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案荒唐开庭三天 孟繁荔被加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至十九日,历时三天,建三江当局故意在偏远的前进镇非法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石孟文(男)、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他们四人均是今年三月末“建三江事件”中的受害人。

建三江法院本身设有刑事法庭,他们为了折腾当事人,把庭审地点设在建三江下属的一个偏远地带--前进镇农场。前进法庭是审理民商事案件的法庭。非法庭审第一天结束后,把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三人,又劫持回车程四、五个小时三百多公里之远的佳木斯看守所。第二天早上又被从看守所带出来,上午九点一到前进法庭,三人均疲惫至极,李桂芳和孟繁荔被弄到旁边的一间屋子里静点输液。

到了非法庭审的第二天晚上,三人已是头晕目眩、意识不清,实在无力支撑。第三天,孟繁荔一路上是躺着去的。三天折腾下来,孟繁荔的身体血压升高一百八,心脏区非常疼痛,夜里不能睡觉。看守所的医生都非常害怕。

一、何为“建三江事件”

二零一四年的三月二十一日,建三江公安局二十多个便衣警察,在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暴力绑架七位公民和四位律师,非法拘禁酷刑折磨致四位律师共被打折二十四根肋骨,使三位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至今九个多月。

在十二月十七日建三江法院又对她们四人非法庭审。整个庭审过程建三江当局公、检、法相互勾结,处处违法,用流氓手段设卡阻挠律师和家属进庭,法庭更是无法无人性,执法犯法,随心所欲,可见,建三江当局预谋在先,妄图对四位当事人非法判刑。

“建三江事件”的根源是邪恶的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它位于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境内。青龙山洗脑班是以用酷刑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恶名昭著的非法机构,因抓人无需手续,关人没有期限而被外界称为“黑监狱”。自二零零零年以来明慧网报道了八十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此洗脑班迫害累计一百零七次的案例,受害人来自各大垦区,其中建三江管理局最多,年龄最大六十九岁。另外,八十人中,有十二人被“法制教育基地”关押时间超过半年,二十人被关押两次以上。

当事人孟繁荔是建三江事件的直接受害人之一。她曾被青龙山洗脑班非法拘禁八十二天,遭受酷刑折磨。出来后,到建三江检察院和黑龙江农垦总局检察院控告无果,依法聘请律师于三月二十一日在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和四位维权律师一同被绑架。律师被释放,孟繁荔和另三位法轮功学员李桂芳、王燕欣、石孟文继续被迫害至今。

孟繁荔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体情况极度恶化,高血压一直在发作,现在又出现双耳失聪,一点听力都没有,律师会见只能用笔进行会话交流,而且一只眼睛视物不清,现在建三江法院又在非法开庭期间加重迫害她们四位合法公民。

二、建三江施压、恐吓家属

孟繁荔的姐姐到建三江前进法庭,去旁听对妹妹孟繁荔的非法庭审,在法庭门前却被劫持到警车上,陪同她的两个朋友金凤、徐姨也一同被劫持。她们三人被警车拉到建三江前进公安分局,金凤、徐姨被建三江前进公安分局关了一天。孟繁荔的姐姐在十七日上午被建三江国保大队的刘长河叫走,随即被带到法院参加旁听。孟繁荔的姐姐被他们的恐怖场面吓坏了,她看到街上路口到处都是警车、警察和设的关卡,连住宿都有人跟踪监视,建三江当局的违法行为,使她特别害怕,她本来就身体不好,再加上惊吓,身体承受不了,于第二天当晚就回来了。

回到家后,骚扰就跟上来了。首先是孟繁荔其姐所居住的兴城社区主任,带着佳木斯政法委的人到她家里去,问她事情经过,又威胁她不要再管孟繁荔的事了,还让她写了一个事情经过的书面材料。之后,派出所的警察又到孟繁荔的姐姐家去骚扰。

孟繁荔的父母离世早,和她姐姐相依为命。孟繁荔的姐姐是非常心疼和牵挂妹妹的,她也非常清楚妹妹是一个善良的人。但是当她看到建三江当局庭审期间不讲法律、公然耍流氓的丑恶行径。孟繁荔的姐姐吓的一再声称再也不敢管妹妹的事了。

三、人类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

“建三江”事件走到今天,谁正谁邪,一目了然。正邪较量中被淘汰的都是邪恶小丑,共产邪党作恶多端,上天一定要灭之。跟党走下去就是一个陪葬者,共产邪党来到世间的目的就是毁灭众生,胁迫众生和它犯罪一起下地狱。“建三江”案就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建三江”案背后有各层官员在操控指使建三江的警察、检察官、法官来犯罪,让你们将来当它的替罪羊。如果你们不识正邪,还随着邪恶参与迫害法轮佛法的修炼者,都必会被上天清算。建三江事件的幕后操控着,农场总局邪党委书记隋凤富坐在权力的宝座上,他不会想到自己被调查,这么快就步了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等人的后尘,现在哭也来不及了。上天给过他们足够的机会,他们没有珍惜。

现在建三江每一个环节参与的人,你们还有机会,那是神慈悲你们,不抓住真的就完蛋了,恶报或灾祸会不期而至。清算已为期不远,你们再走下去,一点机会都没有了。现在“建三江”案有极好的机缘摆在你们面前:目前四位当事人已超期羁押,你们可以变更强制措施放人,或依法撤案放人;律师控告你们庭审违法,呼吁你们立即释放四位当事人石孟文(男)、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这些都是上天在赐给你们最好的良机,是上天网开一面让你们从罪恶中解脱出来,救赎你们自己,动什么念,怎么做,上天帮助你的时候,你自己得做出选择。那就是在摆放你将来的位置!

上天已赋予你们制止迫害的位置、能力和条件,你能善用手中的权力:帮助善良,支持正义,惩办邪恶,必将利人利己、功德无量,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你一定会看到这也是你生命的永远的荣耀和荣幸。愿你们万分珍惜!

事件回放经过

(一)孟繁荔在青龙山洗脑班遭受八十二天迫害的经历

那是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孟繁荔正在家中吃早饭,家中突然闯进一伙穿便装的警察。为首的是江川农场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教导员胡志国,副局长胡振富和警察张玉滨,和一帮年轻的警察。这些警察命令孟繁荔穿上衣服跟他们走一趟,孟繁荔说:“我哪也不去,我又不是罪犯,为什么要跟你们走?”这些警察不由分说,一拥而上架起孟繁荔就往外捞,孟繁荔死死地拽住门边,他们用暴力把控告人往楼下拖,撕扯中孟繁荔的鞋被踢掉。整个过程没出示任何证件,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连原因也没告知亲属。

孟繁荔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非法关押八十二天。在这期间洗脑班主任房跃春、帮凶陶华等用各种手段强迫孟繁荔放弃信仰。他们强迫孟繁荔蹲在一个房间的角落,由包夹看着。到了晚上孟繁荔血压升高,头脑发胀,腰酸腿痛,瘫软在地上,陶华和工作人员房秀梅,三个打手拿来一个木头椅子,把孟繁荔架起来把脸往椅子的楞上磕,还拿来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往孟繁荔的屁股底下塞。晚上由两个打手朱少鹏,周景峰把她拖到没有监控,远离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大会议室开始实施酷刑迫害。朱少鹏、周景峰、房秀梅三人把孟繁荔的两手戴上手铐,分别铐在两个椅子上,站不起来,蹲不下去。他们试着怎么能给孟繁荔带来更大的痛苦,一开始把她塞到桌子底下,又拉出来,用语言侮辱她,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往她脚底下塞。一会儿喝得醉醺醺的金言鹏回来了,把他那一百九十多斤体重的身体骑坐在孟繁荔的身上。为了不让孟繁荔坐地下,不时把她瘫软的腿立直。房秀梅和另一个打手分别坐在两个椅子上,两个人同时用力往两边抻,孟繁荔顿时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他们却吃着熟食、喝着啤酒悠闲的欣赏着孟繁荔痛苦的表情。

房秀梅和打手们还不时活动控告人的双手,隔着毛巾手铐深深地勒进肉里,孟繁荔的双手已呈黑紫色,剧痛伴着麻木,双腿酸痛,心脏撕裂般的痛,汗水沾着满脸乱发,衣衫不整,被他们迫害得已不成人形。经过六、七个小时的酷刑迫害,孟繁荔的身心承受到了极限违心地答应了他们写“三书”。这时房跃春进来说:“还不够劲,还得整她一会。”这样他们又持续迫害了孟繁荔几个小时,才把她放下来。由房跃春口授,强迫控告人写了“三书”。整个过程都是房跃春幕后指挥,由陶华、房秀梅、周景峰、金言鹏、朱少鹏实施迫害。

(二)依法维权受阻 “两级检察院”不作为

孟繁荔出来后,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迫害公民家属、亲友和律师到建三江农垦区人民检察院两次,递交控告材料,亲诉青龙山洗脑班(人称黑监狱)的主要责任人和相关责任人非法拘禁罪等。但建三江农垦区人民检察院拒绝立案,还弄一些警察和便衣跟踪律师,在宾馆监视律师等。

孟繁荔看到建三江检察院对青龙山的违法行为拒绝立案,搪塞推诿,就到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农垦区分院进行控告,希望省农垦检察院关注青龙山洗脑班的严重违反犯罪事实。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下午,孟繁荔和十余名被害当事人及家属向黑龙江省检察院农垦区分院,递交个人控告青龙山洗脑班非法拘禁的控告信,并口头控述了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所遭受的重大伤害。还自己亲自演示了在青龙山洗脑班遭受的抻刑等酷刑折磨。接待的检察官姓胡,副检察长钱玉珉。将孟繁荔的控告信全部收下,并认真做了记录,表示一定调查并向上级反映此事,一直到二零一四年的三月份也没给任何答复。

(三) 依法聘请律师维权 在建三江宾馆被预谋报复绑架

由于地方、总局两级检察院不作为,在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孟繁荔和聘请的律师及十几位曾遭受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受害人,到青龙山洗脑班依法进行交涉,要求释放被关在洗脑班里面的人。去青龙山门前正义抗争无果,只好准备次日再到建三江检察院控告。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孟繁荔等当事人刚到宾馆二楼就发现有跟踪的,看到他们敲门,跟踪的人就开始打电话。进入房间后,就冲上来二三十个警察,他们没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人介绍自己的身份。只见其中一个高喊,把他们带走。这些警察不由分说冲进房间对屋内人施行暴力“执法”。王燕欣被四个警察抬到楼下,在宾馆的门口僵持了五六分钟,被警察硬塞进警车。李桂芳被警察架到楼下,塞进警车后给警察讲真相,一个三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的警察朝着李桂芳的脸挥拳就打,一边打一边说:“你闭嘴。”李桂芳告诉他:“我比你母亲的年龄都大,你怎么能打我呢?!”这个警察说:“你再说,我还××打你。”孟繁荔也被警察架到楼下,塞进另一个警车里。这时看到律师和其他人也被警察暴力劫持到楼下塞进警车,分头拉走。

二十一日从早上八点多到二十二日的凌晨,不断地换人提审。孟繁荔和另外两人被关到楼下的警区。孟繁荔对一个四十多岁干部模样的警察说:“我们是去青龙山行使公民的合法权益,纠正洗脑班的违法犯罪行为,你们不去查真正的罪犯,却把我们这些受害人关在这里,你们这是执法犯法。”这个警察疾言厉色的呵斥孟繁荔:“你闭嘴!”下午两个警察(一个四十多岁瘦高个,一个三十多岁)提审孟繁荔,主要抠问谁是组织者,怎么跟律师取得的联系。

到了晚上,把他们这些人都关押到二楼的一个大会议室,晚上她们就在这坐了一宿。孟繁荔发现自己的兜子里少了一百元钱,因为兜子一直都在警察手里。孟繁荔对一个领导说了此事,这个人一再抵赖,说:“不可能,是你记错了。”

二十二日上午,不知哪的警察来了,强行把孟繁荔等人弄到卫生所体检,拘留单上写的,拘留十五天,下午又把孟繁荔和另六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同江看守所。

在同江看守所体检时,孟繁荔、吴东升和丁惠君血压都非常高,孟繁荔高压一百八十,吴东升和丁惠君高压都到达二百多。同江看守所怕担责任拒收,同去的建三江警察一再交涉,又把三人再次拉到医院从新体检,血压还是高。这个警察被上级授意(打电话询问)多给看守所钱,让同江看守所把人收下。之后他们把孟繁荔、吴东升和丁惠君三人关押在同江中医院里,在医院里两个警察日夜看守。

期间建三江警察于文波伙同黑龙江省公安厅杨姓(杨波)副厅长,中等个,戴眼镜,穿便衣,去医院提审两次。杨很伪善,引诱法轮功学员说出谁通知去的,怎么和律师联系的,欺骗说没多大事,关几天就放你们回家了。直到十四天后把孟繁荔和丁惠君劫持回同江看守所,(其中吴东升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让家人接回)。到了同江看守所,由全副武装的警察把她们拉到佳木斯市中心医院检查身体,当晚把四人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和陈冬梅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并转为刑事拘留。在佳木斯看守所入所检查身体时,李桂芳因身体不合格,被重新拉回中心医院体检,但最终还是被强行劫持回看守所非法关押。孟繁荔血压居高不下,建三江警察扔下五百元的药钱,强行把人关进看守所。

(四)看建三江“国保”对孟繁荔加害的证据是怎么拼凑的

孟繁荔被绑架后,孟繁荔的姐姐听说孟繁荔在同江医院生命垂危,拖着自己的孱弱的身体(她曾发生过脑出血,昏迷好几天,留下后遗症,现在身体自理都很难),坐车艰难到同江医院去看孟繁荔。一个警察接待的,他欺骗孟繁荔的姐姐说:孟繁荔没什么事,她姐姐提出要看孟繁荔,警察请示上级后说不让看。

孟繁荔的姐姐无助又痛苦地回来了。回家后,她一直惦记着自己善良的妹妹。但是什么消息也不知道。熬到五月三十日,克服身体的严重不适,约朋友陪同又来到建三江公安局,国保队长刘长河接待的,朋友和孟繁荔的姐姐咨询孟繁荔的情况。

朋友问:孟繁荔的案子到底在哪?
刘长河答:孟繁荔的案子是在我们这儿,现在已经批捕了。
朋友问:一个法轮功犯啥法了,法轮功也没犯法呀,为啥要给判刑?
刘长河答:聚众闹事,触犯了国家刑法三百条。
朋友问:孟繁荔也没犯罪,赶紧给放了呗。
刘长河答:我哪有这个权利呀!现在在我们这儿,过两天再送检察院。
朋友问:是不是属于证据不足,给退回来了,你们是不是还要给罗列罪名呀?
刘长河答:不能那么说,我们再整整。

从以上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建三江事件中,孟繁荔及几位当事人,因为在宾馆被报复绑架,拿不出她们任何犯罪的证据,所以公安局还要再“整整”,就是再给拼凑拼凑证据。而且建三江看到这些受害的法轮功学员要维权,要请正义律师,揭露他们的违法行径,他们非常害怕建三江洗脑班的犯罪行为被曝光,就残忍的迫害律师,四位律师共被打折二十四根肋骨,并非法逮捕法轮功学员蓄意迫害,以此来恐吓和威逼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过的人,不要请律师,不要曝光他们的罪行。

四位当事人被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后,建三江公安局非法提审孟繁荔三次,每次都抠问:谁是组织者,谁通知你去的。孟繁荔说:没人组织,我是受害者,我有权对侵害我的人提起控告。建三江国保大队的刘长河使劲一怕桌子,大声咆哮着:你不说出谁是组织者,那你就是组织者,你就是头。又把对刘丽杰家非法抄家的鉴定书拿出来炫耀:你信不信我们已经把你们的头抓住了。她做的事你们谁都不知道,你要说出她怎么跟你联系的。

建三江公安局非法提审孟繁荔、李桂芳各三次,非法提升王燕欣四次。

(五)检察院公诉人说:共产党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建三江公安局把孟凡荔等四位当事人的案件推到检察院。七月二日,公诉科副科长刘爱因与另一个检察员非法提审孟繁荔,孟繁荔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继续参与迫害,将来会遭报。刘爱因顽固的说:我就相信共产党,共产党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愿意和它一起下地狱。

同一天,建三江检察院检察员刘爱因与另一个男性检察员来送起诉前的告知,王燕欣问刘爱因你们利用什么罪名起诉我们,刘说: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王燕欣告诉他法轮功是正法不是邪教,刘立刻打断说:法轮功是不是邪教这个问题我们不要讨论了,我们已经请示过了,上面说这个问题已经定性了,就这么办了。刘自称从打压法轮功开始就参与了,王燕欣说:那你一定了解法轮功是什么,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人,那你用自己的思想考虑一下,而不是党怎么定的,上面怎么指示的,来判断一下,大法弟子犯没犯法,该不该判刑。刘想了一下说:有那么一天,我穿着马夹坐在你的位置上,我也象你坚信法轮功一样坚信党,党让我咋做我就咋做。

在此案中,建三江检察院公诉科的做法是,关于孟繁荔等当事人犯不犯法、犯不犯罪已经不重要了。而是上面的命令是重要的,这就是说,孟繁荔等当事人的非法关押也好,非法开庭也好,都是根据上级领导、党的需要安排出来的。

而且当事人孟繁荔委托律师,要求针对建三江各参与部门的违法行为,提出控告,并将控告信邮寄到建三江检察院,控告建三江公安局和建三江检察院的参与部门的违法行为,给他们弥补罪过的机会,希望他们能纠正错误,撤回起诉。不愿他们在错误的路上再错下去。还向黑龙江省人大、省高法、省高检、省农垦总局、省高检农垦区检察分院和建三江的相关部门邮寄了控告建三江公检法的控告信、劝善信和真相资料。但是建三江当局各部们互为勾结、庇护,狼狈为奸。对控告犯罪事实置若罔闻,充当丑角,并非法庭审四位善良公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