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们叫我多讲讲法轮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

念大法好,母亲生前受益

我父亲在战争中有七个军功章,父亲百年归老前病重,打针也不能止痛,我就拿本《转法轮》给母亲叫她念给父亲听。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邪党迫害后,因我上访,警察到过我母亲家里恐吓,母亲害怕被迫害就把大法书扔了。二零一零年母亲中风被送进医院,我对她说我没有太多钱,叫她不停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诚心默念,一个星期就出院了,本来歪了的嘴不歪了,本来半身无力的手脚恢复正常。看她高兴样,我就叫她写严正声明,向师父认错不该扔了大法书。她很高兴的答应了。

惊雷响,亲人让我多讲讲法轮功

二零一四年五月,母亲过世了。遗体火化后装好骨灰,侄子捧起骨灰时,突然响了一个惊雷,震天动地,从来未听过这么响的雷,随后一股旋风自天上飞来,绕侄子几圈后再往天上飞去。

在场所有亲人都见证了这一刻。阿姨从不信神,经过亲眼见证也相信神了,回家时还大声叫我多讲讲法轮功,并和我姐姐一齐叫我复印大法书给她们。连不愿见我的姐姐的女儿也三退了,和我象有说不完的话。

丈夫的转变

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我因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抓捕,回来后被单位无理开除公职。在艰难的情况下我坚信师父,在几次被非法抓捕中,绝对不说师父半句不好的话,在谎言和奇异的眼光中,我没有多说什么,只凭着正信去讲清真相

丈夫因为听信中央电视台散播的对法轮功的栽赃污蔑,对我非常害怕,整天配合六一零做家庭特务,向他们汇报,这是单位职工对我说的。我不断实修和归正自己后,二零零五年在我一次放下人心后,丈夫把我所有资料装在一个袋中,按以往是要去交给六一零立功的,但这次却拿了一本《九评》和真相小册子看,还当面告诉我他在看《九评》和小册子。我帮助他三退和严正声明后,他还对我说,叫我不要去发小册子,有蹲坑,让他去发放。我见他每次装几本小册子入裤袋出去投入信箱。

后来丈夫遇险时得到了福报,去年的一天早上,丈夫不停叫我的名字,我走过去一看,见他脸色很青、在倒抽冷气呢,我就知道是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来取命了,我在心里说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家人,请师父加持。没过多长时间,他就不倒抽冷气,脸色正常了。通过这件事,他也体验到法轮功的超常了。一次有个保安报警,俩个警察来家查问我是不是去发真相小册子了,被丈夫骂走了。等我回来,他把这事告诉了我,我告诉他发小册子不犯法,去市场买菜时市场口不是很多商家发小册子吗?丈夫很认同,现在一有事就会默念“法轮大法好”。

家公也是地道农民,做过村长,知道共产党那一套整人手段,很愿意跟我讲他被共产党整过的过程。我的所有亲人都知道,我走到那里,小册子就会跟到那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