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指导我过心性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我在大法中修炼十几年了,受益良多,一语难表。在此,我首先叩拜师父!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师父,您辛苦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后,我出现了病业状态,逐日加重,吃东西越来越少,只能吃点清稀饭和水,脸色苍白,人在变瘦。这次魔难来的很猛。

我这个人心地单纯、善良,年轻时,还带点幼稚、心软。我一生受不了的就是被骗,被亲人骗。也就是说,亲人不跟我说真话、做真事时,当我知道了,我会被气得吐血,想去死。我这一生就是这样磨过来的,精神上受到严重的打击,身体上得了一身的病。

即使修炼大法了,我这个执着还没有去掉。当魔难再一次来临时,我内心的痛苦是无法让外人看到和理解的。人生就是在演戏,我却仍然假戏真做,上了旧势力的圈套,出现了上面提到的病业状态。

危难时刻,我想到了师父,想到大法。只有师父能救我的命,大法能破我的一切执着,我天天加强学法,天天向内找私心、怕心、妒怨心、名利心、利益心、依赖心、争斗心、不服气的心、显示心……和形成的不好观念、习惯、喜好、思维、行为等,找出来我就分析它、认清它、解体它、清除它……就这样反复学法、对照、天天修,在师父的加持下,病情大大减轻了。

当我儿子知道时,都是七月二十四日以后了。我家人都知我修大法,平时他们都不怎么干涉我。所以,我儿子叫我去检查时,我心想,都轻了,就不想去,叫他放心,给我时间,我会好。就这样几句简单的话就把儿子惹火了,说些不理解的话传过来。我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我答应第二天去检查,才收了声。

第二天,先生陪我到当地急救中心,抽血化验。当看到结果时,把我这个外行人都吓一跳,各项数据高得吓人。我心想那都是假相。我叫先生不忙告诉孩子们。先生才不听呢,背着我,把化验结果拍到手机里,几分钟不到,就发过去了。这下事情来了。孩子们一看,这么严重,用他们的观念:书上看的、听的、周围的实例、人的、科学的,去分析、对照,都往我这儿套,凭想象下结论,把事情看得很大,很严重。

儿子叫我去复查。我当时就相信修炼会好,是消业。我早忘了昨天惹儿子生气的事了,也没去理解他对母亲的关心,更没想他们不是修炼人,不会理解修炼的事,即使平时讲了点给他们,因忙、事多,早忘光了。我把家人当“内行”了,我不假思索的,又把昨天惹他生气的话又递了过去,这下惹得更火了,儿子象发了疯的乱骂,我听了心和刀绞一样的难受。我一边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利用我的人心迫害世人众生,我一边求师父救救他们。二娃(儿子)是个孝顺的孩子,心地善良,性子急。在无知中还会干出什么事来,我答应第二天去复查。后来媳妇知道后说我:“你儿子知道你病那么重,急得不得了。叫你去查你就去查,他也就不会说出那些话来,我们不管你,谁管你?”我急忙回答:“是,是我的错,是我的责任,不怪你们。”当时我也六神无主,急得脑子转不过弯来。其实,是我对那个“(化验)单”心里不稳,正念不足了。突然,我赶紧调整心态,把心稳下来,只有去面对一切,尽量在法上思考问题,把关过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先生也凑热闹来了,这个时候找我离婚。以前先生多次提出,未成功,也可能认为机会来了。真象师父讲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丈夫还提两点:(一)好和好散;(二)以政治名义上法院起诉我。我一听就不是他嘴里说出来的。我查病,犯什么政治了?与政治根本没关系的,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你绝对告不倒我。转念一想,这不是争输赢的时候,要去掉争斗心。我争赢了又怎么样?人救不了了,而且需要时间、精力,关键是会被邪恶钻空子,会给大法带来损失。干脆我把一切都忍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谁迫害谁灭,请师父做主。

我想到,大法弟子走的路正与不正,修得好与不好,那不只是我们个人的问题,是对我们期盼的众生能不能得救的问题。师父说过,“可是这里的主角却是大法弟子,众生都在等着你们救,给你们提供修炼环境,同时等着你们救。”[2]我面对的不只是几个亲人,他们可代表着无量的众生啊,而且还有世上的亲人。我每天不停的学法、背法,随时调整我的心态,应对这突来的各种矛盾。怎样处理好各种事情的纠葛,又要救了众生,还要把握好自己,这一切唯有靠大法了。

师父把法打入我的脑中:“我们修炼来修炼去的,把什么执著都放下了,那不连生死都放下了吗?说人一下就能放下生死,那什么执著还能执著呢?已经得法了,我连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么什么事情还能执著呢?”[3]“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4]我满脑都是法。就这样一串一串的从脑子中出来。我知道是师父在开启我的智慧,在点化我。法都在这里了,我就用法去衡量、去对照、去修、去做、去选择吧!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的泪象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

我在我的房间呆了片刻,这片刻走过了我的一生,是大法打开了我的心结,点醒了我,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我来到这里的真正目地,是为了得这部永世不败的大法,是为了助师正法,是为了救助我的众生。我看到众生无知中对大法不敬,我的心受到强烈的冲击,众生太可怜了。我想到师父承受的一切,都是在为弟子导向,都是在给弟子做榜样。

想着、想着,刹那间,我忘了一切、淡化了一切、放弃了一切,放下了生死,那个碰不得的心解体了,明天复查会如何我也无所谓了,是生是死我也不想了,反正只剩下我了,我把自己交给了师父,去留由师父安排。我同意明天去复查,也同意先生离婚。

为了救度众生(包括家人),为了众生的未来,为了捍卫真理,我回顾了整个修炼过程,回顾了人生。我悟到:这是有序的安排,修到这了,也是我走的路,通向神的路,我无怨无悔。只愿我一生跟随师父到永远。

我感谢我的家人,在我整个修炼过程中,对我的支持、关心、帮助、理解,付出与承受。为了我的修炼,为了我的成功,在我不清醒时合力推我一把,修炼中向前走,我谢谢我的众生。

我唯一遗憾的是:他们都没走進大法中来。他们都是“三退”了的生命,都是支持大法的。(正常情况下)他们在不同场合在我面前讲过:“你修成了,我们就修。”我真诚的祝愿他们都能平安度过劫难,都能留下走入未来,将来都能走進大法中修炼。眼里饱含泪水,愿众生能得救。

师父讲过:“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第二天去复查,结果全部正常。先生又把结果告诉他们,他们不信。还想让去大城市大医院复查。我的身体由我自己说了算,由我的师父做主。我师父说了算,你们就别操那份心。谢谢!

八月二日,我独自一人在家过了一个平静、平凡而有意义的生日(我不让他们回来,因为还在消业中)。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我挺了过来,旧势力彻底失败了。佛法是万能的,佛法是无所不能!

放下生死真是一身轻,我的身体一天一个样的归正。同时诉状在当地邮局堂堂正正的邮出,这与同修的帮助配合是不可分的,在此谢谢我的同修。三天内,我接到回复。这千万年的等待,这万古机缘,千万千万别错过了,要万分的珍惜!

结语:只要心中随时想着师父、装着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在正法,是师父用无边的法、无量的威德在救度着所有的众生。弟子做正了、做好了就是在助师正法。所以在最后的时刻,谨记师父的话:“千万不要放松修炼,千万不要放松学法”[2],“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2]

我一定遵循师父的教诲,多学法,学好法,继续努力往前走,完成使命、兑现誓言,跟随师父回家。

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