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州市736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梅州市736人(432个案例)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敦促最高检察机关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依法追究其责任,并公布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七十三岁的老太太林星茹控告江泽民对他们夫妻俩的迫害并将其丈夫赖佳淼迫害致死。林星茹老人在控告书中说:“我在长达近三年的酷刑与虐待中,承受了普通人无法忍受的苦难,意志数次被推到被摧毁的边缘。源于生命最深处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于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活着离开了广东省女子监狱这邪恶的魔窟。”

赖佳淼
赖佳淼

赖佳淼、林星茹夫妇是梅州市蕉岭县当地众所皆知的优秀个体企业家。修炼法轮大法后,赖佳淼的严重高血压和糖尿病(晚期)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自此一直身心健康。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夫妇长期遭受迫害,多次被绑架。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赖佳淼、林星茹夫妇在深圳的新住家遭绑架,均被诬判三年刑,赖佳淼被劫持到广东省韶关监狱迫害,林星茹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长期的摧残迫害,已使赖佳淼的身体遭到严重的伤害。劫持到韶关监狱后,他继续遭受各种酷刑迫害,最终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左右被迫害致死。

林星茹老人在控告书中说:“家人与企业代表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赶到韶关监狱,要求验尸,狱方则以星期日不上班为由推脱。赖佳淼的亲属严辞谴责狱方的犯法行为,要求赔偿三十万元。狱方仍以星期日无人上班为由推脱。后来,狱方以威逼利诱手段骗取赖佳淼儿子单方面同意不验尸,赔偿死者家属二万元,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将赖佳淼遗体火化。我回到家后才知道赖佳淼已经去世,连最后一面都不让见。”

被告人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已收到近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梅县农业局公务员谢汉柱一九九七年通过修炼法轮功,在较短的时间内(三个月)过去多家医院的医生、名家都治不好的几种疾病治好了。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遭开除公职、非法劳教、判刑迫害近十五年,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谢汉柱控告说:“(梅州监狱)二零零八年以前,每天晚上七时值班狱警都会到监舍点名,为给犯人们折磨控告人谢汉柱提供便利的环境,自从二零零八年三月决定加重迫害后,狱警也不到监舍点名了。恶人们夏天不给控告人洗脸、刷牙,不给洗澡,冬天傍晚先装好两桶水到晚上十点半才能洗澡;强迫控告人坐小凳,不准动,连嘴唇动一下都会被拳打嘴巴,屁股坐烂,出血了,内裤都黏着血浆,洗澡脱内裤时连肉都被撕下;不给控告人睡觉,每天坐到凌晨四点才给休息,只要眼皮合上,晚上两个“值班”的犯人就用拳头打控告人的胸部,打到呼吸都很痛了还不放过,还用脚踢控告人的小腿胫骨。恶人们还不给控告人大小便,每六~八个小时才给小便一次,最长时间达十二个小时,憋得膀胱疼痛难忍,有时两天才给大便一次,在控告人看来,这是最为难受的一种酷刑之一,比被打还难受。因控告人有轻微洁癖,过去犯人不给控告人小便,忍不住只好尿裤子上,而这次恶犯人苏锦堂说只要尿拉出来流在地上就灌给控告人吃。因怕被灌尿,导致控告人再急尿也拉不出来,憋得膀胱长时间疼痛。二零零八年五、六月份,央视在播放武打片《李小龙传奇》。许棉益等看了后,受其影响,每天做二百~三百个俯卧撑、仰卧起坐和跑步一小时等体能训练,练得力大如牛。一天,许棉益要控告人写不修炼的保证,控告人不配合,被许棉益从身后用右拳猛击右肋骨,控告人被打得立即倒下站不起来,只能躺在床上,控告人摸被打过的地方,发现一根肋骨凹下去了,怀疑那根肋骨被打断,不敢再按、摸。”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法轮功学员钟昔岭,私营企业主,多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拘留三次,长达半年以上,遭非法劳教、判刑迫害共七年。他控告说:“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我被梅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头目杜应新、梅江区公安局国保警察黄颂锋、大埔县公安局警察共七、八个人叫出看守所,刚一出内门就被一个人用黑色塑料袋从头上套下,拖到小车上,……下午六点多钟,周围都听不到声音了,连楼下幼儿园也没人了,这时,杜应新说:“我们不怕你不说,我就不信我们十多个人搞不过你一个人,今天不说还有明天、后天,十天半月都可以!”这时,一个人拿手铐把我的双手铐在凳子后面,另一个人用拳头击打我的肩、头,还不时用脚踢。……到十二点前,我被他们拳打脚踢和受到前述折磨后,口吐血丝。十二点后,杜应新又把那几个人喊到房间里商量怎么折磨我。没多久,我就被他们拖到其中一个房间,紧闭门窗,把我从床上拖起推落,然后把我当球一样在几个人中推来推去的,用电蚊拍电耳朵等,刑罚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再后又抓住我的头多次往墙上撞。大约凌晨三点,黄颂锋再次对我实施用手铐折磨的酷刑迫害,弄的我鲜血直流,那些恶人赶紧拿拖把擦掉血迹。经黄颂锋手铐酷刑折磨后,导致我三个月后手都还是痛、麻的,到现在手背都还有当年留下的多处伤痕……二零零五年五月份,我被冤判五年刑,于七月份被劫持到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迫害。”

梅州市梅县区程江镇八十三岁的罗道昌老人控告说:“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早上五点钟左右,我在家听到外边有人喊开门,他们说有点小事去程江镇政府商量一下就回来。我把门打开,他们进到我屋里,马上用手机打电话,来了一辆小车说载我到镇政府商量一下就回来,我想好吧,去一会就回的。上车后车往河堤上开去,我问他们镇政府不是这里走,结果载我到梅州市东山桥头洗脑班。就这样,市‘610’这三人把我拐骗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两个多月,灌毒洗脑,在此期间市供电局还无理扣发我的各项补助费共一千五百元。……十六年来我一家都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这场迫害,全国与我一样遭遇、更惨绝人寰的邪恶迫害何止还有千千万的家庭,江泽民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必须绳之以法,以正朝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