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之后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二零一四年腊月二十六日晚上,我到同修家去做横幅,天很黑,过马路时,一辆轿车一下子把我撞飞了二十多米远,当时我就不省人事了。马路边上住的乡亲赶紧把我家人找来,丈夫也是修炼人,他心很平静,对着人事不知的我说:你也是修炼人,你怎么不叫师父救你呢?地上一摊血,在场的人都说活不了了。

到医院检查,全身没有一点好地方了,腿断成了三截,在肉皮里轱辘轱辘的,骨盆也摔坏了,肩和背上的骨头也摔劈了,两肋和前胸骨、后背骨都断了,手指头也断了两根,颈椎也断成两截了。在医院躺了九天我才醒过来。

我一清醒过来就要求出院回家。儿子说:妈,你想好了,你别回家后受不了又回医院来。我说:没那事,我有师父,回去我就好了。儿子就给我办了出院手续。医生嘱咐说:颈椎后面有全身的神经,颈椎断了,弄不好的话命就没了,或成植物人。他让我们一个月后到北京去做手术,这里的医院做不了。就这样在医院住了十三天我就回家了。

到家后,我就让家人把颈椎托拿走了。三天后,我又让家人把脚上两个各重二百斤的象秤砣似的牵引也摘下去了。第五天我就下地大小便,一个月多点我就扶着凳子能走到门口了。

我的一个弟弟也修大法,他跟我说找人做个夹板把腿夹上吧。我说:不,我有师父,常人的东西我一点不用。丈夫要给我弄个拐杖我也坚决不要。

再说说炼功

在医院里我清醒过来后,我就躺着比划着第一、二、三套功法的动作。回家把牵引拿下去后,我就让家人扶我坐起来,靠着被子,比划着第四套功法的动作,那种钻心透骨的疼痛,到最后连合十都极其困难。

二十五天左右,我下到地上靠着床站着炼功,每艰难的炼完一套后,身上的衣服就都被汗水浸透了,因为蹲不下去,炼不了第四套功法,我就坐在小凳子上比划动作。过了五、六天后,我就不坐小凳子了,就站着炼第四套功法。

最后过的是打坐关。车祸后小腿到脚腕处裂开的骨头把肉皮戳了两个窟窿,有两处骨头茬子都伸到肉皮外面来了。一个月的时候,我慢慢的蜷起左腿,右腿伸着炼功,炼了四、五天后,我想试试能不能把右腿扳上来,我一试,真扳上来了,这样又单盘了十来天。一天一外地同修问我:能双盘吗?我说我没试过。她走后,我慢慢的挪挪左腿,再慢慢的往上拿,真拿上来了,正好整点发正念,我双盘着发了十五分钟,看看腿没事,我想再坚持一会儿吧,又发正念十五分钟,一看腿还没事,我再发正念十五分钟才把腿拿下来,当时疼的也是后背顶着被子,前胸顶着枕头才过了这一大关。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双盘一个小时,空闲时我就盘坐一个半小时。

我在床上躺着的时候,我没想过别的,就是每天哭着跟师父说:师父,你让我站起来吧,我得出去救人呀,老这样躺着怎么救人呢?

两个月时,我试着走路,在客厅腿站不住,平身后仰摔在瓷砖地上,啥事没有,就是不能起来,同修们把我扶起来,我天天练习走路,一天比一天好,一天一个变化。

两个月后,我就坐在家人的三轮车上开始出去讲真相了,天天出去劝三退。

两个半月后出去讲真相时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我坐在丈夫的三轮车上,还有我妹妹一块到庙会上串亲,走到庙会三岔路口时,我让丈夫把车停在路边,我丈夫就走了,我妹妹背着一包资料也到一边劝三退去了,我坐在车上,把旁边摆摊的先劝退了,因为是三岔路口,过往行人很多,我就在车上喊住他们,给他们神韵光盘,并劝三退,只一会功夫我就劝退了二十多人,妹妹一会儿回来,一听我退了这么多,震惊的不行,她才退了四、五个人。这件事我也感到非常神奇。

我的兄弟也是修炼人,在我住院期间,他把我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叫到一起,郑重其事的非常严肃的说:你们谁也不许讹人家钱,你们要是讹了人家钱,你们将来不知道在哪会失去,不知道会失去多少呢。四个孩子都答应不讹人家。

我出院时,我跟撞我的车主说:我得出院,我要是在这儿住下去,你得花多少钱,几十万都有可能。他们说你这样的就出院行吗?我说行,我有师父。住院十三天,他们出了三万住院费,我们自家买药花的钱,别的什么费用都没给他们说,他们感激不尽。他们都做了三退,我告诉他们要谢就谢大法师父。

我现在哪都能去,走七、八里地讲真相,身体恢复的跟正常人一样,穿透皮肉的骨头也长的跟没发生过车祸一样,而且在家里什么我都能干,我从心底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和大法,给弟子做的太多太多了,也感谢帮助我度过魔难的可贵的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