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扰不停导致儿子精神失常 山东老农诉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七日】张加荣老人是位农民,今年七十岁,家住山东省寿光市稻田镇东里村。老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十六年来,中共人员对他和家人的骚扰、迫害就没停过。

张加荣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公布其刑事罪责。七月三十日老人收到最高检察院的签收凭证。

以下是张加荣老人在《刑事控告状》中叙述的主要事实:

我在炼功前患有严重的低血压、功能性贫血、类风湿、腰椎长骨刺、双肩肩周炎、神经官能症、腿疼眼花等多种疾病。因为我是个性格很内向的人,遇到别人欺负想不开有时候都有轻生的想法。

自从学了法轮功后,不到一个月所有的病都好了,身体一身轻,心情愉快,轻生的念头也没有了,干起活来有用不完的劲。孩子看到我的变化也都很支持。一家人都很和睦,我的几个孩子因受“真善忍”法理的教育,都很孝顺,邻里之间关系也很好。乡亲们都夸我们一家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因为村里人看到我的身体变化和家庭变化都愿意学炼法轮功,有些有病的老年人也登门拜访,我和老伴就在我家免费义务教功。

就因为法轮功好,我才在我家免费义务教功,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我也要叫有缘人受益。就因为我按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也叫别人做好人,道德回升,不再受病痛之苦,身心受益。

但是,江泽民发动迫害后,在强权暴力中,我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包括绑架、关洗脑班,强迫放弃信仰、遭受电刑、冻刑、侮辱、诬告等等。

下面就是我被迫害的主要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两村干部闯到我家抢走师父法像、教功图解,逼交大法书籍和炼功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田马镇人员把我们劫持到本村大队办公室,逼迫写不炼功的协议书。

二零零零年一月五日下午,我与老伴被田马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田马镇迫害三天,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让穿棉衣,手托重物坐在室外冰地挨冻、铐在树上挨冻,铐在铁椅子上三天,并且用电刑,逼交五千元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后,我被田马派出所警察劫持到田马镇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寿光市国保、“610”、稻田镇派出所、田马派出所警察出动四辆警车,十余人,闯到我家非法抄家,企图绑架未遂。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稻田镇计生办的两人员闯入我家进行骚扰,并逼交户口本、身份证,并在我的房间和二儿子家非法搜查,并威逼恐吓我和家人。在奥运会期间长期监控,不让外出,外出必须要向乡政府或派出所报告,严重伤害了人的尊严,失去了人身自由。

二零一一年秋收秋种期间,我被寿光市、国保、“610”、稻田派出所和田马派出所的八九个人强制绑架到寿光洗脑班迫害三天,强制洗脑,逼看污蔑电视片,并逼迫在已经写好的悔过书上按手印,强迫照像,并用电脑录像,伪造证据。

二零一三年春一天夜里,田马派出所四名便衣翻墙而入,闯到我家骚扰。

因警察和不法人员经常闯入家中骚扰、威胁、恐吓、抄家、抢劫、绑架,使我二儿子刘振义在巨大的恐惧中精神失常,多次住院,仅住院费就花去两万多。二儿媳因承受不了压力,于二零一一年出走,至今未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