨灰盒。

案例五 去世前被灌浓盐水

王秀英
王秀英

王秀英:女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修炼。原住哈尔滨市道外区南坎头道街。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她和一位同修再次进京护法。王秀英五月十三日被非法抓捕关在崇文区角门看守所。在看守所王秀英和另一同修向看守所提出四条要求,其中包括:要求和看守所所长谈话、学法炼功、无条件释放等,并用绝食的办法,用生命向政府呼吁。可是,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要求置之不理,看守所所长以工作忙为借口拒绝和法轮功学员谈话。

王秀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管教让人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浓盐水,九天中被强行插鼻管灌食六次,其中五次是浓盐水。致使王秀英出现严重脱水症,陷入昏迷状态。看守所的警察叫喊:灌,只要死不了,有口气就行。

五月二十二日晚七时,王秀英在北京滨河医院去世。年仅四十五岁。

(二)无辜陷囹圄生死瞬间 慈悲唤世人浩气长存

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实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等邪恶灭绝政策。近十五年中伤害了多少修炼人,就为了一句话:炼还是不炼。万家劳教所的恶警对不“转化”的学员有一句威胁的话叫“站着进去,躺着出来”;佳木斯监狱的邪说是:“教育感化,不服?电棍镐把,不转化就火化。”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施暴的不计其数,被关押一个月内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38人,有的关押几小时或几天就被迫害致死。限于篇幅,仅举部分案例。

案例一 佳木斯铁路派出所三小时致死人命

赵国新
赵国新

赵国新,男,生于一九六四年 原鹤岗市新华造纸厂职工,后从事个体经营

修炼前赵国新曾患有严重的腰脱臼重病,一动就错位,又有工伤无法上班。修炼法轮功后,两种伤病不翼而飞。他努力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在新华农场,凡是熟悉他的人,都对他赞不绝口,称他为百里挑一的好人。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八日,赵国新在佳木斯火车站因携带大法资料被铁路公安处查出,父女俩被带到佳木斯铁路派出所审问。因他拒绝说出资料来源、不说姓名和地址,身份证被抢走。他女儿在一名女警监视下去了一次卫生间,大约二十分钟后回来,见其父赵国新倒在地上。送去医院抢救,医生确诊脑主干出血十毫升。三个小时后,赵国新含冤离世。后来咨询律师,说是重物击打造成的。但佳木斯公安处推诿责任,并在赵国新出殡这一天出动警力,许多便衣混在人群中,还在他的邻居家蹲坑。

案例二 疑似灌食致死遗体被冷冻

徐志成
徐志成

徐志成,男,四十四岁,中专毕业,鹤岗市矿务局南山煤矿工程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徐志成再次被南山公安分局六号派出所恶警从家中劫持。二十六日,徐志成被送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因其绝食抗议,遭到恶警带上支棍进行身心摧残。徐志成从九月二十六日至十月二日一直绝食抗议,看守所每天给其灌食一次,所灌食物是半袋或一袋食盐加玉米粥或豆粉,灌食后徐志成生命出现危险,

在押人员曾三次报告管教告知徐志成命危,无人理睬。

当晚零点三十左右看守所看人不行了,才送徐志成去医院。十月三日早得知徐志成已死亡。徐志成的遗体被冷冻在第二看守所解剖室内。在徐志成的脸部和身体有多处瘀血,鼻子和嘴都有血迹,身体也有伤痕。

案例三 扒衣服浇冷水冻当天致死

何华江
何华江

何华江,男,四十二岁,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大庆采油六厂四矿材料员。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何华江正在单位上班,大庆市让区庆新派出所恶警耿永灵、李志友等和四矿领导、保干张新友将他强行绑架。下午高洪刚等七、八个恶警将何华江用车拉到他家楼前强行闯入何家,将他家中的大法书籍、资料、光盘等全部抢走。

恶警掐着何华江的脖子拳打脚踢往车上推, 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何华江被恶警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一进这个黑窝就被单独关到禁闭室,逼迫他放弃修炼。何华江拒写所谓的“悔过书”,当晚上在一楼洗漱间,犯人们开始酷刑折磨何华江,扒掉衣服,把他绑在铁椅子上,嘴封上,开着窗户,用水管对他不停地浇冷水,中间有时还推到外面冻他,恶徒王庆林叫喊:“你写不写?你听没听见?……”副大队长张明柱咆哮着:“不要住手,给我浇!看你还炼不炼了,叫你知道我是谁”。

何华江痛苦的惨叫声至深夜十一点多钟越来越小,最后连微弱的呻吟都没了,何华江被虐杀离开了人世。

案例四 恶警掩藏罪恶灭口

吕丽华
吕丽华

吕丽华,女,四十三岁,原住哈尔滨市道里区。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一早,哈尔滨市动用大批警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抓捕。吕丽华被绑架至哈市第二看守所,不到九天,十月二日晚七点多送医院时已经死亡。

据知情者透露,吕丽华的脸部、胸部、后背等多处被打成紫色。在吕丽华几乎不能动的情况下,恶徒们看实在逼不出口供,又怕成为揭露他们罪恶的证据,就开始杀人灭口。遗体七年后被逼火化。

案例五 专业人才遭逼供 一天一夜被夺命

刘洪超,男,五十九岁左右,修炼法轮功后重病康复。

刘洪超精通微机技术,计算机科科长。为了用亲身经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刘洪超依法去北京上访。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被爱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徐崇峰等恶警戴手铐劫回当地,非法关押在黑河市看守所。不久被爱辉区法院枉判三年,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三监狱。

三年冤狱回家后,爱辉区610等部门多次打电话、上门骚扰。二零一一年一月黑河市爱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到刘洪超家,将其带到公安局要求“配合调查”。三月十九日刘洪超被非法审讯了一天一夜,二十日下午二点回家后离世。

案例六 四把牙刷插阴部 多种酷刑九天死

郝智梅,女,六十一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逸夫小学退休教师,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晚,郝智梅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刑警大队的恶警绑架,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十八日晚上郝智梅被非法提审,恶警认为郝智梅是齐市的“头儿”,对她上了几十种酷刑迫害,最邪恶的是用四把牙刷插其阴部。

八天后的二十四日,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新江路派出所通知其家属,称:郝智梅因“心肌梗塞”死亡。 恶警警告其家人,给郝智梅换衣服及出殡时,所有人员不准携带照相机、手机等物品。

案例七 派出所匆匆火化遗体

张富
张富

张富,三十二岁。原住佳木斯市郊区沿江乡,一九九五年七月修炼法轮功。两次走向天安门证实法,张富曾拿过来打手们要他写保证放弃修炼的纸和笔,写下了“法轮大法无罪”!“修炼无罪”!在棍棒之下为大法进一步申诉。张富舍尽一切维护大法,使监狱里遭受魔难的功友们受到鼓舞和他一起抵制邪恶。

二零零零年九月份第二次进京,当地政府怀疑张去了北京,责令派出所命令张每天到派出所报到,逼迫他写保证书。张富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死于佳木斯市郊区沿江派出所。当局封锁消息,派出所匆匆火化了遗体。

案例八 两天被虐杀 公安局胆虚拒公布死因

郑丽波,女,五十一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由于当地大法真相资料点被破坏,七台河市610恶徒疯狂抓人,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郑丽波被绑架到七台河市公安局。邪恶之徒大施淫威,对她使尽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手段。四月十四日,仅仅两天时间,郑丽波就被迫害致死。

案例九 活着被放进冰棺冷冻

程学善,男,六十四岁,同江市金川乡金川村人,一九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程学善
程学善

程学善曾三次被送往劳教所。回家以后,程学善身体很快恢复正常,他常常骑自行车上别的村子讲真相、发资料。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上午,程学善再次出去散发真相资料,在抚远县被恶警抓捕。当天下午,金川派出所王伟华带了五个人手拿了电棍、胶棍闯到程学善家,按住程学善的妻子和长子到处乱翻。后来同江市的几个恶人也赶来了,穿着鞋上炕翻到所有的私人物品全部抢走。

四月十二日家属接到通知说程学善“死于心肌梗死”。噩耗传来,程学善的妻子和长子一行人赶赴抚远,抚远有个姓徐的副局长拖延时间不让见遗体。一直到了晚上五、六点钟才被领着去了太平间。当时程学善被放在冰柜里,只给露了上半身。程学善的长子在《回忆我的父亲》一文中写道:“父亲脑袋仰壳悬着,闭着眼睛,躺在冰柜里,鼻子左侧皮肤破裂。我用右胳膊把父亲脑袋抱起来,刚抱起脑袋来,父亲双眼慢慢睁开一半,又合上了。我们看到了,我说爹没死,爹没死啊!”、“不到两分钟时间,我们就被拖开拉走了……”

短短一个星期时间,健壮的程学善变成了一把骨灰。

案例十 双城公安局把他定为第一号迫害对象


吴宝旺

吴宝旺,男,三十五岁,哈尔滨市双城区青岭乡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上九点多钟,当地政府书记张连峰勾结恶警闯入吴宝旺家抓人,第二天送入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吴宝旺绝食抗议迫害。邪恶之徒抬着吴宝旺出去灌浓盐水。

吴宝旺被抬回来时不停地说:不许迫害法轮功学员。管教把牢门打开,把他送回六号监。大家都围过来说喝点水,把盐水洗出去。他喝了几口,可是没有吐出盐水。几分钟后吐很多血水,几分钟同屋的人见他眼珠往上翻。一个小时后被看守所送往医院,后看守所称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公安局欲强行火化遗体,家属坚决要求验尸,最后经法医检验:气管被打断,两耳黑紫、浑身黑紫,胃里肠子里全是血,惨不忍睹。吴宝旺含冤而死后,家人无处申诉,现家中只剩下妻子和年迈的母亲无人照顾,没有生活来源。

案例十一 家人拒绝签字的情况下,恶警将人火化

郑文芹
郑文芹

郑文芹,女,四十二岁,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文工团会计。家住肇源镇。郑文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本县公安机关传唤、恐吓、送洗脑班、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郑文芹与法轮功学员冯金波在大庆被恶警绑架至萨尔图区公安分局,被上大挂等刑讯逼供三天后,由肇源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领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天后转至肇源县看守所。郑文芹始终以绝食抗议迫害。在肇源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五月二十二日因被暴力灌食导致死亡。

家人见郑遗体多处红肿瘀紫,法医解剖结果为所谓缺氧而死。当家人质问,死者身上多处瘀伤分明是酷刑迫害时,肇源县看守所竟推说他们未打郑文芹,是大庆萨尔图公安分局打的。恶警在家人拒绝签字的情况下强行火化。

案例十二 关押两天致死

崔存义
崔存义

崔存义,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五月,崔存义被牡市东安分局非法抓捕,送到阳明分局南山派出所,被南山派出所残忍迫害致死,既无口供又无笔录,就这样被迫害致死。崔存义身体被打得遍体鳞伤,经法医解剖验尸,肋骨被打断五根,其中一根被打断成三段,另一根被打断成二段;肺部全黑,眼睛红肿,腿部全黑,惨不忍睹。

公安先扬言说其自杀,后又谎称心脏脱落而死,五月十五日才通知家属。对崔存义遗体先后做了两次法医鉴定,黑龙江省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做出的结论。鉴定报告至今不给家属,不让家属录像、照相、复印。家属长年多次到政法委,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省有关部门上访,多次进京到国务院、高检、中纪委等相关部门上访没有任何结果。

案例十三 非法刑讯致死 至今拒通知家人

王洪刚,男,年龄未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洪刚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七处第二看守所提审时迫害致死。公安当局封锁消息,至今也没有通知王洪刚的家人。

哈尔滨市610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十二月三十日向记者证实了王洪刚的死亡,他并说,因“具体管这件事的人现在不在,所以有关王洪刚的死亡的详细情况说不清。”

案例十四 被灌进了两瓶“芥末油”加“摩托帽”憋闷而死

叶莲萍,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恶警劫持回牡丹江市铁路看守所。二十八日夜至二十九日凌晨,叶莲萍被恶警灌进了两瓶辛辣的“芥末油”,并被用塑料袋子套住整个头。这是恶警折磨人的方式,恶警称之为“摩托帽”。随后传来叶莲萍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