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后的幡然醒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八日】五月二十八日傍晚在自家院内,看到丈夫对孙子的娇纵、溺爱,引起了我的极大反感,便和他发生口角。当时我没守住心性,言语尖刻、刺耳,数落他个没完没了。被激怒的他,猛地一掌将我推倒在地。

我爬了起来,默请师父保护,顺势盘坐到旁边的凳子上。但此时我并没有向内找自己,也根本不去想自己是修炼人,反而更加不理智,更加来劲的诅咒他:甚至“狼心狗肺”、“人面兽心”、“蛇蝎心肠”、“伪君子”这等词汇都涌上心头,真是怎么解恨怎么来,被情带动的难以自制。

丈夫认为我会骨折,他知道他那一掌有多重,就急叫我妹妹和妹夫过来送我去医院检查。大伙都要我去,我不肯,说没事,并打发他俩回去了。约半小时后,我累了,有点支撑不住,我進房间想炼炼动功看看行否,可当炼第一套功法一抬手抻时,后背不对了,我觉的情况不妙,决定送走孙子。

为了给儿子他们有个说法,我还是去了医院。一拍片,发现腰椎骨折,尾椎骨严重受损。我正念否定也无济于事。因为当时我连一个理智的常人都不如,我要求赶紧回家。

我仰躺在床上,身体一点也动不了了,还疼痛难耐,受伤的心也一刻平静不了,仍旧一味的抱怨,一味的指责,怎么也接受不了他竟然敢对我动手!这是婚后几十年从未有过的。

妹妹请假照顾我,我在痛苦中一分一秒的煎熬着。第三天,两位同修分别来看我。见到同修我情不自禁的哭了(先前没哭过),一肚子苦水、委屈,倾诉个不停。同修安慰我,并转告其他同修帮我发正念。好几位同修陆续的来看我,和我在法上切磋,我很感动,家人也很感动,也理解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1]的涵义。

在同修们的无私帮助及语重心长的开导下,用师父的法解开了我的心结。释然后,头脑里不时的呈现出师父的法:“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2]

我终于清醒了,终于开始向内找,开始反思自己的修炼历程:

一九九七年初喜闻大法后,领悟了人生真正意义,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丈夫拜读《转法轮》后,非常支持并鼓励我精進,帮助我提高。那时家里来了客人,他帮我洪法,若有人送礼,他拒收,还跟人家讲不失不得的理,他看重德。我背《转法轮》时(九八年),他一篇一篇的盯着,象盯小学生背课文一样,前后用时半年。我参加法会活动,他叫司机开车接送。

邪恶打压法轮功后,他鼓励我修下去。只是“7·20”我去省政府请愿后,他叫我不要出去,就在家炼,说安全重要。我当然不听他的,从零三年到农村、大街、小区讲真相救人至今,状态一直稳定,有时我成天不在家,他也不过问,他大度,信得过我。只是近几年有两件事老是纠结,产生分歧,陷入困境,影响修炼。一是关于活摘器官。他一概否定,说邪党不会那么凶残,给资料也不看,还说我不动脑,不长心,还反问我:“你身边有过谁?本地有过谁?”二是解体党文化的事。我轻言细语跟他讲,我说邪党文化是文化中的一个怪胎,一种毒瘤,一种祸根。我俩(从小学到高中同学)正是在这个怪胎中成长起来的,从小到大一直被洗脑,中毒很深,受害不浅,我说我还是修大法后才知道传统文化的,才知道信仰、修炼、佛道神的,我连四大名著都没看过,一直也没怎么看电视,头脑被禁锢,而你呢没修大法,加之在大学所学专业什么辩证法、哲学(我也爱看)、政治经济学,全是唯物论、无神论那一套的,再者你的工作,从机关到基层,全是邪党这一块的,什么嘉奖、报功、考评、总结、学习政治思想教育等等,成了个地道的邪党文化人。我苦口婆心的跟他说,他却不以为然,不接受,还排斥,跟我唇枪舌剑。

鉴于此,我更是心急如焚,决心要改变他。要他看《解体党文化》的书,要他买《春秋》、《尚书》四书五经等传统文化的书看,强人所为,非常执著他被浸泡在邪党文化里出不来。其实我这样做,又何尝不是陷在邪党文化的圈里跟他斗、跟他争、跟他使心用心呢?没有按师父“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3]的法去做,把师父的教导搁置一边,在家不修自己,任性、强势,象个“男女人”,使空间场不纯,处理问题的方法不妥,看问题固执己见,既不真也没忍,做事冲动,被情所制约,越走越偏。师父说:“你的思想无论符合了哪一类生命状态,哪一类生命马上就起作用。”[4]自己的思想符合了邪灵这一类生命,邪灵就控制自己,自己又反作用于丈夫,進而恶性循环,彼此魔性大发,被邪灵钻空子,真是“人心勾的鬼上门”[5],教训深刻。

看到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6]这让我振作精神,正确思考,不在魔难中蹉跎,把这不好的事变成好事,从内心认识到:只有学法,用法来改变自己的人心,来消去身上的业力,来一层一层的洗净。

我用近一个月的时间重背一遍《转法轮》,又用一个月的时间通读一遍所有的经书。在学法背法的过程中,感悟到了法的庄严、神圣,体悟到了修炼的严肃和自己的使命,既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也看到了自己符合法的一面。法在熔炼自己,自己也在同化法。我沐浴在法光中。深深的感到法的威力,使我焕然一新!感到自己真正的从本质上发生了变化,也深深感悟到大法是修炼好自己的根本保障,师父是自己走向神的最终依靠!我泪流满面,感到自己多年来没做到实修,有负师恩。

我心里好亮堂,好舒服,身体也轻松自如,什么执着、牵绊,什么人心、名、利、情统统都放下,我是觉悟了的生命。

我有了正信正念,心性提高了,境界升华了。回头想想丈夫,觉得他可亲可敬,也看到了他的许多闪光点:他碰到人家谈论法轮功时,就告诉人家我老伴就炼法轮功,挺好的,是修善做好人;我家是学法点,他不忌讳,尊重同修;零五年劝他“三退”,虽拖了一年,还是退了;一同修补办身份证,自己不敢去,他去帮办,拿证时,人家不给同修,他又去帮拿,他还对刁难学员的工作人员進行批评;我去贵州看“藏字石”,他执意开车送我们到火车站,并反复叮咛回来时叫他去接,说他用的是公安车安全些;他不抽烟、不喝酒、不玩牌、不進娱乐场所、按时上下班、帮我做家务。邻里亲朋都说他是个好人。

师父的洪恩也恩泽于他,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只是自己不会悟道,走了一段弯路。

我躺在床上白天晚上一个劲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思想没有人心杂念。十一天后,我坚持下床上厕所。二十天后,我的生活基本能自理,能下床炼功,也能坐一个多小时了。七月十九号就参加小组学法去了。八月五号外出讲真相,劝退六人。

修炼前,九六年,我骑车上班被摩托车撞得胸椎骨折,住了医院。那次回家卧床一百天,吃喝拉撒全在床上,还特请专人护理。其实那次骨折一点不疼,只是胀胀的。两次骨折,两种心态,两种状态,两种结局,这就是修炼人与常人的区别。

我由衷的感恩师尊!感恩大法!感谢同修!

当然跟精進的同修比我还有差距。今后我要珍惜家庭这个修炼环境,珍惜丈夫提供的各种提高的修炼机会,在日常生活中踏踏实实的实修自己,时刻严格要求自己,用正念归正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严肃对待修炼,成为一名合格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圆满随师还!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警醒〉
[6]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