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见证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从小先天后天,内病外病,一身病。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省,后来发展为直径1.4厘米;经常发生早搏,偶尔还有房颤;神经衰弱,头疼,睡不好觉,半个小时都睡不着,还常做恶梦。肝功能不好,胃曾有十二指肠球部慢性溃疡,胃下垂七十毫米。肾脏系统也不好,尿频尿急,有时泌尿系统感染。一九九二年一位教授专家说我的病无药可治。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七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炼功头几天就有反应,炼功后第一次体验到健康人原来这么美妙。至一九九七年,经过几次消业后,各种疾病奇迹般的消除:现在能上六层以上的楼,能跑,能爬高,能蹲在地上擦地,脸上紫斑逐渐消失,气色很好,力气也大,人们都说我不象心脏病人。原来肝功能不好,很挑食,现在口味很好,常常打扫家中剩菜。原来尿频尿急,有时尿路感染,现在小便很正常,且通畅,尿路多年未再感染。原来时常感冒,现在时间缩短而间隔加长,十来个月甚至一年多也不一定感冒一次。以前神经衰弱,睡不着觉,现在上床一会儿就睡着了,头也不疼了。原来很怕冷,现在不怕冷了,衣服穿的比同龄人还少一点,冬天出门都不戴帽子,腰肌劳损的毛病再未犯过……

现在我七十七岁,但眼不花,能穿针,能看清五号六号字;人神清气爽,力大不亚男士,脸上皱纹也不太多,比同龄人都健康。总之,大法祛病健身,增寿延年的功效在我身上得到印证。

十九年修炼中,我还经历了多次神奇事:

一九九七年五月一天,我从北京西北郊的十三陵打车回家,一辆中巴突然横撞过来把我坐的小面的撞了一个大坑凹進去,我被抛上去又落下来,一头栽到玻璃窗上。司机找对方赔偿,说老太太摔坏了,车撞坏了。可我说我没太伤着,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没事。大家都说:你们这个功真神。

一九九七年冬夜晚,我和两位同事在工厂外管道下面散步,顺便讨论工作。我不小心脑袋碰着了一个法兰,当时一阵剧痛很厉害,几乎要倒下,但我马上意识到又是在消业,没吱声,仍旧和他们一起走。摸了一下头顶,竟凹下去一个坑,没出血。不到半个小时,我觉得疼痛不那么剧烈了,再摸一下头顶时,那个不太小的坑居然奇迹般的消失了,又过了一关,我内心无比感谢师父。第二天我们小组的一位同修告诉我,她昨晚梦见我被撞死了,躺在车上。后来看到我活过来了。她的梦和我经历的现实竟如此雷同。

一九九八年春,我负责的大电机准备开工试车。晚上,我梦到医院通知我,身体有三个问题要复查,但不是我的责任。醒来后我想,生病还有什么责任呢?看来是师父提醒我,与明天试车有关,可能是施工单位准备工作有问题,虽不是我的责任但需我去查找。我翻来覆去想出了三个最为关心的事项。第二天早晨赶忙问施工单位,果然这三项都没做。其中两项立刻完成了,最大的一项来不及做,马上就要试车了。结果一开车果然跳闸。但因大家都有思想准备,一个多小时就处理完毕,终于试车成功。设计、施工、用户三方皆大欢喜。如果不是师父提醒,一旦跳闸,我们蒙头转向,那天人山人海,后果不堪设想。

一天,朋友送我一台基本作废的打印机,没有安装程序,看看我能不能用。计算机上自备的打印机驱动程序型号都不对,因此启动不了。放在那儿没用。后来我想,计算机和打印机也是生命,应该也是有灵性的。就经常发正念,希望计算机和打印机与我配合,给我帮忙。有一天,打印机居然动了,虽然打出的是乱码,但我已喜出望外,能动就是奇迹啊!再过几次,打印机就真的奇迹般的正常了,打出文件来了!以后我真把它们当作朋友。计算机、打印机有了问题我就想想,是不是这几天我不精進了,什么地方不在法上了。经常和他们通话,往往都很灵,它们自己就好了。另外,一般油锅里烧开的油或开水溅到手上、手臂上都不用去管它,没事,不会起泡的。

一天下午,年过百岁的母亲在厕所里突然腹部剧痛而且滚烫,疼的出冷汗,几近昏迷。我一边托着她的头,一边给她按摩,一边大声反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一个半小时后,母亲的肚子就不烫了。拉了一些大便,就稳定下来,只有轻微疼痛,回到房间就基本正常了。还有一次是半夜,母亲高烧三十八点六度,昏昏沉沉躺在床上。我一边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给她拍后背,两个小时后,妈妈突然就说:“出汗了”,体温慢慢降到三十八度以下,后来就三十七度,三十六度多了。类似情况有好几次。

通过切身经历,我亲身体验到法轮大法是正法。由衷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让我们赶上了这亘古没有的旷世机缘而能够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万生有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