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被迫害致死 兄长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安陆市原“五七”棉纺厂子弟学校黄晓慧,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仅多种疾病奇迹般康复,并且家庭由夫妻三天小吵五天大吵的状态,变得和睦了。街坊邻居说:法轮功真的改变了她的家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黄晓慧曾三次上访,三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加期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离世。现在黄晓慧的兄长黄光炎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黄晓慧
黄晓慧

黄光炎在控告书中陈述:

我的妹妹黄晓慧是湖北省安陆市原“五七”棉纺厂子弟学校的一名职工。她于一九九六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学功后,她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多种疾病奇迹般康复。

一九九九年十月,黄晓慧到北京依法上访,在北京被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劫持回安陆,非法关押到安陆四里看守所半年之久。期间她多次绝食抗议,有一次狱警用铁锁将一大法弟子打的头破血流,她绝食抗议,被所长刘黎光、公安局副局长柯继承、警察陈新运、外牢刑事犯等人野蛮灌食。外牢犯人撬不开黄晓慧的嘴,刘黎光用钳子上去就把黄晓慧的门牙撬掉一颗,鲜血伴着咸稀饭被灌进了黄晓慧的胃里,脸上身上都是血。将她非法关押半年后,被安陆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上诉后改为一年劳教,非法关押在沙洋劳教所迫害。

在沙洋邪恶劳教所,警察给黄晓慧吃的饭菜是专人送的,她吃过后,身体极其难受,头晕燥热、满脸通红、烦躁不安。她拒绝吃这种专为她做的有毒的饭,沙洋劳教所就将她绑架到监狱医院,说她有病需要住院治疗,指使狱医对她强行打毒针迫害,每次打针过后她都心慌气短、发热发晕、烦躁不安,狱医究竟给她用了什么药,我们不得而知。据黄晓慧回忆说:邪恶是拿她搞对大法弟子下毒试验。

黄晓慧从沙洋劳教所回家后,安陆六一零、国保数次去她家骚扰、企图绑架她,使得她与家人居无宁日。

二零零一年末,黄晓慧再次进京上访,被警察劫持关押在北京某处遭受残酷迫害,后被劫持回安陆,因抵制警察恶行获释。

二零零二年元月的一天,黄晓慧做家务时,被警察陈新运等绑架到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后,身上长了一身的疥疮,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期间,黄晓慧去看一位法轮功学员时,碰到安陆北城派出所警察吴自祥带着四、五个警察开着警车到学员家骚扰。警察见到黄晓慧就对她拳打脚踢,把她打得脸上、嘴上几处流血,最后警察强行把她拖上了警车,送安陆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后将她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她两次在沙洋劳教期间受尽了各种摧残与人格凌辱,夏天强迫她在午时的烈日下曝晒几个小时等。

二零零六年十月,黄晓慧在火车上给世人传播法轮功福音时,被未明真相的人诬告,遭乘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安徽阜阳看守所(已被非法枉判两年劳教)关押二十多天,受尽了各种摧残,她绝食反抗十七天,看守所要她交几千元钱,她没有,人快要死了,才通知家人去接回。

人是接回来了,但是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急速病变,她的口腔严重溃疡,外嘴唇腐烂,牙齿蜕变成土黄色,人感觉头重脚轻,心慌气短,有时感觉心脏要脱出的难受、身体不能平衡、时有摔跤、面色憔悴蜡黄,精神恍惚,经过四个多月的痛苦挣扎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离世。

安徽阜阳看守所警察到底对黄晓慧做了什么手脚致死黄晓慧,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是神目如电,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恶人必将被绳之以法。

在长达近八年的迫害中,我的妹妹黄晓慧遭受了沉重的肉身摧残、人格尊严受到羞辱。由于我的妹妹不想让我们伤心,从不跟我们讲述她在劳教所、看守所等遭受迫害的具体情况,所以她所承受的迫害我也只知其一、二。

鉴于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所犯以上罪责,皆因江泽民一手造成,本人对他们暂不起诉,一切由江泽民负全部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