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整体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二零一四年过年时,得知附近农村一位A同修处于严重病业状态,生活不能自理都一年多了。我和几位同修切磋,悟到这是邪恶迫害,我们不能承认,不能不管。经过商量,有车的B同修说:“我负责接送,随叫随到。”C同修说:“我负责侍候同修,吃住在我家。”我说:“我负责跟同修学法切磋。”

我们很快来到A同修家。由于长期处于魔难中,她已经没有正念了。交流的时候,似乎她啥都明白,可是就是正念不起来,让她跟我们走,她不同意,一时间我们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她丈夫回来了,他也是修炼人,進门就说:“我去找大夫给她打针,大夫就是没时间。得知你们来了,我就告诉大夫不打了。”他对妻子说:“跟同修去吧。”A同修仍然不同意去,我们有些无奈。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不同意去不是A同修主元神的意见,就说:“这些不正的念头都不是她,求师父加持她的正念,让她主元神做主。”大家一听都一震。这时到发十二点正念了,我们就开始发正念。我想起善解这方面的事,就用意念面对同修说:“所有A同修曾经伤害过的生命,请你们接受善解,赶快离开她,你们会有好的未来,如果继续迫害就会被当作破坏大法的因素被淘汰。接受善解吧,同修做不到,我们能做到,我们做不到,我们师父都能做的到。”发正念时,我神的一面一直很震撼。

发完正念,我就把这些话跟同修说了一遍,同修们也都来了精神。尤其A同修,在我们一边切磋一边给她发正念的同时,她起来了,穿衣服决定跟我们走。下地走的时候,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她,A同修走出家门时,叫我别太架着她,说自己能行,她几乎是自己走出院子的。当我们一起坐進车里时,我和C同修哭出了声,司机同修说:“你们这是不是情啊?”我边哭边说:“不是,我们感受到是从魔窟里抢出同修。”A同修一听也哭了,司机同修也哭了,我们说: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同修,我们是一个整体。A同修流着泪感激的说:“我一定会修炼如初。”

来到C同修家,A同修自己扶楼梯上了楼。可是上床躺下后,她又出现没正念的状态,我们谁也没动心。第二天,我去跟同修A学法。我一直静心给她念,她一直认真听。她说,她以前以为骂师、骂法才是思想业,通过这次听法,她明白了,自己没有正念,要治病以及平时很多的感觉病症都是思想业。她说清醒了很多。学完法,我给她讲了许多同修正念闯关以及一思一念如何否定旧势力的事例,她听了很受启发。那天我一直到很晚才走。

第二天,我去C同修家,看到A同修已经能自己上厕所,还和C同修一起炼功了。我把晚上做的梦告诉她:梦里一个跟A同修长的一样的哭泣的生命,意思是说A同修把它害的太惨了,很委屈。我说:接受善解吧,你的罪不会白遭,你会有好去处的。它立刻走了。A同修说她昨晚睡得很香,早晨起来很有精神,已经很久没睡过好觉了。

A同修的丈夫、妹妹和小姑子都来看她,他们都是同修。通过交流发现,这些亲人对A同修的病业状态都正念不足,本地的同修也来看她,通过交流,发现大家也不同程度的承认了旧势力对A同修的迫害,如有的同修说A同修没做好三件事,否则不会这样的,实际还是承认迫害;而更多的同修背地里传来传去的是,A同修曾经被“转化”过,还“转化”过两个学员,说她的罪过太大。听到这些后,我和C同修立刻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也有看不起A同修的心,有不愿意原谅别人过错的心等等。我们立刻归正自己。然后分别找其他同修交流,同修们也及时去除了自己的人心。这样我们形成了整体。A同修的状态好多了,第三天就回家了。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