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昔日的同修需要我们去叫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看了716期《明慧周刊》上的几篇文章,心情特别沉重,不由得回忆起迫害发生前洪法时的镜头。

那时我们一个只有二十几万人口的山区小县,已经有两千多人修炼大法。他们中有县长、局长、乡长、校长等,站在几百人的炼功场中炼功,有时几百人坐在县政府的会议室看师父讲法录像,召开修炼心得交流会,场面真是非常神圣壮观。

迫害发生后,在种种压力下有许多人不炼了,他们中多数是刚刚得法才几个月。有同修估计现在还坚持修炼的也就是三分之一,而且有许多同修还处在不精進的状态。

前几天我去看望亲戚(同修),他们都七十多岁了,姐夫是退休教师,他们老俩口都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控告江泽民时他们以自己没有被抓被罚过为借口,没有参与控告,这次去想让他们走匿名举报的方式。進门后我就说明来意,姐姐说:“我们也没有被抓被罚过,起诉也没什么用。”

我说:“姐啊,你没有被抓被罚过,可是你不敢出来炼功了,偷偷摸摸的在家里炼,这不是对你的迫害是什么?何况师父和大法被诽谤诬陷,几百万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致残,甚至被活摘器官。你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说‘起诉也没什么用’呢?”

她在言谈话语中说到了“迫害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结束?”,我看到她执着起结束的时间了,而且还有埋怨师父的意思。就说:“姐啊,要以旧势力的安排,几年前就结束了。可是师父不忍心啊,一个是救人的数量不够。师父让我们救下百分之七、八十,中国救下一半,现在够吗?再一个是大法弟子们走不出来,达不到标准。师父是用自己巨大的承受才延续了时间,让我们再多救人,同时修好自己。姐,你知道师父的承受有多大吗?我们做弟子的,可不能这样想啊!”

姐说:“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好,等周日我儿媳(也是同修)来时,我给说,让她给写,咱们控告他!”

我舒了一口气,姐虽然还没有达到完全用正念对待诉江,但毕竟迈出了一大步。不用说已经不炼的,或是象我姐这样的,虽然还在天天坚持修炼,可是在修炼上并不是清醒的有多少?由此我看到了叫醒昔日同修的重要性、必要性,以及它的难度。

这次和姐姐的交流中,也让我看到了自己许多不足,特别是怕心、求安逸心、懒惰心等,其实在精進上自己并没有比姐强多少。比如在诉江这件事上,只管自己诉了,很少为他人着想,没有顾及整体。前些时有一对夫妇同修,也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没有参与诉江。我只是顾及面子,简单的和他们交流了两次,就再也不问了。这本身就是没有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其实也没有对自己负责。

已经不修或不够精進的昔日同修占的比重那么大,真的需要同修们都去帮助叫醒,哪怕一人帮一两个,大家都用心力量就大了。

一点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