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市残疾人杨宇被迫害含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周口市川汇区杨宇先天残疾,修法轮大法后效果神奇。在大法遭到打压后,杨宇因坚持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在看守所遭到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留下严重内伤,于2015年10月11日含冤离世,年仅38岁。

杨宇的父母已经在迫害中离世多年,杨宇去世前由姑姑照顾,靠姑姑微薄的退休工资艰难度日。因杨宇遭到的迫害极为残忍,所以他生前从不愿跟人提起那段恐怖经历。从今年五月,海内外涌起了制止迫害、审判元凶的诉江大潮,十月初,已是生命垂危的杨宇郑重告诉看望他的同修,他要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请同修代他起草诉状。听着杨宇声声泣血的回忆,同修眼里噙泪,心头一紧一紧的。就在同修再去找杨宇了解遭迫害的详情时,杨宇已经在医院病房里永远停止了呼吸。

杨宇1977年出生,原住河南省周口市风机厂家属院。杨宇的父母晚婚,母亲39岁时才得这个长子(后来又添个妹妹),可杨宇却先天性残疾,从生下来直到长大成人,头一直抬不起来,整天在一侧肩上歪着,两只手也瘦小无力,吃饭连碗都端不动,生活不能自理。在别人眼里杨宇是残疾,可在杨家人眼里,他却是宝贝,一家人把他视为掌上明珠,疼爱有加。

所喜的是,1996年,杨宇修炼了法轮功。炼功后出现了奇迹,头也直起来了,基本都正常了,全家人都高兴。杨宇的父亲杨长胜(原周口风机厂工人)、母亲杨建华(曾任小学教师)、一生未婚的姑姑杨玉兰(原周口蔬菜公司退休工人)都修炼大法,人人也都在大法中受益,一大家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善待别人,与世无争,清贫的杨家充满了幸福和温馨。

不料1999年7月风云突变。江泽民出于强烈的妒嫉,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1999年7月22日,杨宇毅然赴京和平上访,被周口市(现川汇区)政保大队警察汪勇带到政保大队。从此,杨宇成了周口公安重点迫害的目标。

1999年10月3日,周口政保大队副队长刘迎东下令把杨宇关进拘留所,并当众对他进行辱骂、羞辱。强行关押8天,巧立名目非法罚款、敲诈5300多元,才释放。从拘留所回来后,被扣到小桥办事处,一直监视居住。

2000年3月的一天晚上,夜已深,杨宇正在熟睡。政保大队指导员王国胜、警察陈建国突然闯进家中,强行把他从床上拉走,绑架到政保大队。恶警们又准备对杨宇用刑,被其中一个有良知的警察劝止。后来编个罪名,把杨宇关进拘留所。大队长李育政雇用一个黑社会的人,专门单独打杨宇一个人。那个黑社会的人威胁杨宇:“有人给我一只烧鸡,我就卸掉你一只膀子(胳膊)。”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出来后,杨宇又被扣留在小桥办事处监视居住。

2001年腊月二十七,政保警察汪勇带着一帮人闯到杨宇家中,象土匪一般,把他家抄了个底朝天;然后又把杨宇绑架到政保大队,指令一名警察去打他。那警察看杨宇是个残疾,不忍心下手,没打就走了。后来,又把杨宇投进周口市看守所迫害。

杨宇被非法关押在9号监室。9号监室的看守王某暗示嫌犯收拾他,说:“多关照关照杨宇。”

从进去那一刻开始,里边的嫌犯就把杨宇当成活靶子整治,采取各种阴毒的手段折磨他。“贴烧饼”:每天逼他靠墙站着,大家轮番用脚跺他。“吃机器馍”:众人乱拳暴打,狂扇耳光,每个嫌犯挨个对他扇耳光。“冻刑”:冬天下着雪,天寒地冻,命杨宇只穿裤头,长时间站在雪地里冻,还不让吃饭,浑身都冻僵了。

还有,逼杨宇把手放在地上,专门踩他的手;用鞋底往头上抽。还有更残忍的。从进监号那天开始,就逼迫杨宇面壁靠墙站着,用被子蒙住他的头,嫌犯们专照腰部和腹部踢、跺,扇耳光,每天定数:跺十脚,扇十耳光。每次踢跺时,都是攒足劲儿,或猛冲几步到他跟前猛踢。杨宇在看守所被关押47天,嫌犯们共踢他470脚,扇470个耳光。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就这样,在恶警的唆使下,犯人每天变着花样折磨杨宇,直到把他打得奄奄一息,才释放回家。

父亲杨长胜看到折磨得快要死的儿子,肝肠寸断。老人家连气带心疼,很快病倒,于2002年9月即含恨离世,离世时年仅59岁。

出狱后,母亲每天守在杨宇身边,流着泪,用小汤勺往嘴里喂点水。因伤的太重,杨宇出狱几个月后还不会走路。然而,就在他身体尚未复原、父亲病故“一七”那天,政保大队的恶警汪勇又带着人闯到家中,硬要把他带走。母亲杨建华拦着不让带,说“他爸刚死,还要把孩子带走”。汪勇羞辱老太太,说:“他爹死了,再给你找一个男人”。杨建华接了一句话,汪勇要动手打她(杨建华特别和善,说话柔声细语,接的话也不算难听),当时有人挡住,没打成。

2003年,杨宇再次被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然后又送到小桥办事处监视居住,不让回家,每天由他母亲给送饭。在办事处里,综合治理办公室的主任姚文正找了一个恶棍,故意和他睡一个床,把他挤到地上,然后再逼他站起来睡到床上,然后再把他挤下来,如此反反复复刁难他。就这样被非法拘禁20天后才让回家。

因警察常常上门骚扰,无法正常生活,母亲害怕杨宇再次被抓走,只好领着他离家出走,在外流离失所。由于手头拮据,没钱租房住,母子俩夜晚常常露宿街头。后来,遇着一个好心的老太太,看她们实在太可怜,将娘俩收留在家中。

在母子俩流离失所期间,周口市公安局沙北分局政委李凤丽下令搜查杨宇。警察扬言:“如果杨宇不去,把你们所有的亲人全部抓走。”因抓不到杨宇,他们竟然绑架了他姑姑杨玉兰,关进周口市看守所。杨玉兰是个从不招惹是非、胆小怕事之人。杨宇听到这个消息后,怕姑姑年纪大,承受不了,主动出来,把姑姑交换出来。他姑姑被非法关押三天。参与绑架的还有川汇区小桥办事处的王大兰。

杨宇的母亲杨建华因老伴冤死,加之长期受骚扰惊吓,更心疼儿子,身心严重创伤,终于熬不住病倒,于2008年5月12日永远离开了她最放心不下的儿子。

杨宇因多次被绑架,遭受酷刑折磨留下后遗症,腰部和腹部经常肿大,灼热难忍,严重时连水都不能喝。因屡遭迫害,父母双亡,他早已一无所有。原来他家住的是风机厂的公房,在杨宇和母亲流离失所期间,房子被拆迁,房补款一万多元,这钱他们也没得到;杨宇没有劳动能力,小桥办事处的王大兰以照顾为名,给他办了低保,后来上边给杨宇的物品和钱,被王大兰敲诈走了。在杨宇没房、没钱、生活又不能自理的困境下,终身未婚的老姑姑杨玉兰将其收养。姑姑微薄的退休工资能勉强维持两人的生活。

从1999年7月开始到2015年10月,在经历十六年的摧残后,杨宇于10月11日含冤而死。杨长胜、杨建华、杨宇,杨家一家三口冤死于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对善良人旷日持久的迫害,家破人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