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丈夫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黑龙江省虎林市八五四农场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邱平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递交控告状,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的妻子赵碧旭被迫害致死。邱平发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赵碧旭女士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因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后被非法判三年半;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年六十六岁。

赵碧旭遗照
赵碧旭遗照

以下是邱平发叙述妻子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六年,我的妻子赵碧旭有幸修炼了法轮功,身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患有多种疾病的我,在妻子的劝说也修炼法轮功。在大法中我们体验到,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他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祛病健身神奇功效造福于全人类。在我和妻子的带动下,我们全家人都修炼了法轮功,那时我们连队里有四十多人修炼,我们家就是炼功点。那些年我们一家人在佛光普照下,受益匪浅,真是生活的快快乐乐,其乐融融。

赵碧旭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和妻子等四人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妻子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受到多种酷刑的迫害,我被非法拘禁在八五四农场公安局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我和妻子赵碧旭在街上行走,赵碧旭将一个护身符卡片送给一个名叫吕桂强的人被其恶告,吕打电话给八五四农场公安分局,分局的王贵福、陈磊、 齐大勇三人开着警车,将我们夫妻两人绑架。我对警察说:你们抓人,我的小孙子在托儿所没人接哎?警察说那你就回家接孙子吧。余下的警察就让赵碧旭上车,她不上,一个警察照着她的胸部重重的打了一拳,赵碧旭当时就昏厥了过去,警察见状又急忙给赵碧旭做人工呼吸,又掐人中,一直到农场管理局看守所。公安警察随后又带人到我家破门抄家,在没有任何手续及证件的情况下,抄走家中大法书籍和两个MP3。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牡丹江农垦法庭对赵碧旭非法庭审。公诉人捏造事实,说赵碧旭破坏了法律实施等,赵碧旭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我一个家庭妇女,和人说句记住‘真、善、忍’好,送给他一个平安福卡,就是破坏法律实施?这是胡说八道。”

当赵碧旭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给自家和农场带来的好处时,法官不让说。在庭辩中,律师指出此案中警方有重大违法之处,应当庭宣告赵碧旭无罪并予以无条件释放。在公诉人无话可说的状况下,非法庭审草草收场。赵璧旭被带离法庭,她在走廊就大声的喊着:法轮大法好!

牡丹江农垦管理局法院无视宪法及现行法律,最终将赵碧旭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

赵碧旭被迫害致死

在监狱,赵碧旭拒绝放弃信仰,认为自己无罪,拒绝穿囚犯服和参加劳役,不接受狱警的所谓“转化”,受到了监狱恶警的迫害和刁难。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她因拒绝穿囚服,被骗到女监住院处隔离迫害。当时在十监区监区长赵慧华的指使下,副监区长赵晓帆跳出来,亲自坐镇唆使刑事犯给法轮功学员强行穿囚服。赵碧旭等法轮功学员被刑事犯高福艳、李玉波、李丹、吴桂香、刘佩娣、张芳清等迫害。 每个法轮功学员配五、六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寸步不离。房间门窗用纸糊上,不准外人进房间,甚至整个楼层很少有人能去,包夹很少与外人接触,严密封锁消息,日夜采取各种手段进行迫害,肉体摧残,精神折磨。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某天,我的儿子和女儿去哈尔滨女子监狱去看他们的妈妈,监狱让儿子见不让女儿见,我儿子看到他妈妈的时候很高兴,说他妈妈的精神状态非常好,蛮精神的。

二零一二年一月初,赵碧旭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就是不“转化”。赵惠华每天听信包夹犯人的汇报,开始对她采取了特殊的措施,不听话就隔离“治疗”。 一月六日,女监通知我们看望赵碧旭,让我们劝劝她。一月七日,我的女儿和她的表妹先期到了女监,我女儿见到她妈妈在监狱医院输液,她妈妈已经吃不下饭了,整个人没有一点力气,她的脖颈左侧有一个大包。

她们给我女儿看监控录像:你看看,你妈妈炼功学法我们都不管她,就是有一次我们是绑起来给她输的液。

女儿问妈妈得了什么病给输液?医院说是高血压。女儿说要把妈妈接回去治疗,医院说那得有权威医院的检查认定才能办理保外手续的。

一月十一日,赵碧旭被送到哈医大二院。我的女儿说到医院的时候她背着妈妈楼上楼下的做着各种检查,人根本说不了话,走不了路了。

哈医大二院的大夫说我妻子脖颈左处的大包是肺癌晚期转移了。

在医院病房,我妻子是由两个女警察寸步不离的看着。

我是在一月十三日赶到医院,我看到她们把我妻子用手铐铐在床上,就问他们:人都不能动了你们还把人铐在床上?她们说这是规定。

十三日半夜快十二点了,赵碧旭还挺着坐起来要盘腿发正念,她已经没有一点力气把腿搬到另一条腿上了,我就把妻子的腿搬上双盘腿姿势,她就坐在那里发正念,妻子她人是相当坚强的,我却禁不住泪流满面。

一小时后,也就是二月十四号凌晨一点四十分,赵碧旭在医院的病床上离开了人世。

我儿子给她妈妈穿衣服,刚刚穿上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呢,那些早已在外面的警察就急不可耐的都进来了,他们拿来了事先准备在走廊里的棺材,快速的把赵碧旭的遗体装了进去抬走了。我们所有的家属都茫然不知所措,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赵碧旭死亡疑点重重

一、赵碧旭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的最后时间为什么给她输液治疗,是什么病?治疗的方案和用药配比是怎样的?

二、我妻子是个很爱说的人,而且讲话时道理也是很到位的人,对于她自己是怎样被打针用药治疗她为什么只字未提,而且像忘记了一样的没有意识,这是怎么造成的?

三、赵碧旭为什么拒绝输液?为什么要把她绑起来强行输液?

四、听说我妻子在监狱医院输液期间,仍然坚持看书炼功,被一个叫王思邈的犯人向监狱医院的院长赵惠华汇报说:赵碧旭又学法又炼功,怎么说都不听。赵惠华说:不用她得瑟,三天之内叫她毙命。结果到哈医大二院真的就三天丧命,这是巧合还是预谋好的?

五、院长赵慧华的心腹打手高福艳,事后曾在监舍说:真佩服院长的神机妙算,赵碧旭(进医院)不超过三天就会死。所谓的肺癌晚期是怎么个过程呢?是人体试验还是……

杀人凶手赵慧华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毒药,而且死亡时间为什么是预期的那么准确,这一切是在谁的唆使下进行的?

综上,我妻子赵碧旭所遭受的药物迫害致死人命,只是江泽民与中共互为勾结利用的一个世界人权灾难的冰山一角。在立案制度改革的今天,有案必立,有诉必理这样一个原则的铺垫下,我们运用法律反迫害,为捍卫法律尊严,还人民的天赋人权,施恶者就应必受惩治,我们郑重提请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在长达十六年对法轮功修炼者所犯下的所有罪行进行案案调查、案案追究,给全中国和世界所有人一个可信的答复。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