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政府官员讲真相中证实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成为真修弟子

大约二零零一年我的一位朋友第一次将法轮大法介绍给我。从那一刻起,我一直知道法轮大法是真理大道。然而,观念和各种执著阻挡着我,使我直到二零一三年十月才真正开始修炼。在十二年后第一次再读《转法轮》并且通过网站终于学会炼功,我基本准备好去见我们地区的其他同修了。

要去见其他同修,我是有很多怕心的。很多年来,我认为,如果要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我就要“完美”些,可是一直觉的差的很远。可我就这样一直在家修,而不去理会所有让我去加入整体的提示,又似乎缺失了什么。我意识到我必须克服我的怕心加入整体了。后来我在网站上找到电话号码,拨打了电话,当时心里还悄悄想着要没人接电话就好了,当然电话被接通了,我告诉接电话的先生说我想我该去见他。这是我所有做过的决定中最好的一个。

我和同修初次见面是在推广神韵的一个摊位上,当时离神韵演出只有几周了,见面时我虽然觉的拘束,但内心深处又同时有种非常熟悉和怡然的感受,我知道这就是我一个人在家修时感到的缺失部份。然而,在我真正开始修炼时,当我遇到不同的讲真相项目时,我不时还是冒出负面的念头,比如:“我不够好,我只是个没什么技能的家庭妇女,我能做什么呢?”这些观念都起源于我对自己的怀疑和恐惧,就是它们阻挡了我在二零零一年开始真正得法修炼。

通过随后的几个月中更多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渐渐放弃了这些不良思想,认识到这些思想的出现是缺乏对法正信。如果师父选择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那么我难道不应该相信师父和师父的选择?我认识到这些不良观念不是真我,我也不能承认它们是我的一部份。师父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1]

二、讲真相中证实法

一天,我问我们当地一同修,除了神韵推广,还有什么讲真相项目我可以去做?他看了看各个正在進行的一系列项目中哪里缺人手,其实哪里都缺人手。有一个项目引起我的注意,就是他提到的“政府/VIP工作”,就是向政府官员讲真相。这个项目之所以引起我的特别注意,是因为我当时认为没有比这更枯燥乏味的事情了,一定不适合我。今天回顾这一切,我认识到我被安排做当地VIP政府工作的主要学员,确非偶然。

我明白对政府讲真相是重要的。我的第一次政府讲真相工作似乎是简单的。我被安排在家给国会议员剪贴发送电子邮件,邮件是要约见DC的国会议员。而我本人并不需亲自去见他们。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发送邮件的过程中我感到些惧怕。不过我还是完成了,也得到几个回信。我将结果视为师父的鼓励,师父在帮助打开一扇扇门。第二个安排给我的工作就很不同了,要求我去见我们州的议员。我鼓起勇气,同意了。

我和另一位同修,一位中国留学生,一起约见一名国会议员。第一次会谈是与这位国会议员的助理,我得知这名职员在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一年期间还支持过法轮功。我想知道,二零零一年后他为什么不再支持了。我知道是师父将他安排到了我们面前。和我合作的中国同修来美国时间很短,她依赖我,以为我了解这个国家的政府是如何运作的。然而,我之前还从未见过我们政府的任何官员。生活在无知无忧中的我,甚至从不知道如何向政府提出诉求,因为以前不曾有这种需求。于是,我请教其他中国同修如何去做,其实比我的想象要容易多了。

赴约时,我和同修在停车场碰面,手里拿着真相资料和征签信。我和同修到的有些早,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再准备一下会谈时的内容。我望着同修,问她觉的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讲,同修也一样望着我,希望我知道,我们西方人称此为,瞎子牵瞎子,外行对外行。那一刻我们意识到,我们脑子里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是知道需要去讲真相。

会谈起初進行的很好。我对活摘器官的数字,有关事件的时间有所准备,我还研究过有关图表,统计数据,及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其它迫害事实。我想我对这个会谈已做充分的准备,其实不然。他说当他听到活摘器官的指控时真是震惊。似乎他很想支持法轮功,但又十分矛盾,因为他听了很多的来自中共的谎言。他提到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对中共政府的抗议。幸好同去的同修用事实向他澄清了真相。而这段历史对我是模糊的,因为太久了,而且我也没准备这部分。

在这个会谈之前,一位DC的弟子曾尽可能的帮助我为这次会谈做准备,并建议我询问该国会议员还能有什么原因让他能签署“281决议案”。所以当这次会谈快结束时,我决定提出这个问题。他的回答令人震惊但确实是诚实的,他提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发生的所谓“自焚”事件,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二零零一年后不再支持法轮功。

我和同修惊讶的互相看了看,然后快速解释了所谓“自焚”是怎么回事。同样,我对此真相没准备,但同修有所准备。虽然我们没有在那一刻讲清所有事实,但我们至少告诉他这已经是个被公认的伪案,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构陷,我们告诉他我们将会给他提供更多相关的事实材料。法轮功学员是绝不会自焚的。

这时,他似乎变的兴高采烈!他告诉我们中共到过他们办公室,说法轮功是中国问题,让中国政府自己处理。他站起来将我们带到办公室的另一端,将真相讲给那些同事们听,其他人还伸進头来听他说。他很热情,真相讲的很好。我唯一能表达的感觉就是他整个人似乎一下变轻了。后来那星期,那位国会议员签署了“281法案”。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心里觉的实质是师父做的这一切,而我们只是按安排去做了。这件事的确增强了我讲真相的信心。我意识到这些众生真的在等我们去救他们。我深受鼓舞!

我也非常有感于后来的两次拜访国会议员办公室,不是那么容易,没有获得成功的结果。我意识到,尽管我多少次告诉我自己,我是为他们而来,但我总潜藏着一个要他们为我们做什么的计划。我的心不纯。

师父说:“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绝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3]

回首看看,我也有对自我的执著和希望常人帮助我们的执著。

现在制止活摘器官的美国国会“第343号决议”出台了,我的确心里想过让签署过“281法案”的议员再签署“343法案”应该是十分容易的事。当然事实并非如此,我的想法错了,但是,我想现在是我重新给议员们讲真相的好机会。

今年七.二零,我去DC参加了集会,也约了几个会谈机会。这次我们只拜访议员办公室。虽然很多人真的很支持这个议案,但当时还没有见到任何议员要签署。然后,我们拜访了一个参议员的办公室。我当时觉的决议案是给国会来签署的,不是给参议员的。所以,我当时觉的没什么可找他帮忙的。我们见到他办公室的一个职员,她对迫害不太了解,但很多年前她在地铁里拿到一张法轮功的传单。我们的大多数会谈其实都是与议员的助手们,而不是议员本人。当然他们也需听真相。这次我们还是一样的讲真相,让他们在了解我们所提供的真相内容后选择如何做。我没有对她抱太多期望,我真的只是想让她知道真相。结果她非常接受真相,并表示兴趣要炼法轮功。

三、整体的力量

我有一个问题就是我感觉我对当地政府工作有完全的责任。我没有认识到这完全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体的项目,我因此而承受巨大压力。然而,当我告诉当地的其他同修这个议员对推动“343决议案”的起关键作用时,他们都非常想帮忙。

当我一想到我需要得到一共九个议员来签署决议案,而我却不能让以前签过的再次签署这个新法案时,我就变的不知所措。但是,我的想法是错的。我将这个当成我个人的项目了,而没有依靠整体的力量。我的问题是,我不想麻烦其他人。我相信这想法是来自于我的显示和自尊的思维习惯。我发现这个问题后立即纠正这错误的思想,开始请同修帮助。做这项目的同修聚在一起思考和讨论如何做,不仅如此,我们在该议员所属的地区征签。也许只有他所代表地区的许多众生了解了活摘真相,门才会打开,他们的想法似乎是同步的。

不到两个星期,我们这个小组,其中大多数不会说英文,仅在这位议员的地区就征集到许多签名。于是,一扇门开了。这位议员几天后就在离我家几英里处出席一个特别的市议会。有几个同修随我一同去,这是我们可以直接向他提问的机会。

我以前从没参加过市议会。我又一次回到那种因未知而不自在的状态。因未经历过也就不知道如何过多的准备,我们只能带着正念出现在议会上。

我终于有机会站起来向他问话,可是在整个人群面前,我真不想发言,因为我不喜欢在公众面前讲话。我也知道这些想法都是情的表现,我必须去掉的。我正朝这个方向努力直到将来它完全影响不了我。

当我问这位议员他是否会签署“343法案”时,他的回答是:那是一个非常悲哀的日子,就在天安门,我当时在场,法轮功学员将他们自己“点燃”。我告诉他那是中共构陷法轮功的伪案,我很吃惊他怎么还将这中共的谎言保留在头脑中。我意识到我还是有依赖常人帮我们做事的心。我曾希望他的助手将真相转告给他。他可能是听过,但没真的听進去。现在我相信该由我们直接接触他并告诉他真相,因为他被中共谎言直接毒害。市议会结束后,我们找到他,与他交谈。他又问了些有关“自焚”的细节,我们進一步解释给他听,并还会送他更多相关资料。在我们简短的会谈后,他表示乐意签名支持。

虽然此时我们似乎看到進展,然而,几周后他的名字还是没出现在签名的议员名单中,他的助理说了一些借口,但没有解释他态度改变的真实原因。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或许是考验我的忍。我注意到在他口头表示愿意支持后,“欢喜心”悄悄涌上我的心头,并且我对政府工作后来放松了而去忙于其它项目了。事实上,我在时间管理上是存在问题的。但是最大的错是我不知觉中又一次执著于常人来帮助正法,我甚至曾想到法案没有他的支持就难以往前推進,并会感到一点恐慌。当我后退一步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我意识到我曾认为他对“343决议案”的推动是起最重要作用的国会议员。

我从这件事中得到很多教训,我现在知道象这样重大的事必须有同修的整体正念参与,这是至关重要的,带着人的任何观念去想他们可能支持或可能不支持的各种原因,都可能挡住我们去救他们。

我知道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需要去接触这个州的另外其他议员们,告诉他们“343决议案”的事。经历这些后,我变的更有信心,知道如何去接触他们了。我认为对这些议员讲真相很重要,因为他们代表着背后的那些千万个选民。这些议员的决定会影响很多的众生。师父说:“可是能起代表作用的生命可不是一般的生命,一定都是不同宇宙的王代表着他的世界、宇宙、天体,可是他所代表的宇宙是有体系的。”[4]

所以,不论他们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不支持我们,我想我们都能用真相去解开他们的心结。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说:“其实有些人一时对大法还不清楚。特别是那些在这种如此邪恶的迫害中被蒙蔽太深的世人,大法弟子讲真相中如果没解开其心结,可能对大法还是在认识过程中,暂时不能给其定性。目前还不能说他好也不能说他坏的,也许是大家在讲清真相中做的还不够。”[5]

参加政府工作的项目,为我打开了很多扇门,使我有机会与许多同修一起在不同的项目中工作,救度众生。通过参与每一个不同的大法项目,都让我从中发现我深藏的执著,比如安逸、显示、情、虚荣,时常出现,但已经越来越少。

很荣幸能有机会与所有这些同修一同在这些项目中努力。我想将来会有更多证实法的项目和机会,我盼望着在这些项目中修好自己,同时兑现我救度众生的誓约!

感恩师尊!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