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 善待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下面是修炼中的两点体会:

帮助掉队的同修

自从黑窝回来后,想到同修们对我的无私帮助,我也想去帮助掉队的同修,从而达到整体提高。有这个愿望后,师尊就安排一同修找到我去偏远农村帮助几名老年同修。自那里的两位同修遭绑架后,他们便产生了消极情绪,修炼也变的懈怠,三年多没与其他同修联系。

面对这样的现状,我俩与他们着手组建学法小组,请大法经书、买mp3,每月去四次与他们共同学习师尊的讲法,待他们心性有所提高后,启发他们的正念,去花真相币、发小册子和护身符等真相资料。有一次一位八十多岁的同修跟我们说:她去小卖部买东西,店主对旁边的人说:我的钱上的字咋多啊?旁边的人好奇的说我看看,就把真相币上的字念出来了,当时在小卖部的几个人都听到了真相。经过几年的共同学法修心,他们现在也能自己独立的在学法小组学法了,救度众生的事也稳步在做。

二零一二年五月师尊发表了《二十年讲法》,学完讲法后,对师尊讲的:“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修炼嘛,不是儿戏的;特别是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的历史使命,这使命中牵扯到无量无计生命的存亡,你说这件事情不大吗?非常的大。”[1]这一段讲法对我的触动很大,使我悟到了帮掉队同修是我的责任与使命。因而我就在明慧网上下载了两封‘找回昔日同修’的劝善信,带上师尊的有关讲法和劝善信,与其他同修配合找回掉队的同修。

去年我与另一同修去找一个从劳教所回来后不修炼的同修。到她家后,寒暄几句之后我们开始劝她走回修炼大法的正路上来。当时她的口气也不善,但我不被她的情绪所动,善意的理解她内心的苦衷,眼睛注视着她,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干扰因素。另一同修与她交流后,我给她念了两封劝善信,又站在理解她的角度与她谈修炼的严肃性,越谈她的不满情绪越少。当时虽然是冬天,整个屋子暖融融的,一点也不觉得冷,谈着谈着她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临走时我们给她留下大法书。后来她通过学法也与当地的同修有了接触,从新学法修炼了。

在参与找回掉队同修的过程中,我深深的体悟到:自己必须学好法,向内找,修好自己,用更大的慈悲去对待掉队的同修,多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他们的苦处,不触动他们的负面思维,从法上启发他们的修炼信心,才能有好的效果。

消除间隔

近期,我在与一位协调同修配合做一些证实法的事时,我感到互相之间有一些不协调的因素在干扰,说话做事都在拧劲,并存有互相指责和埋怨的人心。

通过向内找,我认识到是我和同修都各自坚持自己,相互指责、缺少圆容与配合,就是在走旧势力的路才造成这种局面。我们的做法与心态并不是从法上多互相引导、交流与沟通,而是就事论事浮于表面的问题。虽然自己也去掉了一些怨心、指责别人的心,但是我并没有从事情的表象上真正跳出来,找到问题的根本。

师尊在法中讲到:“可是大家都没有想一想: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对了?其实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这些人、这些表现就没有了,因为不会在大法弟子中出现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许的,谁也不敢。”[2]

对照师尊的讲法,我静下心来认真的思考同修的指责、向内找,发现我还有自卑心,认为我不如她,自我保护的心很强,怕得罪她,遇事负面思维多,才是导致针对我的人心所表现出一些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还有就是缺乏宽大的胸怀,没站在更高的境界思考问题,并停留在你错我对的争论中不向内找,问题出现不知修自己,使自己各种执着心加大,致使影响了与同修之间的配合,也给自己修炼带来困惑。

我通过静心的学法、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深挖自己的执着,开始从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还找出自己潜意识中存有显示心、妒忌心、证实自己、爱听好听的、不愿被别人说、怕被别人瞧不起等人心。我虽然仍有做不好的时候,但我终于能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着是放不下“自我”。找到了问题的根源之后,我更深感向内找、修心的美妙。

最后再次感恩师尊的慈悲呵护;感谢所有给予我帮助的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