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离开自身修炼环境”是必须修去的漏

更新: 2016年08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学习了师父10月16日在洛杉矶的讲法后,我深切的感到修炼的严肃。在讲法中师父多次提到“圆满”,从中能体会到师父为大法弟子不精進的修炼状态感到焦急。

之前我认为自己是从1999年7.20闯过来的老弟子,能跟上师尊正法中的進程就足矣了,不用担心最后能不能圆满,尚存的许多小执著在开功圆满的那一刻师父都会帮我处理掉,使自己达到圆满境界的标准。因此修了这么多年自己还有许多执著没去掉,有时即使意识到了,也没从法上悟一悟怎么修去它,反而认为没干扰做“三件事”而听之任之。

讲法中师父提到:“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任何一个心,任何一种执着,都会造成你進步、提高的困难”[1]。转眼修炼就20年了,我现在才意识到我是一个依赖心特别强的人,大关、小关,大事、小事,遇到事情就去请求师父“点化”、“加持”,而不是自己主动在法上悟。虽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只要认真学法都会得到师父的点化,却没做到师父要求的那样时时的警醒自己,主动修自己。修炼至今努力跟着正法的進程走,只是正法洪势中的一个“机械零件”,缺乏主动性,对救人没有紧迫感,少有发自内心的为世人的未来担心。不时有离开这里,换个环境的念头。我感到很惭愧,感到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在对宇宙大法的信仰里掺杂了太多的“私”与“有求”。

在整个大陆看似遥遥无期的恐怖高压迫害中,我多次产生过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执著;在邪恶疯狂迫害的最初几年,自己几乎一天24小时正念不停,精神压力很大;在因为自身修炼中的“漏”而招来的关与难过不去时;在邪恶利用世人对师父及大法弟子“文革”式的攻击、诽谤、监控中;在面对同修们被绑架、酷刑、冤狱时;在一次次因邪恶因素迫使的资料点的紧急转移中……在师尊的加持和点化下,虽然我坚信正法必成,闯过了这些“关”和“难”,但看到被邪恶操控的恶人横行时,心里也时常涌起怨、恨,还期望有一天能逃离这个邪恶密布的环境,喘口气。

虽然经历多次可能离开本地却最终未能成行的心理波动之后,师尊点化我这是我签约要兑现誓约的地方。但我仍然祈盼有一天能离开这里。特别是每当听到同修远渡重洋亲睹师尊慈颜、亲耳聆听师尊讲法的消息时,那个执著强烈到一刻不停的折磨我,心里想的、嘴里说的、脑海里盘算的都是它。每次都要通过大量的学法才能消停下来。

近几年在学习师尊在海外各地法会的讲法中,常常看到大陆出去的同修因长期生活在邪党变异社会中产生的变异言行对海外同修证实法的活动造成了很大的干扰。我认识到自己不能为了逃避,而去干扰海外同修的修炼与正法环境,既然我签的约在这里那就在这里“坚守”吧。但这个强大的执著成了我修炼中的“漏”,我却没意识到。

师尊在法中讲过:“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而且坦然不动的。”[2]我认识到了自己在这一点上存在问题。

随着学习师尊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中的讲法,使我惊觉到这个自99年7.20恶党迫害大法以来形成的“离开邪恶迫害环境”的想法也是必须要去掉的执著。我明白了自己想“逃离”的想法是我修炼中的大“漏”!是我对宇宙大法的信仰不够坚定,换个说法就是有杂质、不干净。对师尊的慈悲呵护看成理所应当。没有严肃对待修炼,因而没能修出应有的慈悲。在做三件事时只是从法理上明白对整个進程“有什么好处”,没有替身处危难关头的众生着想,而感不到时间的紧迫,自私的期望有机会换个环境。这是对自己的誓约不严肃,有企图违约的不好念头。这种只想求得大法与师尊的庇护,在需要我履约时却想着“好处”,这种自私是配不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的。

从新记起师尊讲过:“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3]

师尊啊,我也要做到!我也能做到!请师尊加持!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