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折磨致死 杨志强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杨志强,男,六十一岁,家住天津市宁河县芦台镇。一九九六年,妻子董玉英因为修炼法轮功,花了好几万都没治好的病全好了,感恩的心使杨志强也走了大法修炼,从此家里也有了欢声笑语。

但是,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杨志强全家人遭迫害,妻子董玉英受尽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警察和犯人的折磨、凌辱,整整三年十个月,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放回,仅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杨志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掀起这场迫害的首恶江泽民。

妻子大法中重生 感恩之心走入大法

是我妻子修炼大法的改变把我带上修炼之路。我的妻子董玉英为人善良,性格特别开朗的人。在一九八四年,因为计划生育政策,在医院被施行强制引产手术,用药后,胎儿被生在了厕所里,我妻子亲眼看见孩子的死亡。她无法接受这样残忍的现实,从此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

自此之后十三年的时间基本没怎么睡觉。长期不睡觉的导致心脏和血压也出了问题,活的特别痛苦。我每天的工作很辛苦,回到家还要哄她开心,两个孩子每天都小心翼翼的,不敢惹妈妈生气,家庭气氛紧张、压抑。

在一九九六年夏天,我妻子去村里大夫家买药,哭着跟大夫说,你给找点好药吧,我这样下去,恐怕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大夫说,一样的药,别人吃半片,就可以睡一天,你这吃一板都不知道困,这么多年了,我是治不好你的病了,你去找我家二婶学法轮功去吧,她以前的病炼功都炼好了!

就这样,她开始学法轮功,神奇的是,炼功第二天,她就能一觉睡五、六个小时了,血压也不高了。花了好几万都没治好的病就这样消失了,并且脾气秉性大有改变,看淡了名利,做事能为别人着想,心胸开朗,脸上有了笑容,从此我们家也有了欢声笑语。

我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非常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这么好的功法,我也要炼,从此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光明之路。自学法轮功之后,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改变,不再为私为利的做买卖,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为人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不计较个人得失,看淡名利,我做买卖公平交易,从不缺斤短两,不以次充好,我多次捡到手机、钱包都想办法联系失主归还,别人遇到困难我会主动帮助。

夫妻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拘留所

但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出于嫉妒却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栽赃污蔑,造谣诽谤,对法轮功学员们发动了最灭绝人性的灭绝迫害,我家深受其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我和妻子一起被关在了芦台镇政府洗脑班里,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写法轮功如何骗人的认识。我和妻子都说,法轮大法好,炼功身体也好了,心情也好了,我们没有受骗。芦台派出所就把我拘留了半个月,她也被关在洗脑班半个月。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现仍伤疤满身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我和妻子到北京上访,想告诉领导们我们亲身感受了大法是好的,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不能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俩被北京警察抓了起来,然后被送回了芦台派出所,我被关押在派出所铁笼子里两天一夜,不给食物和水,然后又非法抄了我家,还录了像,也没给我被抄物品清单,我被拘留了半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半。


铁笼子示意图

在天津双口劳教所,我每天从早晨干到半夜十二点多,半夜十二点以后,坐马扎,听诽谤大法的录音,被强迫看诽谤大法的材料。杂犯们受警察的指使看着我,不让睡觉,他们轮班睡觉,轮班用胶棒和镐把打我的头和屁股。警察也长期用电棍电我的头和身体的各个部位。我的头长期是满头大包,屁股长期是黑紫色的。十五年过去了,我现在还是伤疤满身。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妻子被辗转关押 洗脑迫害

我在劳教所一年多,受尽折磨和残酷,我妻子和孩子们在家里也是受尽折磨。妻子被警察从北京押回芦台派出所之后被拘留了半个月,又转到了芦台镇政府洗脑班关押半个多月,最后,被勒索了一万元作为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金才放回家。后来新生街道和镇政府的人又多次上门骚扰,她又被先后三次非法拘留,每次都是半个月。还有多次被关押在镇政府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的秋天的一天半夜,妻子和孩子们在家睡觉,唐山丰南派出所和芦台派出所合伙把她绑架到了丰南派出所,理由是在那里发现了法轮功传单,说是她发的。她被丰南警察吊起来暴打,和一个老头关在一个屋子里许多天。当我从双口劳教所回来时,她还在丰南关押着,我去丰南看她,那里的警察又敲诈了我三千元钱,才把她放回来。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我们终于一家团圆了,在这一年多里,两个孩子没人照顾吃了太多苦,受到邻居和同学的歧视,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是好景只维持了三天,我妻子回来的第三天中午,我们一家正在做饭,芦台镇政府和新生大队的十来个人到我家,让她去镇政府取那一万元的“不上访保证金”,说拿了就能回家。但是,到镇政府却要求先写对法轮功的“揭批”,不然就不能走。就这样,又被关在镇政府二楼半个月,之后被送到了大于洗脑班,在大于又被关了半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芦台看守所行政拘留了,后来我们收到一张劳教通知,期限是三年。

在我妻子董玉英被关在大于迫害期间,有一天半夜,警察和镇政府的人翻墙跳入我家,把我也绑架了,关在了镇政府洗脑班一个月,家里又剩下两个孩子孤苦无依。

在女子劳教所折磨生命垂危 妻子被迫害致死

董玉英被送到了大港的女子劳教所,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那个劳教所就是个人间地狱,生生的把她那么开朗健康的人迫害的身体虚弱,精神崩溃。

在劳教所里,每天都要从事超体力劳动,每天早晨干活,一直干到半夜一、两点钟。警察的酷刑折磨那就是家常便饭,长期被吸毒卖淫的杂犯欺辱折磨。我给她存在劳教所账上的钱是预备让她买些日用品和买些顺口的饭菜。但是警察却从不让她花,而是指使杂案犯们花光挥霍掉她的钱。

在三月份的天气里,队长高华超亲手拽着她的衣服领子,让吸毒犯人肖玉柳等人往她的脖领子里倒冰冷的自来水,水一直渗透她的衣服,并且不让换下来,第二天,没等焐干,继续灌,而肖玉柳因为这样的“立功表现”,被警察奖励减刑四个月。

四月初,队长杨魁敏让吸毒犯何静、乔杰扒光妻子的衣服,逼她在水泥地上坐两个多小时,队长杨魁敏拿剪子剪她的头发,有意乱剪一通,东一剪,西一剪,衣服里外都是头发碴,不让打扫。

狱警高华超、刘丽霞还找来四、五个身强体壮的犯人穿上皮鞋,对她拳打脚踢,尤其死命踢她小便处。很多天,妻子都不能直立行走。那些同是女人的警察竟然做出把四把牙刷毛冲外捆在一起,捅进她的阴道折磨。有一次,她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被送到了医院,劳教所找我,要了四千块钱,才把她抢救过来。

酷刑演示:捅刷下身
酷刑演示:捅刷下身

就这样,在这个人间地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三年期满,劳教所竟然以不“转化”为名,又加期了十个月。

为了反对这样无理迫害,她从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绝食了八个月,体重由原来一百六十斤,瘦弱到八十斤,但是酷刑没有停止过,警察却扬言说:“你别想死,你死不了,我们就让你活受罪。”

她的牙齿由于野蛮灌食被撬掉了三颗。狱警郭玲把她的嘴用宽胶条封住,将她的手脚捆在床上,呈一个大字。有时一帮犯人一拥而上,把她拽到地上,拳打脚踢,被打后的她连痛带晕的在地上睡一夜。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我带着孩子去劳教所看她,瘦弱的她昏了过去,我们的心都要碎了,要求劳教所放人,所长郝德敏却说:“她没事,她一点病都没有,血压,心脏都正常,她昏过去是装出来的,她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人死了,我负责。”

董玉英被摧残的不成样子,身体虚弱,精神恍惚,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放回。回家后,一直郁郁寡欢,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是法轮大法给了她健康的身体,开朗的心情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个对别人有益的人。可是江泽民的迫害却让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给我全家带来的伤害无法弥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