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新学员一步步溶入整体的体会

更新: 2015年10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同修们大家好!

一、得法不易

我在庆北荣州当文化解说员,二零零九年当地新来了十六位解说员,其中一位是法轮功学员。那位后辈热情地向前辈和同事们介绍法轮功,唯独“冷落”了我。直到二零一零年五月,我们下班后一起坐车回家,她在下车时“顺手”给了我一本蓝色封面的书,一看是《转法轮》

回家后我就开始读,但没读到十页就合上了书。因为实在不明白里面讲的是什么,无法继续读下去。第二天,下班的车上我问那位后辈:“别人看了那本书后,都有什么反应?怎么搞的,我连五页都看不下去,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听了也没说什么。回家后我再试着去读,但是和前一天晚上一样仍然读不下去,没办法我给她打了电话。我说:“我很想读,但还是不行。”她接了电话后,不顾时间很晚,带另外一本书来到我家,她跟我说:“姐,那你就先试试读这本《精進要旨》。”她回去后,我就开始读《精進要旨》。我一页一页的慢慢读,有些明白意思有些不明白,一直读到深夜一点才读完。躺在床上,我回想过去,第一个浮现的在我脑海里的念头就是我一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什么错。不管什么事都是自己对、对方错,而我那天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她,问她怎样才能读完《转法轮》?她建议我先把师父的九天讲法放到mp3听录音。之后我每天听九天讲法,也开始了学法。我后来读完《转法轮》花费了一个多月。我的修炼之路一开始就这么艰难。

二、在矛盾中向内找

我的儿子从小就比别的小孩老实又嘴笨,所以我总是发火或数落他。长期以来,我都这样对待儿子,而他也一直是我的“心腹之痛”。这种痛苦源于何处?得法之后,我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结果发现是我对儿子过高的期望引发了不好的态度,因此产生的业力使我和儿子陷入了痛苦中。当我悟到什么问题都在我的心上时,奇迹发生了!一直被我认为低人一等的儿子,参加难度高的考试时却一个接一个的合格了。

师父说:“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1]

我在得法前总是埋怨父母、丈夫和孩子令我痛苦,和一些同事的关系也很紧张,但是得法后知道了都是我的业力所导致的。为了摆脱业力,在一年多的时间,我流着泪不断学法,在法上提高心性。那位后辈从一开始就告诉我参加集体学法的重要性,但是我当时还没有精神准备。后来通过向内找修炼心性,又和后辈不断交流,放下大大小小的执著之后,我才慢慢开始参加了集体学法。

即便这样,我还是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因为女儿生下双胞胎,我去照顾两个外孙女,所以有一段时间没有精進,直到二零一四年春天才从新走回修炼,开始认真学法。但是不管那位后辈怎么劝告,我还是坚持一个人在家里炼功和学法。

三、参加台湾法会后渐渐精進 家人陆续走入修炼

二零一四年,后辈问我要不要一起参加台湾法会。我很想去,所以告诉了丈夫。但我又突然感觉将要经历的都很陌生,更自愧在修炼上有很多不足之处。我想:我才学会炼功,师父的各地讲法还没读完,参加法会是不是不知分寸?这样反复自责,一直犹豫是否参加台湾法会时,后辈鼓励我说:“姐,往前迈一步就是修炼,你就当这是往前走一步,我们一起去吧。”她的话给了我勇气,于是我终于参加台湾法会,第一次参与到排字活动,也第一次听到了学员发表的心得。三天四宿的行程结束,回国前一天举行的全体交流会上,我发言分享第一次参加台湾法会的心得。我说;“我是一个才刚刚学会走路的新学员,我就算死了也不会放弃学师父的法,今后我不会再懒惰,会成为一个更精進的学员。”

我在同修面前公开承诺要成为一个精進的学员,所以回家后第一个作出的决定是到户外炼功点炼功。我本来在家一个人炼功,但这时就像有一个声音严厉的对我说一定要出去炼功,我痛苦的流着眼泪哀求:“为什么不能在家炼呢?”那个声音说:“你说好了要做一个精進的学员,那就是要出去!”我还是不愿意出去,那个声音又严厉对我说。后来我仔细分析是什么原因令我不愿意出去炼功?结果知道了我对法正信不足,自尊心强的我生怕被人知道。从台湾法会回来的第三天,去掉那个心之后,我才能自己开车到炼功点炼功。那天傍晚,天气开始冷起来,丈夫看我要出去炼功,就劝我不要去。我对他说:“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对你很好,有问题都是你的错,现在才知道是我造下的业力让你痛苦,也让儿子痛苦。都是我不好,现在我反省过去从新做好。我欠你太多,请你原谅我。”

第一次到炼功点炼功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和丈夫流着眼泪彻夜畅谈彼此的心里话,我们内心的心结也都解开了。第二天我在家正准备打开书学法,丈夫也拿着《转法轮》走过来和我一起读。儿子也开始学法,他之前曾反感的问我:“为什么要读这种书?”我悟到自己的错之后,家人也一步步走進大法修炼了。已经结婚的女儿对大法仍有些不好的观念,但是她和我一起听九天讲法之后,在师父的慈悲中女儿去掉了那些观念,也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从参加台湾法会回来后,随着我的巨大变化,家人也都陆续得法,一起走上了修炼之路。

四、修去显示心

随着我渐渐认识法理持续修炼,我也看到介绍大法给我的后辈不是经常在我们当地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而是跑遍全国找同修交流的问题。这使我对她有看法,后来看她什么都不顺眼。我的心也因此不平静,我知道这是一个不好的心,所以想努力去掉它,但做起来很难。

我更加认真学法,把各种难受的思想压下去。正当这时,公司的解说员培训营开始了。我不愿意和后辈在一起,为了避开她我换了培训日期。但是师父不允许我这样,那位后辈也因别的同事改动日期,最后正好跟我同一天去培训营了。更糟糕的是我们的宿舍竟是同一个房间,这下我躲不过了。之前我硬压下去的想法,在失去理性之下,一个个翻出来了。那天晚上,我和后辈彻夜交流,终于悟到那是我的显示心所引起的,我之前的难受也是为了去掉显示心。后辈不愧是老学员,在和我交流中,听到一些刺耳的话也不动心,只是坦然的鼓励我一起更加精進。

五、在女儿住的地区修炼心性

因两个子女都准备参加职业鉴定考试,我到安阳的女儿家要住一段时间。在二零一五年神韵演出之前,我想到后辈在故乡荣州辛苦推广神韵演出,就抽空到荣州一起贴海报,还到处去宣传。

那天,结束回来的路上,后辈问我:“在大邱有神韵交流会,你要不要一起去参加,然后回女儿家?”我答应一起去。那是我第一次去大邱参加集体学法和交流。那天我第一次拜见师父的法像后,决心今后要更加精進。我在交流会上看到学员们形成整体,全心全力为推广神韵而努力,学到和感受到了很多东西。

大邱交流会结束之后,我准备回安阳,临行前后辈千叮万嘱:住在女儿家不能忘了认真学法和炼功,也必须参加集体学法,这样才能避免在修炼的路上被淘汰。我牢牢记住了后辈真诚的劝告。但是在巴士上,我还是犹豫不决,心想在没有一个熟人的地区参加集体学法还是有不小的压力。我求师父加持我去掉那些不正的想法,去参加集体学法。巴士快到安阳时,我才拿出勇气打电话询问了当地的炼功点和炼功时间。第二天凌晨四点,我和两个子女一起去安阳炼功点炼了功。对别人来说不值一提的事,对我来说却如此艰难。

我在安阳开始炼功,心性魔练也随之而来。每天早起就很不容易,加上我用常人的观念认为自己是个外地人,因此心里总是不舒服,常常为别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而感到苦恼。我没有想到那是为了修炼我的心性而安排的。有一个学员看到我紧张的神情,甚至说我“炼功象打仗”。我越来越感到去炼功点很累,但是为修炼仍然坚持去炼功。在集体学法时,我虽然不会中文,但我很喜欢听侨胞同修们用中文读法,这算是意外的惊喜。

有一次,有一位老学员指出来,在集体学法时要用什么心态,要怎么交流。我感到她的话很不慈悲,心里暗自反感。没想到过一、两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的言行中也有那些不好的态度。我悟到对方表现出来的是自己的问题,所以感到内疚也不再反感对方了。之后我就能和当地学员形成整体,一起参加讲真相的活动了。

六、参与声援诉江征签 在讲真相中不断向内找 走正修炼路

我最近在安阳车站和女儿一起参与了全球的诉江征签活动,由此在修炼路上又迈出了一步。我看到车站的乘客来去匆匆,不容易安心听我们讲真相,所以到车站地下商城的店铺,一家一家的讲真相和征签。女儿向排队等巴士的乘客征签。这样我们征到了不少人的签名,也品尝到了参与到正法進程的喜悦。我们从早到晚都坚持洪法和征签。

周末,我就回到故乡荣州,去拜访留在我记忆中的和我有缘的每一个人,向他们讲真相、征签、洪法。女儿看到了,问我:“妈,你不觉的脸红吗?”我说:“有什么脸红的?这么好的法不敢告诉别人还觉的脸红,你的那颗心才令我脸红。”

有一次,正好是星期天,我们到荣州市中心去征签,但很多店铺都关门,路上也没有几个人。正准备回家,却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只好在一个商场躲雨。我们看雨势稍减要回家,雨就又开始下,就这么奇怪的反复了好几次。我们只好在那个商场一个店铺不落的征签完后,雨才停了下来,我们也可以回家了,真是不可思议。为了在短时间内征到更多的签名,我们在回家的路上又去了图书馆。下了三个多小时的雨,闷热的空气也变的清爽了,很多人都出来在外边活动。也许师父知道了我要在荣州短暂逗留期间,要我们密集认真讲真相,就让那些里面的人都到外边来听真相。我和女儿在那里“轻而易举”的征到了很多签名。

我们向人们介绍法轮功是什么,讲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酷刑、活体摘取器官的真相,还说一定要参与控告反人类罪犯江泽民和停止迫害的壮举等。听完真相,学生们纷纷签名。我在荣州,两个周末征到的签名人数达九百一十二人。

最近每个周末,我还继续在安阳车站尽最大努力征到更多的签名。当看到知道了真相也不签名的路人,我感到很悲伤。我反省自己:是不是我的正念不足,才让那么多的众生错过机会?讲真相的时候,是不是没让他们真正明白法轮功和“真、善、忍”的修炼是什么?是不是没有充分说明这是无比美好的身心修炼法门?有没有让对方真正认识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是不是因为执著征签的数量,而疏忽了讲真相和洪法的质量?

我认识到在征签的同时,随时向内去找自己的不足,摆正心态,用正念讲真相,才会有更多的人来签名。有些人不知道法轮功的真相,所以抵触法轮功,我就更亲切的递过去真相小册子和传单,想唤醒他们的错误的念头,希望他们看传单改变对法轮功的看法。就这样,我虽然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我在认真讲真相和洪法中走我的修炼之路。

七、结束语

我得法、认真学法到今天,感觉期间走过的每一步都很不容易。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渐渐认识到了周围的一切都是修炼的环境。我今后还会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更加精進,努力成为真正的真修弟子。

有不足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五韩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