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诉江中整体配合

更新: 2015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在今年五月末开始诉江,我们认识到诉江是天象,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要失去这个机会。我们以“同修你写诉江状了吗?”“同修们,快推动诉江大潮”为主题進行交流,希望同修们在诉江大潮中共同配合,形成整体,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们当地有一些同修的诉江状写出来了,只是格式还不太正确,有的还没有打印、邮寄。我赶快找到同修们,大家交流诉江状怎么写,没写的同修抓紧写出诉江状。有的同修写好的诉江状就拿到了我这里,我一份份的给同修们改稿,打印出来,配合同修发正念、去邮递,岁数大的不方便出来的老年同修,大家去帮助邮递。

我们整体配合的很好,有邮递的,有发正念的,有帮助整理诉江状的。我们开始去邮局邮递诉江状,邮政员不太理解,问:“你们邮这有用吗?你们为什么要邮?邪党不让学。”同修们正念给邮政员讲真相,邮政员明白真相后顺利的给同修办了快递。还有的同修去邮局邮递,邮政员不敢给办理,打电话请示局长,后来局长同意给办理。明白真相的世人也都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对邮递诉江状都支持,同修们也都顺利的办理了快递。

师父给我们铺垫好了路

我和一个同修去邮局邮诉状,买了几个空白的邮政单,想让同修们在家填好邮政单,再去邮递。邮政员乐呵呵的说:“你们别去别的地方邮,一定到我们这里来邮啊!”世人明白的一面都知道,在诉江中帮助了大法弟子,是积了大德了。哪个快递支持、帮助大法弟子邮诉江状,赞同大法,支持大法弟子诉江,这也是走向未来的希望,所以我们当地同修的诉江状邮寄的都很顺利。

我的诉江状是通过韵达快递邮走的,几天后就被高检拍照签收了。我们当地同修开始时多数是从邮政快递邮的诉江状,有几个同修的诉江状被高检签收了,多数同修的诉状被哈尔滨快递安检中心劫到了我们当地610。

接着,有当地片警、政法委人员给同修家人打电话,还去了两个同修家查问:谁是头,是谁组织的?谁给写的?谁给打印的?还认识哪个同修?一时同修的家人也埋怨,同修们也说这件事。我一看网上,一下就看到有报道说同修因为邮诉江状被骚扰、被绑架抄家。外地同修也跟我说:因为邮诉江状警察到家绑架,有的地区还绑架了二、三十个同修。当时我的怕心也起来了,因为我们当地同修的诉江状很多是我给改的稿,我给打印的,还有同修的诉江状是我给代笔写的。我觉得有的同修是看到同修们都诉江,她也要邮诉江状的。我心想:我能保证我自己守住心性,我不能保证其他同修是否能守住心性。我怕同修守不住心性说出同修而造成损失。我又一想我这种怕心不对,是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师父已经给我们铺垫好了诉江路,我们是大法弟子,谁也不配干扰迫害。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由师父做主,我就是信师信法。

我立刻找到同修,先去学法小组与大批同修交流,再去没走出来的同修家交流:任何情况下都要守住心性,不要配合邪恶,讲真相时,不要说出同修及资料,不该回答的不回答,正念要足。大多数同修正念很足,把这次诉江状被劫,违反中国宪法,要求赔偿邮政快递的邮费的内容添進了诉江状,再次把自己的诉江状邮递出去。只有个别同修人心上来了,说:本来自己是没被暴露的,这下可好,把自己的住址、身份证都提供出去了,以前610还不知道自己,现在他们都知道了。可是这个别同修看到同修们第二次邮递的诉江状,很快被高检签收,而且经过同修讲真相、发正念,警察没有去骚扰,家庭正念的场也打开了,同修们该集体学法的还是集体学法,该讲真相、发真相资料的照做不误,发正念的发正念,上班的还上班,这几个同修也从新邮寄了自己的诉江状。我们当地同修的诉江状全部被高检签收了。

帮助周边地区同修写诉江状

我去了周边几个地区,看到周边同修,那里近二百多位同修仅几位同修的诉江状被高检签收了,多数诉江状被劫回或杳无音信。还有的同修岁数大,不会写诉江状,我就放下人心,把自己当成当地同修的一员,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帮助不会写的同修写诉状,帮助网上传递,到明慧登记,把密码给本人妥善保存。与当地同修一起配合,把所有还没妥投的诉江状通过网络帮助同修投递。在外地同修那里的几天,我都在忙于同修的诉江状,前两夜我忙了两个通宵,后几夜也是忙到清晨一、二点钟,我想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是不能划格划线的,要整体配合好。

通过诉江深入讲真相 让更多的世人参与

在九月七日明慧网又发表了《关于诉江的通知》,我看到师父写的“希望大家照办。”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师父太慈悲了,从开始起诉江泽民到现在几个月,直接被迫害的和没直接被迫害的同修的多数诉江状,都已经被高检签收了。这些同修都是实名控告,这些同修都已经偏得了,剩下个别有怕心没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和大部份常人还没参与進来。现在师父让没有被直接迫害的同修用化名或笔名举报大魔头,常人可以用真名实姓举报,师父救度的门全打开了,师父太慈悲了,真是洪大的慈悲。我自己悟到:世人三退了,就是走向未来了,如果这个走向未来的生命,参与诉江了,在大法被诬陷、师父也被谎言攻击时,参与诉江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要求恢复法轮功的名誉,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一个生命敢于走出来为师父和大法鸣冤,这个生命也不简单了,一定是前程无量了。

我想当地同修诉江状已经基本全部被高检签收,该進一步给常人讲真相,让家人以致更多的常人参与诉江。

我和妹妹同修配合,给妈妈、爸爸、妹妹及四个孩子讲真相。妈妈和四个孩子都同意举报大魔头,我和妹妹及时的帮助他们整理出诉江状,通过网络投递签收,再到明慧举报登记表登记。

我的孩子没在家,在外地,一开始我打算等孩子放假回家,再给孩子讲诉江的事,看孩子是否参与诉江。我又一想,师父的正法進程突飞猛進,不能落下小弟子。我拿起电话跟孩子说明诉江的事,孩子马上要参与诉江,并让我帮助整理诉江状。正好孩子的朋友也与孩子在一起,我让孩子的朋友接电话,我与她说明诉江的意义及过程,她也同意诉江并委托我给整理诉江状,我们帮助孩子整理完诉状,很快网络投递签收了。

我悟到诉江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是师父给弟子们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建立威德的机会,是师父把结束迫害的机会给了我们,也是众生得救的大好机会。这是天象,是必行必成的。

以上是个人所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