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岁老弟子:听师父话 步步紧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今年八十四岁,修炼法轮大法有十七年,身体硬朗,耳不聋眼不花,从不戴眼镜,书上每个字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能通读所有大法的书。脸上没有一颗老年斑,没有一道皱纹,比我七十岁的弟弟还年轻。村里村外人都知道我这个不老的老头。

终于找到了

我从小就相信神,听老辈人说:将来人遇大灾大难时,会有弥勒下世,用大轮子救人。但弥勒是谁,大轮子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清晰地看见天空中一个飞速旋转的大轮子,五颜六色,非常美妙。天亮后,一个亲友来我家,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并带来一本《转法轮》。我一看封面,就激动不已,梦见的就是这样的“轮子”;再翻书一看师父法像,格外亲切,这不就是下世度人的弥勒嘛。我赶紧合十敬拜,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终于找到您了。”

从此以后,我每天都看书修炼,一天也没停过,就是在迫害后的看守所、洗脑班里,我每天也要背《论语》。

要格外珍惜

我年轻时因生活所迫,从十几岁就下窑挖煤、背煤,养家糊口,落下了一身病:头疼、胃痛、骨刺、关节炎、颈椎、腰椎骨质增生,疼起来浑身没好地方。

自从修炼后,不知不觉中,一切病痛都逐渐消失了,真是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干活不知道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格外珍惜这万古不遇的大法修炼。

以苦为乐

我老伴十几年前就去世了,我自己单独住在一间低矮狭小的煤棚里(是过去临时盖的放蜂窝煤的简易房子),儿女们都过意不去,怕邻居们笑话,我说:“我是修炼人,喜欢清静;再说,我每天夜里开灯看书,打开录音机炼功会影响你们休息;我自己住在这小屋里挺好。”

我是个农民,就靠村里每月发的几百元生活费过日子,还会攒下钱来支援大女儿做真相资料用。从不浪费一分钱。

几年前,儿子给我住的小屋里吊上了顶棚。去年一天,突然,顶棚塌了下来。我就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一点儿没碰着,却把儿子、儿媳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劝我搬進大房子里去住。我说:“我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了,对这屋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了,顶棚也是有生命的,它掉下来,是因为我心上有漏,但决不会砸着我。”尽管他们还不完全理解爸爸说的话的含义,但他们知道拗不过我,只好把顶棚又重新吊好了。

证实法是我的责任

自己得法受益后,我就想方设法利用各种机会,把大法洪扬给亲朋好友和身边所有的人,我姐姐就是受益最大的人之一。姐姐比我大两岁,罗锅、满脸麻子,有多年的哮喘病,吃药、打针、住医院怎么也治不好;夜里一宿一宿的干咳,躺不下,睡不了,可受大罪了。她自从学炼法轮功以后,病很快都好了。现在,白发变黑发,满面红光,一点麻子的痕迹都没有了,老太太越活越年轻,整天忙里忙外的,可精神了。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就以我们姐弟俩的亲身经历向人讲真相证实法,揭露中共的谎言宣传。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那天,我和同修女儿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在恐怖和邪恶的高压下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面对警察的绑架,我高声背诵师父的诗词:“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

我被绑架回当地派出所,被关押在看守所里,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听邪恶宣传,我就是不听他们的邪恶谎言,他们没办法,十九天后把我放回家。

第二年,我又被绑架到天堂河劳教所,他们给我办洗脑班,对我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我就是坚持决不放弃修炼,他们也没办法,无计可施了。

因为我坚持修炼,“610”人员逼我们村村委会每天派专人在家门口监视我。先后派了四个人,我就对监视的人讲真相,由于利益驱使,他们不但不听还告发我。结果,两个人得了脑血栓,一人得了糖尿病,一人被车撞死了。

一天夜里,女儿要去邻村发放真相传单、小册子,我也要跟着去,女儿说:“天黑,路又不好走,你在家里发正念吧。”女儿发的很顺利,农村几乎家家养狗,连狗都不叫唤。两个多小时后回来一看,我还坐床上还发正念呢。我说:“我发正念,清除一切旧势力对你的干扰,连狗都要老老实实的不许叫。”

有惊无险显神迹

我离大女儿、女婿家有七十多里地,平时骑车需要两、三个小时。一天早上,我去找同修女儿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去证实法,越骑越快,好象飞似的,四十分钟就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一天晚上,我在大街上正贴真相不干胶,从对面开过来一辆摩托车,上面坐着警察,我就原地站着不动,发正念让警察看不见,结果摩托车擦身而过,我继续堂堂正正地贴完才回家。

有一次,我开着电动三轮车,到了十字路口一拐弯,迎面疾驶过来一辆载重大货车,眼看就要撞上的那一刹那,好象有人急速转动了一下我的方向盘,突然打轮,转向了另一侧,躲过了大货车,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救了我,躲过了车毁人亡的一劫。

类似有惊无险的超常现象,我经历了很多,真是深有感触师父时时就在我身边,没有师父保护,就没有我今天。师父太伟大了,为我们付出的太多了。师父把一切都为我们铺垫好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听师父话,不做好三件事,不步步紧跟师父呢?!每当一言一行没做好时,我都心里难过,向师父认错、忏悔,争取下次做好。

诉江过程中不能起欢喜心

当看到师父说:“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2]我悟到应该起诉江魔头,于是认认真真写了控告状,在七月七日那天到邮政所,顺利投递给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出了门,我好象压在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别提多高兴了。开着电动三轮车就上了路,想准备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姐姐,同时劝她也快写诉江状。路上我起了欢喜心,三轮车翻了,把我压在了车底下,右脸磕在了砖地上。很快行人把车移开了,把我扶了起来,问我摔的怎么样,我说:“没事,我是修炼大法的,保证没事。”

推着车到了姐姐家。一低头,鼻子流血了,姐姐问我怎么回事,我把刚才翻车的经过如实说了。外甥女一看我的眼红了,右眉骨和颧骨又青又肿,非拽着我上了车,送進了医院。一照片子,说是粉碎性骨折,必须立即住院,输液、消炎后准备做手术。

女儿听说后也赶到了医院,我对女儿说:“我这是欢喜心促成的,因为我心性上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我得回家炼功去。”女儿也非常支持。回家后,我坚持听法、炼功、发正念,很快就都恢复了原状,一点儿伤痕都看不出来了。

大夫、护士听说后,无不称赞:大法神奇!我们要不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