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实修 否定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三年六月的一天中午,我刚发完正念,儿子跑回家,很紧张的说:有两个同修阿姨去他家告诉说:叫我马上离家。我不知道啥事,但由于曾在最邪恶的黑窝中前后遭受长达六年之久的迫害,酷刑折磨的阴影挥之不去,怕再次遭受迫害,即刻匆忙离家准备去外地。

但阴差阳错没有走成。后与同修交流就在本地避一避。在同修处才得知是同修A遭绑架后,警察在他家搜出了发彩信的卡,他说是我给他的(因为我是做手机讲真相的项目,负责联系本地的购手机、电话卡)。违心的把我说出来后,同修A很难受,怕我遭牵连,带信叫我一定要离开。

当时我很紧张,一下又联想到我家是学法点,又有同修频繁来家取光碟等资料,又听同修说我家门前有监控了,顷刻间那种恐惧、紧张的气氛向我压来。几天后,又来一同修叫我一定要马上离开去外地。那真是怕上加怕。之后警察两次出动数人闯到我儿子家企图绑架我。

正念正行 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被关押在邪恶黑窝时,我每次都能够做到坚定的维护法,从不向邪恶妥协,从没有怕过。但是面对这从未有过的恐惧,紧张、害怕,压的自己走路都艰难。面对同修出于好心的劝我一定要离开,当时我人发呆。几分钟后,师父的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1]让我主意识强大起来,正念战胜了人心,清楚的知道害怕的不是我,正念清除怕心。我理智、冷静、严肃的给同修说:“我哪也不去,偌大的一个城市它没有我的安身之处?!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是师父认可的。”

突然师父点化我:不承认被牵连就必然遭到迫害。是啊,同修被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邪恶不抓他,他会牵连我吗?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它邪恶连个苍蝇蚊子都算不上。师父说:“这里边说明一个问题,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2]。师父的法更坚定了我不流离失所去外地的正念。

最后,我住在了一同修的空房子里。我常背师父的这段法:“有些人修炼他觉的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的它大的时候,它就变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3]。解体了很多不好的物质和怕的因素。但是每当晚上一个人做完真相,孤独的回到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再累、再饿还得自己弄吃的。在家里,大都是丈夫把菜饭做好,现在啥事都得自己亲手动,连说话的人都没有。求安逸、依赖心,往出冒,在寂寞中,有时也冒出“把我害的好苦,搞得我现在有家不能归”等怨气。此时,我就到师父法像前,想:有师父在我身边还怕啥。主意识立刻精神起来了。

通过静下心大量的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我完全修去了对同修的怨恨心,而且以纯净的心态参与营救被绑架的A同修 。转变了开始营救他的“只要他出来,我就安全没事了”的为私为我的基点。

至今,我就在本地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除了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以外;还是一如既往的主动与外地同修联系,想方设法落实卡源,不耽误同修救人;个人出门打电话救人,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信师信法 一切假相及干扰消失遁形

去年底,退休费年审需要身份证,我因被迫害身份证被收了,要到派出所去补办。由于自己多次遭受迫害,又是本地区所谓的“出名”人物,尤其A同修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黑窝,警察又上门找过我,心想现在去派出所不是自投罗网吗?还有些顾虑心、怕心,迟迟没有去办理。

今年八月一天,我叫丈夫陪我去,但不能依赖他保护,他去只是帮我办手续、跑个腿。一路请师父加持。一進门首先就碰到曾经多次来家骚扰、绑架过我的俩个警察,其中一个就是办理身份证的,我发正念让他看不到、想不起,心里还是有点不稳,我就坐那里,让丈夫去填这表,那签字的。手续反反复复。以前在派出所被迫害的景象不断的翻。总想顺利办完,尽快离开,越害怕时间拖的越长,我不断背师父的诗词《怕啥》。我想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切请师父安排。想起师父说:“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4]。于是自己慈悲心出来了,起身平和去问警察:“这表到底咋填?请说清楚,省得老填不好。”结果很快顺利的办理完所需的手续。现在身份证已经顺利领到了。

我们这栋楼是社区派的人来收水电费的,在我离家期间,每月来家收水费的人都要问问丈夫我上哪去了?以往没问过。我就怀疑收水费的人打听我的目地,也许是社区指派监控我的眼线。我回家住几个月了,都怕碰到他。他每月二十四日中午准时到各家收费,我每月这天都有意回避,也知道这不是真我,告诫自己一定要修去这个心,到这天总要无意识的回避,今年七月忘了是收水气费这天,我一人在家,中午敲门后回答是收水气费的,我一下就紧张起来,这人站在门外,我在门里犹豫,门开还是不开?师父的法打入脑里,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2]我想这大热天的爬这么多楼多累呀,找不到人会很失望的,怎么能不为别人着想呢,他以前打听我,是出于关心丈夫一人在家,是好意。于是马上开门坦然客气地接待他。从此以后,每次见面的都堂堂正正打招呼,看他也不象坏人了。

在离家这段时间,我还修去了总是怕漏水的执着,因为曾经经历了许多,比如二零零二年我遭绑架,正遇家里热水器大漏水,后形成了一种观念,一遇到家里哪漏水我就紧张,害怕遭迫害。去年九月左右,丈夫患高血压,我回去看望,为了让家人理解,不给旧势力钻空了,我不想再离家出走了。我回去后,女儿说:“你又没做坏事,怕啥?回来住!监控器我看了是坏的。”我悟到是师父利用女儿的嘴点悟我,我很坦然地回家了。两天后的一个中午,煮的一钵汤全漏完,我发现钵有一小眼,吓得没吃饭就又出走住到女儿家,并拖着生病老伴。女儿家洗衣机也漏水,没去处了,只有硬挺着。没过多久,媳妇来电话说,几个警察到她家找我,叫我注意点。听后又紧张地住回了原同修处。一天中午,住处洗碗盆下水道软管又突然破裂漏水,而且堵不住,吓得夠呛,我茫然不知所措,心想:今天下午别出门了,就在家学法吧。好象一出门就会遭绑架似的。但事先约好下午要去教同修打语音电话,无法通知更改,硬挺着一边背法一边不断地求师父保护。一下午过去了,啥事没有。过后与同修说起当时怕的心情,她说:你可能有怕漏水的心,被旧势力钻空子演化出的假相。这是师父看我不悟老不去这个心,借同修的口点给我的执着。从此我彻底解体去掉魔了我多年的怕漏水的心。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在这非常有限的时刻,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定的实修,向内找,履行好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责任。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