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来、一次次听真相

更新: 2016年08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最近,街道办人员和派出所警察几次来我家,都在我正念讲真相中离开我家。

(一)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下午,我从学法点回家,家人告诉我说街道办人员要来找我,老伴已给街道办打电话叫他们不要来我家。老伴怕我出事,就说和我一起去街道,他说:“这个家给你搞的这样,警察和街道办的人一群一群的想来就来,以后孩子的生活和工作都会被影响。”

老伴的一席话撞击着我的心,我有点内疚,同时也意识到:这几年来由于对老伴的情太深,自己老是想改变老伴的思想,却没有从根本上去改变自己的旧观念,造成老伴至今是不能真正明白大法的真相,正念起不来,不能和我一起抵制邪恶的干扰。

家人毕竟是常人,他们的担忧和害怕不是没有道理的,尤其老伴,中共的邪劲他是清楚的。我也经常选一些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放在饭桌上给家人看,但是效果不好,他不信。这回街道办的人又来找我,我也想在此事上好好过这一关,作为修炼人我们怕什么呢?我们有无所不能的师父,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的,诉江大潮已起,邪党撑不了多久了。

一会儿,门铃响了,街道办的几个工作人员果真来了,带头的还是那个女副主任。我笑着对她说:“你们怎么还来呢?”她说:“没事,没事,就是来看看你,告诉你最近不要出去。”我问她为什么?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却说:“你一出门就去发传单,都有人看着你,还不止一个人在看,我也看到你背着包去发传单,电子眼也可以看到。”

我说:“是啊,我发传单是在讲真相救人,这个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怎么成了犯罪?这世道不是反了么?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不惜一切代价,离我家几步远,前后左右就有四个电子眼,再远一点约一百多米远的路口,左右两边都有电子眼,每个我必经的路口都有电子眼,有的路口的电子眼都是成对的,这么做难道不是在侵犯公民的自由权吗?”她说:“如果你继续发传单,还要在你家门上安一个(电子眼)。”

我说:“我一个快八十岁的老太太能干什么事情,值得你们这么兴师动众?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道德提升,自己做好人,也叫别人做好人,为什么政府这么害怕呢?弄这么多电子眼监控我,不是侵犯人权吗?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再说了,按照你们的说法,现在整个街道就我一个炼法轮功了,你们还怕啥?你们这么做只会给历史留下笑柄。现在习近平在打老虎,其实他所打的老虎和拍的苍蝇基本上都是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古人说三尺头上有神灵,谁迫害修炼佛法和修炼者,一定要遭天谴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只看时间迟早而已。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希望你们三思。”她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无语,胡乱说了些话,就带着街道办的人走了。

(二)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多,我有事外出,刚踏上公交车的踏板,还没有站稳,我的腰部就被人从后面用手钳住。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人拖下了公交车。我瞬间冷静下来,扭头一看,原来是前天来我家找我的那个街道办的女副主任。我立刻质问她:为什么拖我下车?到底出什么事了?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快八十岁的老人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如果公交车启动,我们两个人都可能被卷进车底去的。

她虽是个年轻女子,却官迷心窍,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来那么卖力。她受邪党的毒害很深,见我质问她,就找了些借口搪塞,最后还反过来说:“你们法轮功搞自焚。”我说:“你啊没有头脑,被共产党的虚假宣传骗的这么深!”于是我就把邪党欺骗世人的天安门自焚骗局一五一十的和她说了一遍。她被我说的无法反驳,就重复邪党的诬蔑谎言,什么敛财呀,住豪宅呀。我反问她:“我们法轮功师父在长春住的是旧的职工宿舍,现在网上还能查的到,我们师父有上亿弟子,他只要说一声让每个弟子和学员给他一元钱,我们师父就会成为亿万富翁,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其实我们师父的著作很多,都是免费放在网上提供给世人下载的,怎么到你们共产党的嘴里成了敛财了?”她被我这么一说,说不出话来,就问我:“你对法轮功这么虔诚,你见过你们师父吗?”我说见过两次,迫害前我带着一身疾病去海外探亲,有幸两次听闻师父讲法,师父为我净化身体,十多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至今无病一身轻。

事后我才知道,那天正好有个大法弟子被邪党的法院非法开庭。该街道办副主任可能是受了上面的指派,怕我去法院旁听,她竟然在公交车上非法拦截我外出。可见邪恶真的害怕到不行了。不过,我也趁这个机会给这个中毒很深的街道办女副主任讲了一次真相。其实,之前我把关于自己得法并得到师父净化身体的神奇经历的文章《学功一个多小时,恶疾不翼而飞》给她看过,希望她能有所转变,但是现在看来她还是没有彻底清醒。

(三)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和十九日,街道办和派出所警察一行四人又来我家。我知道这次他们来的目的,因为前一天我去区法院附近发正念(又一个同修被非法开庭)。我见街道办那个副主任也来了,就问她怎么你又来了?一个警察说:“没事,没事,以后一个月来两次看你。”此时,街道办的一名女子举起手中的手机对着我乱拍照,我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就象二零零零年前后那几年,派出所警察来我家拿去大量照片。想到这里,我就说:“你们怕我出门认不得我是吗?你们这么做是在侵犯我的人权,是犯法的。”

看到他们不说话,我就笑着把我老伴从沙发上牵起来,我说:“你们这些共产党人都来说说看,法轮功到底哪里不好?是不是叫人修心重德做好人不好?是不是千千万万人祛病健身,免除疾病的痛苦,为国为己省去大量的医药费负担不好?老伴,我问你,你可是亲身见证我一身顽疾是被法轮功给治好的,人啊,可不要为了一点小利而忘恩啊。记得当年师父为我治好了一身的疾病,你和儿子都差点喊出法轮功师父万岁,怎么你们现在都忘了?我再问你们大家,难道是让中国大小贪官出的越多越好,或者让街头巷尾的‘野鸡’(卖淫女)满街飞,让社会越来越淫乱好?共产党有几百万军队和公检法专政机关,为什么还怕我们法轮功学员发小册子呢?共产党头子江泽民利用公检法机器残害了那么多法轮功修炼人,坏事做多了,害怕人揭露不是么?”

听了我这一席义正词严的质问,在场的街道办的人和警察再次哑口无言,他们说要走了,我说再坐会儿,我就把诉江大潮的事情和他们讲了一遍,强调这是天意如此,谁也无法阻挡,并奉劝他们早日认清共产党的本质,早日三退才能保平安。

就这样,他们每次来我家,都是在我正念讲真相中离开我的家。

师父在讲法中也叫我们大法弟子给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以及政府工作人员讲真相。这些年来,我和街道办的工作人员以及派出所的警察打交道的次数太多了,他们经常挂在嘴上的一个说辞就是:“这是我的饭碗,这是我的工作。”我就常常告诉他们,江泽民犯罪集团犯下了滔天大罪,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但是佛法是慈悲的,大法师父也是慈悲的,很多参与迫害的人也是受蒙骗的,所以法轮功学员一再讲真相,给他们机会,底下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只要拿出自己的良知,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从此改邪归正的话,就会有未来,否则必偿恶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