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 在法上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我万分荣幸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世人。我也深感责任重大。

修炼前我是一个自私、唯利是图、争强好胜的人,公家的东西有用就往自己家拿,谁要说个不字,张嘴就骂、举手就打。留着奇异的长发和长胡子,大人躲着我,小孩怕我。我自以为了不起。

自从看了《转法轮》一书,我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改掉了所有不好的嗜好和行为。熟人都说我变了。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身体也好了,多年手脚脱皮的现象不见了。

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全面迫害,那真是黑云压顶。我作为大法受益者站出来为大法鸣冤,多次進京上访,多次遭绑架。单位因我上访开除了我的公职。我对他们说:我就是去打工也不放弃修炼(当时没有否定迫害)。

失去了工作,给自己生活带来了魔难,妻子因为这事要跳楼自杀,要离婚,我心想离婚也动摇不了我修炼的决心。真是如同师父讲的:“百苦一齐降”[1]。紧接着,儿子骑车带同学撞在墙上,造成同学腿骨折,得拿钱去给人家医治;母亲又病了,得住院;小舅子被铲车压了不省人事;二嫂病故……事事都需要钱,妻子天天跟我吵闹。

我出去打工挣钱,妻子挖苦说:你一个大男人挣这么点钱,怎么生活呀!我的自尊心受挫,和她吵了起来,她说你就这心性啊?还修炼人呢!是啊,我是修炼人,怎么能和她一样呢。这不是让我过心性关吗?这不是好事吗?

通过大量学法容量扩大了,也不觉得苦了。

大法正人心 正环境

由于自己没有否定经济迫害,工作没了,我就上私人矿井去打工,工作时间长,活又累又危险,相对来讲学法时间就少了,我就少睡觉,挤时间看书。白天工作时就给同事讲大法真相,怎么样做好人,教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开始他们有点不信,后来发生几次事故都化险为夷,他们才信服了。一次,在井下采场作业,我在一平方米的地方干活时,感觉顶板有危险,我立刻跳下来,瞬间一块二百多斤重的大石头落在我干活的位置,我穿的靴子划了一条大印,人毫发无损。同事看到了这一幕,喊起了:“法轮大法好!”老矿长来了都说大法神奇,平时他很抵触大法,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大法的超常。

还有一次,我们五、六个人在井底清理刚崩落的矿渣,干着干着有几个人就倒下了,我也感觉胸闷无力,忽然想到是炮烟中毒了,我赶快把他们搀扶到通风的地方,过一会他们慢慢清醒了。事后他们和老板非常感谢我,问我怎么没事呢?我说我是修大法的,身体素质比你们强,而且我还有大法师父保护呢。他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我经常跟他们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们也在变,不勾心斗角了,也不偷东西了,还保护大法资料。

有一邪党人员把大法弟子挂的条幅扔在地上,同事捡起来说,这条幅哪不好,你把他扔在地上?邪党人员说,你也学法轮功?他说我不学,但我知道大法好。说着就把大法条幅披在肩上,一边走一边喊“法轮大法好!”明白真相的世人也在证实大法的美好,那邪党人员无言以对,灰溜溜的走了。

在魔难中坚持正念

同修见我给个人打工又苦又累,拿钱帮我买了一辆三轮车,让我拉客挣钱。我也觉得挺好,开车载客还能讲真相。拉着同修去农村挂条幅、发真相资料,有时拉几袋小册子往农村或县城送。

天天忙,正念发不全,学法也少了,还有名利色情很重,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早上,一便衣特务坐上我的车,走不远,一辆黑色轿车横在我车前,下来四、五个便衣警察,把我拽上车。我大声喊: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绑架我!他们说他们是警察,带我到市国保大队去。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马路边很多人都看着警察野蛮行为,敢怒不敢言。

在国保大队恶警审问我说,我们知道你很多事情,你快说出来,否则整死你!(这个邪恶的地方已迫害死好几位大法弟子)我没有害怕,也不配合他们。他们用各种刑罚折磨我,我什么也不说,决不出卖同修。恶警用残忍的酷刑“大劈腿”(就是把两条腿拉平,再向上扳)这种酷刑能使人致死或致残。我疼的昏了过去。

昏迷中,我元神轻飘飘的出来了,飞呀飞,美好的用语言无法诉说。当元神回到肉体时,又有了疼痛的感觉。他们还用电线拧成几股抽我,真是皮开肉绽,衣服被抽成一条一条的,他们又抡起椅子砸我,拳打脚踢,当时我想起师父的经文:“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2]我大吼一声:“住手,你们凭什么打人!你们知法犯法,我要告你们!”那恶警手举着椅子,在空中停住,然后一屁股坐在那,大汗淋漓,说我气死他了。

我始终正念对待,我知道不死也得被他们折磨残废。在送我去劳教所的路上,恶警说:“你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够英雄。”是师父为我承受我才挺过来的。在这里我跪拜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放下常人心救度世人

在劳教所狱警看着,不方便给犯人讲真相,我就发正念清除狱警背后的邪恶因素。老犯基本都做了三退。一次,大法弟子们正盘腿打坐。一个恶警看见了,过来就用脚踢最前面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站起来制止恶警行恶。恶警找来七个警察打我们,还要把那位学员带走迫害。我上前把人抢了回来,恶警看我们形成整体,就退却了。

犯人高兴了,说,大法弟子太伟大了。

我们为了开创环境,公开学法炼功发正念,恶警一次次干扰施暴,冲进监舍殴打大法弟子,我们纹丝不动,在强大的正念下他们掉头走了。

师父讲过:“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3]我当时想起这段法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是师父的法清除了邪灵,恶人没有背后的邪灵控制也恶不起来了。我们的正念越来越强,环境也越来越宽松。

犯人和我们一起背《洪吟》,还有的帮我们往别的监舍传送经文和三退名单。我出劳教所时带出一百多个人的三退名单。

精進实修步不停

现在正法進程急速推快,大法弟子讲真相以一当十、当百。三件事一定要做到位。我以前给世人讲真相后三退的人数不算多,现在明显感觉世人在变,劝三退比以前容易多了。

一次骑摩托车带俩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第一个村子发完了,还剩很多小册子和《九评共产党》。再去第二个村子时,车打不着火了,在马路上推着走。这时一辆警车慢慢开到我身边,从车上下来四、五个警察,上下打量我们,问我们:这么晚上哪去了?我很镇静,说车有故障,到前面修理修理。我身上揣着资料和《九评》,真是有惊无险。等警察走后发现车根本没有故障。

通过这件事找到了一颗不纯的心,就是总想快把资料发完好回家,结果演化这一幕。但师父安排的也很巧妙,警察看到我们的车的确有问题,也就不再怀疑我们。感谢师父!这事也告诉我们,大法弟子遇事心一定要稳。正念一强,邪恶无空子可钻。

这些年我一直在做着协调的工作,到各学法点和农村去切磋。同时也努力找回昔日同修,鼓励没走出来的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要用正念正行回报师父,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