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次绑架、两次劳教 辽宁崔国华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辽宁省义县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崔国华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通过邮局快递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致使自己六次被绑架、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零三个月;还被非法勒索现金七千三百五十元。

崔国华女士要求最高检察院依法追究江泽民所犯下的罪行必须承担的法律刑事责任和精神、经济上的赔偿责任。

最高检察院已签收她的控告状。下面是崔国华女士在诉状中陈述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的部分事实和理由:

我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更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真正懂得做人的道理,心胸宽广,不为小事而苦苦追求,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以苦为乐,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正在我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努力做好人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了疯狂的迫害法轮功,每个修炼者都在经受着严重的迫害。被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或非法判刑关押的迫害。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十六年来,我遭到了如下的迫害:

一、被六次绑架、半年非法拘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对江氏集团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我以公民合法权益去北京和平上访、反映情况。到了锦州火车站检票口被阻拦,搜走了身份证,被劫持当地前杨乡派出所,一个五十多岁小个的管事,非法关押我一宿。

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前杨乡派出所张书礼和另一个警察闯入我家,问我炼不炼,如果不炼写保证书,不写就带走。我没有配合,被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一个月,镇东派出所还勒索二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月,义县政保大队王占林等三名警察闯入我家,抄家什么也没有抄到,将我绑架到政保大队五楼,王占林说:“你们的同修把你供出来了,关于去北京之事谁带的头,你出个手续就行。”想谋害同修,我说:“不知道!”王占林打我一个嘴巴,又把我胳膊背到后背说要捆起来,我也没有动心。然后把我劫持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八天,镇东派出所还勒索三百五十元现金。

十二月二十五日一早,政保大队大队长张彦复、副队长王占林等三名警察闯入我家中,又一次把我绑架到政保大队五楼,逼供、审讯,要我说出真相材料在哪印的,参加人员、地点。我没有被他们的骗术所迷惑,一直到晚上,把我送进义县刑事拘留所,在那里政保大队还天天来叫我过堂、审讯。今天恐吓我说:“明天把你送走”;后天又说:“给你分钱。”

那一年的农历大年是在拘留所过的。我家里有九十岁的婆婆,丈夫和上初中的女儿,他(她)们为我承受那么多痛苦,精神压力多大?我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一直到正月十五才把我释放,张彦复个人勒索我三千元,政保大队又勒索我二千元,共计五千元钱,无据。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证实大法,我第三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把我绑架到车上,我还再喊,另一名警察打我两个嘴巴,直到前门派出所也没停,所里出来一个高高的、胖胖的,专打人的警察。我不配合,他打了我二十多个嘴巴,拿我头往墙上撞。非法审讯后关进小屋一天。晚上,又把我送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关押一宿。第二天,又把我劫持到北京某看守所(什么名记不住了),我以绝食方式抵制非法关押,第七天当地政保大队长张彦复、前杨乡派出所长张成军等警察把我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第三天把我带到医院检查,没有血压,他们吓坏了,下午才就把我放了。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我在街上发神韵光盘,被义县公安局特警大队警察绑架到锦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被两次非法劳教

第一次非法劳教二年半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县政保大队和前杨乡派出所警察,要送我劳教来闯入我家绑架,当时我离家出走到黑龙江省讷河亲友家,呆了十三个月。此时,正是邪党十六大前夕,大抓捕。因为我不在家,前杨乡派出所警察不论黑天白天、节假日,甚至跳墙骚扰我家老人、丈夫和孩子,老人已经承受不住了。于是义县前杨乡派出所张成军等警察追到黑龙江省讷河,把我先绑架到讷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天两宿,第三天直接把我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拒收后又劫持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天。直到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政保大队、前杨乡派出所警察再次把我持劫到马三家劳教所,他们当时就得奖金一千五百元。

到劳教所把我分到最邪恶的二大队一分队,分队长杨晓峰为了达到分队转化率高,多得奖金,利用邪悟者不择手段的强行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说什么她们做什么,为了让我转化,不让睡觉,体罚、打、骂、严管,三顿吃大黑饼子、咸菜。三个人打我一个,六至七个人收拾我一个人,四个人摁着我两边手,两个人打头,一边打一边说你为什么不转化。

从那以后,我被她们打头,打得恶心、头晕、出不来气,后来血压高,吃不下东西,出气费劲。我想我不能这样下去,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要用生命去证实法轮大法好。便在劳动教养院广场开始炼第一套功法,炼了两天。警察又气又怕,给我非法加期三个月。到后来我身体走路都很吃力,晚上睡觉都昏迷不醒。分队长杨晓峰硬往我嘴里灌药,我就是不吃,因为我没有病,我是被她们打成这样的。我的意志没有垮,我要出去,我还要救度世人。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被释放,在劳教所非法迫害共二年半。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二年零九个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开奥运会之前,邪恶疯狂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大约十点多钟,义县义州镇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入我家,我问:“这么晚来干什么?”领头的警察李刚说:“看一看。”然后翻这翻那,把师父法像、香炉劫走,并在屋拍照,之后,强行把我拽进警车,绑架到县看守所。

非法关押六天,于八月六日,第二次给我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黑窝。当时正是所谓“严打”,劳教所里充满了阴森、恐怖,十多个男警察,专给法轮功学员电击、上大吊。进去后,一个男警察先让我背犯人背的三十条,我不背。那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男警察的头叫刘威,用电棍先电我的两腮、下颌骨、后脖梗、脸、手、胳膊。女警察还狠狠的打嘴巴,我的门牙当时就被打掉了三颗,剩下的都活动了,慢慢的相继都掉了,到了二零一零年我才五十三岁,回到家,面部很年轻,可就是一个真牙也没有了,全口假牙,同学、同事看到我都不认识我了。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后来在劳教所搞高强制“转化”,用酷刑给我上大挂。把我绑在两个床摞起来,两层之间,把两个胳膊用手铐固定在床头上,脚捆上,不能直腰在床底下,弯着腰,这叫又一种大挂。然后用电棍电我的胳膊,当时我发正念,求师父,谁电我谁手疼,结果,他们一电我手就疼,于是就不电了。后来他们还电我,我有点休克了,放下了,“啪”一声,我倒在地上,胳膊没有知觉。

接着是超负荷、超时干奴工活。二零一零年一月初,我在车间带头喊:“解体教养院!法轮大法好!”我所在的分队的同修也都跟着喊。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想给你一顿电棍、一顿大嘴巴,今天不打了。我也没有害怕。打那以后,环境好多了。

九月份,我丈夫来看我,没让接见。因我不转化、加上严打。丈夫只好给我邮了300元钱。我一直也没有收到。二零一零年,我二年零九个月的非法劳教迫害期满,回家后,想起查清此事,原来,在2008年10月15日,警官证:2108609号,名叫李镇的取出。

最近我出一趟门,现在铁路上还在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购票时出示身份证,网络有名,发现就监控,我到检票口就被安检翻袋、搜身,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我一位六十岁的老太太又能做些什么违法的事呢?

三、因为我亲人受到的迫害

我的亲人因为我同样承受到了本不该承受的迫害。

1、母亲和婆婆先后被迫害离世

我的母亲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老人家一生操劳,到老患了一身疾病,到冬天就起不来炕,总吃药,也不管多少事,胃病很严重,心脏病,老年病很多,到了难以活下去的时候了,那年她才六十八岁,修炼大法后,她老人家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哪都不疼了,那欢心与喜悦象小孩子一样,她说:我可找到救我的大法了,不识字就听法、炼功,知道修炼心性,但好景不长。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后,乡、村干部都找她,问还炼不炼,让写保证书,她和我哭着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什么药也不管我的病,我炼了一年什么病都好啦?”我告诉她:“都是江泽民下的命令,要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他是小丑,他妒嫉修炼人多,怕手中权力丢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被绑架后她非常害怕,精神受到很大打击,后来又得知法轮功学员被邪党大规模活摘器官的消息,她受不了了,弟弟、弟妹,听信谎言又害怕,就不让她炼了,母亲承受到了极限,但意志没有倒,70-80岁的人什么活都不用别人干,弟妹对她不好,母亲也不和我弟妹一般见识,告诉我她是修炼人,要有高境界的展现。时间长了,我没回来,她心老惦记我,怕我再受到迫害,母亲把心都用在我身上了,二零一二年她身体不那么好了,到二零一三年末母亲去世了,临终前的一段时间她把自己的几本大法书给了我,我送给了别人。等我从劳教所回来伺候她时,她说:“我一夜都没有睡觉,还有警察找你吗?”如果不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如果不是弟弟、弟妹听信谎言、恐吓,如果不是我多次被绑架,我母亲也不会吓成那样的,含冤离世。这是江泽民一大罪恶。

我的婆婆临终前我没有看到,也没有尽到做儿媳的责任与孝道,二零零八年我遭绑架后,她老人家上火,连走路都走不了了,只能自己在炕上能活动,大、小便也不能自理,都是丈夫照料,那年婆婆九十二岁,下不了地,一切吃、喝、拉、睡全落在丈夫身上,丈夫身体又不太好。还有我可怜的女儿,我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她才上初中,丈夫又要挣钱供孩子上学,又要管老小仨口的生活,还得伺候老母亲。孩子需要母亲的照顾,老人需要我的伺候,丈夫需要我分担家务,丈夫说:“简直活不下去了,那个难啊!”丈夫每天要出去挣钱,婆婆自己在家,一天,丈夫下班回家,看到婆婆摔倒在地上,头撞在门上了,撞个大口子,不知摔了多长时间,血都凝上了,缝了六针,婆婆又活了三个月……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婆婆也不能摔成那样,老人悲伤离开人世。

2、女儿受到的伤害

半年的拘禁,五年零三个月的劳教,我的女儿正是成长时期,多么需要一个母亲的照顾、管教,一说起这些我女儿就伤心。丈夫说:“咱孩子本应考上好大学(女儿学习成绩很优秀),你这一进去,对孩子精神打击太大了!”是啊!由于我的被迫害,使女儿得不到母爱,还受同学的歧视,每天都在承受着精神上的打击。好在女儿自强,尽管没能走进理想的大学,毕竟还进了大学,总算给我一点安慰。

我告诉丈夫和女儿,一切都会过去的,江泽民一定会遭到应有的报应,善恶有报是天理,江泽民欠下那么多血债,又有多少修炼人被活摘器官,害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亲人、害了多少世人,这恶贯满苍宇的大罪!天法,人间法庭一定会给江鬼一个公正的判决,那就是把江泽民绳之以法,送上历史的审判台,还人间正义,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还给我们修炼的环境!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