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当原告 理直气壮诉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于六月十六日向北京最高检和最高法用邮政快件寄递了控告江泽民的起诉状,第二天即收到“已妥投”的短信通知。九月二日上午十时许,我接到我市××公安分局的电话,让我到公安分局去一趟,接受有关问询。

当时我不在家,和老伴去了外地。公安分局的警察已去过我家,知道我家没人,才给我打来电话。我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能在电话里说吗?我刚到X地来,暂时回不去。”

对方是一个女警察的声音,她说:“那就先在电话里问问你吧。”于是,我们有了下面的对话:

女警:“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
我说:“炼!天天炼!一天都没有停过。”
女警:“你认为法轮功是好的吗?”
我说:“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好,是太好了!是佛家上乘的修炼大法。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你要想全面了解,等我回去后,可以给你详细谈谈。”

这时,对方不说话了。停了几秒钟。

女警:“你都是在哪儿炼功?”
我说:“我既在家炼,也在外边炼(这是真的,十几年来,我一直坚持在户外炼功),喜欢在哪儿炼就在哪儿炼,我觉得这样挺好。”
女警:“那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是怎么联系的?组织过什么活动吗?是怎么组织的?”
我说:“你们总是用对敌斗争的态度来看待法轮功,用你们扭曲了的党文化的思维方法来看待修炼人。其实,我们大法学员根本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什么串联了,什么组织了、活动了。大法学员都是修炼人,不是跟你们来搞阶级斗争、来闹革命、来夺取你们的什么政权的。我们是修炼!懂吗?修自己的那颗心,让它变得更纯净、更圣洁,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乃至带动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有一个整体的回升。你能听懂吗?说什么联系,每个人在社会上都有方方面面的联系。大法学员在大街上见了面,打个招呼,问个好,算不算联系?互相之间串个门,谁家有什么事儿帮助帮助,算不算联系?再说了,现在都是互联网时代了,还问人家有什么联系?这话问的……是你们想象的那回事吗?”

女警:“你是不是起诉国家领导人了?”我能听得出,这位女警察的问话变得严厉起来。
我说:“你这话问的,在逻辑上叫偷换概念。国家领导人可以是个体,也可以是群体,按照中共的体制,政治局常委是国家领导人,政治局委员都可以是国家领导人,大老虎周永康也曾经是国家领导人。你不用绕那么大的弯子,你直接问我是不是起诉江泽民了,不就行了吗?”

女警:“最高检已经把起诉人的名单转下来了,上边有你的名字!”听得出,她的话更具有威胁性。

我说:“有我的名字就对了。起诉书就是我写的,我是原告,江泽民是被告。江泽民可不是什么国家领导人,他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是贪污腐败的总教练,是祸国殃民的总代表!起诉江泽民,把他绳之以法,上合天意,下顺民心。你还认为他是国家领导人吗?最高检把起诉人的名字转下来,我认为是让你们调查我们起诉书中所列举的事实和理由是否属实,不是让你来威胁控告人的,你可要搞清楚了……”

我正讲着呢,电话那边没音了。再一听,关机了。

于是,我根据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把电话打过去,结果,接电话的是个男人。我问他:“刚才讲电话的是谁?叫什么名字?警号是多少?”他不告诉我,只是说,他们是××公安分局的,刚才讲电话的(女警)是我们领导,我是她的司机。

我又问这位司机:“你叫什么名字?警号?”这位司机说话很凶,说:“你是不是怀疑我们?告诉你,我们刚从你家楼上下来,你们小区的人都见了!”我说:“我炼法轮功,小区的邻居都知道。当年你们来我家非法抄家、搜查、绑架我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小区的邻居们也都知道。你们既然来找我,你们就应该把警号告诉我,你们不是号称人民警察吗?”这位司机理屈词穷,停了半天,才又大声问我:“你们小区门口的法轮功标语是不是你贴的?”我说:“法轮功的标语多着呢?你给我念念标语上写的是什么?”他吭吭了两声,把手机关了。我再打,无人接听。

上述经历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当时,打完电话以后的第二天,我就回到了原住地。610、公安局等有关方面再也没人找过我。我也没觉得怎么回事儿。只是提醒过一些同修,610、公安局很快会找参与诉江的同修询问有关情况,大家应该堂堂正正的告诉公安警察为什么要起诉江泽民。

当时也有的同修让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在明慧网交流,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一直没能成文。现在,我看到有的同修面对邪恶的骚扰起了怕心,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甚至有的遭到了不同成度的干扰和迫害,所以,我今天把这段经历写出来,意在与大家交流。

我以上所说所做如果不在法上,请大家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