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金慧生前遭毒打 脊椎严重受损含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农妇任金慧,因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人员绑架、关押、洗脑、劳教,期间遭酷刑折磨,脊椎严重受损,导致最后卧床不起,于2013年3月29日含冤离世,终年69岁。

任金慧,女,生于1944年,修炼法轮功以前浑身是病,不想吃东西,四肢无力,全身哪都疼,又没钱医治,只能咬牙挺着,为了生活还得下地干很重的农活,在痛苦中煎熬地活着。

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九,任金慧在乡亲的介绍下,开始学炼法轮功,疾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任金慧老人也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第一次被关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正月,任金慧带着五岁的小孙女到白堡村集市上,向人们讲述自己学炼大法亲身受益的真相。被警察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扣押半天,遭到恐吓。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白龙乡派出所、乡政府的一伙人,闯到任金慧家,把她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关押,任金慧绝食抗议迫害,被手持长枪的武警押到满城县县医院强行灌食,胃管从鼻子插入胃里,鼻子被插破,血顺着皮管向下流,灌食胃管也不给拔出来。

在看守所,她还被强制干活,拣辣椒。因不配合他们的无理关押,看守所狱警贾瑞琴的指使下,任金慧曾双手反铐挂在铁栅栏的横杠上。

遭东马洗脑班迫害

任金慧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又被劫持到东马洗脑班迫害。逼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管认字不认字,一概逼写体会或思想汇报,逼写保证书等。

2001年5月份,东马洗脑班人员王义赋等人,以丢失钥匙为由,用木棒暴打当时60多岁的任金慧老人,很粗的三棱木棒被打折,恶徒又抄起拖把狠命毒打她,打得她撕心裂肺的惨叫,全身青紫,动弹不得。

第二次被关看守所

任金慧在东马洗脑班关押一个月,被“610”人员梁民、张雪冰、国保大队赵玉霞,张振岳又关进满城县看守所。在洗脑班被暴打痛伤还没好转的情况下,赵洪祥、贾瑞琴为逼迫她放弃信仰,对她拳打脚踢、打耳光。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冤判一年劳教。

第三次被关看守所

2002年初,任金慧从劳教所回家后,她去乡政府告诉他们自己在看守所、洗脑班所遭受的迫害,奉劝他们不要参与,记住法轮大法好。当天夜里11点多她正在炼功,白龙乡政法委书记康新元等人翻墙而入,将她绑架到满城县看守所。因不配合背监规,被狱警贾瑞芹辱骂。

遭涿州洗脑班迫害

七个月后,任金慧被绑架到涿州洗脑班强制洗脑。因不放弃信仰,被那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主任高学飞、副主任杜永录、刘爽(女)、彭亚娟(女)等5人毒打。直到打昏死过去才罢手,还说是在装死。浑身被打的青紫,疼痛难忍。把她铐死人床。在涿州洗脑班,任金慧还被电击折磨,常常被电的惨叫。

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恶徒们将她双手抱大树,再铐住双手,铐了整整一宿,致使她双手僵直拿不住东西,还被迫干活。夏天在烈日下暴晒,坐在小木凳子上被要求坐直,眼睛直视前方,不许眨眼,不许左右看,否则就被打嘴巴子。在涿州洗脑班也不让吃饱饭,强迫看污蔑大法的不实谎言录像,天天让写思想汇报。

二零零三年非典爆发,涿州洗脑班被迫解散,任金慧又被劫持到满城县东马洗脑,关押数日后才放回家。

被关拘留所

2007年10月15日晚上10点,任金慧学法后回家,途中被白龙乡派出所所长徐会来和指导员李宏伟等人绑架,并被抄家,两盘磁带及录音机等被搜走。她被劫持到满城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半月后,警察向家人索要1000元钱未果,让这位60多岁的老人,从30多里路的拘留所走回家。

任金慧屡遭绑架、关押、毒打迫害,回家后走路直不起腰来,走一段路就得停下歇一会,情况越来越严重,最后卧床不起,经医院检查脊椎严重受损。69岁的任金慧老人于2013年3月29日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