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哥哥被迫害致死 董欣华海外诉江

更新时间: 2015年11月1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现年五十七岁的护工董欣华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向中国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家人遭受严重迫害,哥哥、母亲相继被迫害致死。

以下是董欣华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家人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及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一家八口修炼大法深深受益

我们全家八人,母亲梁毓琴、大姐董新慧、二姐董敏、哥哥董欣然、董欣华、董欣颖和她女儿张宇璇、弟弟董怡然、从一九九四年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三年,弟弟董怡然在《中华气功》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介绍法轮功,文章末尾有法轮功联系人的联系地址,封面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打坐的照片。一九九四年三月董怡然出差到北京,买了《中国法轮功》一书,从北京回来后,董怡然把法轮功介绍给了家人,家人也相继得法修炼。

梁毓琴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在长春、同年六月三十日在大连、同年8月20日在延吉举办的法轮大法学习班。梁毓琴,修炼前因丈夫过世、家里有六个孩子,生活压力大而总是心情不好、常常发脾气,以致多种疾病缠身:风湿病、心脏病、眩晕症等多种疾病,痛苦不堪,每天依靠中药缓解病痛,炼功后全身疾病不治而愈,从一九九四年修炼以后没吃过一粒药,为单位节省了大量医药费。她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在生活中看淡各种矛盾,宽容了曾经在文革中伤害她很深的人,变得心胸开阔、心态平和,多人通过她身体和性情的变化开始了解法轮功。

董欣然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在长春、同年八月五日在哈尔滨举办的法轮大法学习班。董欣然当兵后患上严重的胃病(胃下垂脐下三指),甲型肝炎、生活在病痛的煎熬中,四处求医无效。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都好了,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总是乐呵呵的,心中充满对法轮功师父的感激。董欣然修炼后,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领导交给什么活从不挑,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忠诚老实、乐于助人,经常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为单位一百多职工修理自行车,单位的汽车坏了,他也义务帮着修理。为使更多失学儿童能上学,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七日,他把自己省吃俭用的一万九千元钱捐给了希望工程。多年被原单位(沈阳机车车辆工厂)评为先进工作者,是全单位公认的好人。

董欣华于一九九八年九月检查出乳腺癌及重度贫血,看到母亲、哥哥都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变得无病一身轻、所有疾病不治而愈,也开始了修炼。董欣华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做事先考虑别人,和家人、邻居、同事的关系融洽。同事看到变化,也介绍给他们的家人,多人了解了法轮功并请了《法轮功》一书。

董欣然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零年八月,董欣然被非法送由辽宁沈阳市铁西区“610”办公室、铁西区政法委及张士教养院在铁西精神病院共同办的洗脑班,董欣然绝食抗议对他的强制洗脑迫害,最后还被逼迫交付生活费六百元。

二零零一年夏天,董欣然被沈阳市铁西分局凌空派出所警察李鑫等人,伙同社区人员,再一次非法送到铁西区精神病院(铁西区610办的洗脑班),并被非法抄家。因董欣然拒绝放弃修炼,遭强行转化、剥夺睡眠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五日,董欣然在沈阳市皇姑区泰山小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一居住在该小区的兴工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铁西看守所,遭每天坐板十几个小时和警察指使的犯人的毒打;被非法关押期间,还遭非法抄家,家中的电脑、法轮功书籍及个人物品被非法抄走。

二零零一年十月,董欣然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张士教养院劳教,期间遭劳教所教导员宋百顺、副大队长陈伟、警察魏茂金、滕府训、范广靖、麻志刚等的酷刑折磨,毒打、辱骂、用烟头烫、几个高强度电棍同时电击、将牙签刺进脚趾甲中、剥夺睡眠、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洗脑、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报纸、电视等迫害。期间因不转化被关小号、遭犯人二十四小时严管。有时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的觉;有时几天几夜连续不让睡觉;有时被邪悟者包围,强制洗脑。他还受到限制上厕所、不许跟法轮功学员接触、说话等迫害。十月中旬,他在教养院新收队,被强制做十九个小时的奴工,从早上四点到晚上十一点多(往细棍上穿珠子,放入花瓶内),有时要干到凌晨两、三点钟,超负荷的奴工使他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并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获保外就医。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教养院和当地派出所对他和妻儿的不断骚扰、恐吓和威胁,他于二零零三年五月被迫流离失所。

沈阳市公安局和铁西区公安分局出动多名警察,在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一饭店蹲坑三天,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绑架董欣然。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左右,沈阳市铁西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王大队长通知母亲说:抓捕董欣然的警察是铁西区公安分局姓刘的警察和沈阳市公安局一名不知姓名的警察。他们说:董欣然被抓后,被送铁西区看守所对方不收(因知道董欣然有肝病),后送到某派出所关了一宿,第二天被送到沈阳市监狱城。母亲多次去监狱城看望儿子并送衣物都找不到董欣然。二零零四年六月二日董欣然被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至生命垂危,辽宁省监管医院下病危通知书。

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上午,董欣然的妻子、母亲及控告人,在监管医院看到他时,人已处于昏迷状态、瘦的只剩皮包骨,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监管医院拒绝放人,家属找到铁西区公安分局、“610”要求立即释放董欣然。辽宁省监狱警察逼着家属交抵押金五千元和三千元医药费,后取保候审。当天晚上董欣然被家属送到沈阳市第八人民医院治疗。家属当时看到董欣然前胸、胳膊上都是烟头烫伤的黑疤,身上有多次电击伤痕、右手手腕骨折,牙齿被打掉两颗,嘴唇裂了个大口子,嘴里、鼻孔、耳朵都灌满了灌食后的异物,口腔内牙齿和牙缝之间全部是陈旧的深黑色血垢,大脑意识不清、身体抽搐。从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保外就医以来,董欣然身体一直没有恢复正常,长期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骨瘦如柴,根据董欣然的症状,很有可能还被注射不明药物。董欣然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八岁。

梁毓琴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母亲梁毓琴被沈阳市皇姑区“610”办公室主任贾殿杰、刘书记(女)、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怒江派出所的警察王文治、杨选民、李建民等人非法抓捕到怒江派出所,期间,遭非法审问家中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来源,并连续三十二个小时强制不让睡觉,给她的精神和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梁毓琴、董欣慧、董怡然被皇姑区“610”办公室主任贾殿杰、皇姑公安分局、怒江派出所警察杨选民、怒江街道办事处李书记、政保科赵春涛,机车车辆厂保卫科邵某某、综合治理办公室李金钟、机车车辆厂职工大学校长及员工赵贝贝等二十多人非法抓捕到黄河北大街航天部的环宇招待所,强制洗脑。

二零零二年七月六日下午,皇姑区“610”办公室、皇姑区公安分局、怒江派出所警察及梁毓琴原单位人员共二十多人,动用了两辆面包车,撬开窗户的铁栏杆,非法强行入室,将梁毓琴非法抓捕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她遭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及文章、强制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即所谓的“三书”,不写就不让睡觉;每天还被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看管,半个月后她被迫害致血压升高、心脏病复发。洗脑班怕出现危险而把她放回了家。

梁毓琴被两次抓去洗脑班进行精神折磨,三次被非法抄家,七十三岁时被迫流离失所半年之久,两个儿子多次被非法抓到洗脑班、精神病院、看守所、劳教所并被判刑劳教,酷刑折磨,迫害的手段极其残忍。为营救儿子她经常奔走于派出所、公安局、司法局、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等地。派出所警察、居住社区、单位的人员经常到家骚扰。两个儿子都被开除公职,没有生活来源,都靠她微薄的退休金生活,特别是董欣然被酷刑折磨的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也靠她来照顾。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家里的房屋被强拆,当时正是冬天,七十九岁的梁毓琴带着被迫害瘫痪在床的儿子无处可去。这使梁毓琴身心备受折磨、精神压力至极、经济上到了无法承受的程度。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含冤离世享年七十九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