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三家遭酷刑折磨 辽宁东港宋广娣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宋广娣,于今年七月三十日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对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这位历经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多种酷刑迫害的五十九岁的退休幼儿教师说:“我所写的只是在十六年来众多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中的冰山一角,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罄竹难书。写出来,是让人们更进一步了解在江泽民、610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

宋广娣女士于一九九六年正月初五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前,工作压力大,她体弱多病,夜晚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哮喘折磨着我整夜不能入睡。白天上班咽喉炎、声带炎导致她不说话嗓子就哑了。还患有胃病、失眠,脑神经等多种疾病最后多日不能上班,到处求医,钱没少花。吃药打针无济于事。

修炼法轮功没几天,神奇的事就发生了,宋女士全身多种疾病就不翼而飞了,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她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提升道德水平。近二十年之久,再没吃过一粒药。她工作兢兢业业,以身作则,用纯净的善心对待教育、爱护幼儿园的每一个孩子,深受孩子们的爱戴和家长们的好评。

宋广娣女士变得心胸宽广,不计个人得失,先他后我。遇事看自己。做好事,不做坏事。处处与人为善,更加孝顺老人,勤劳朴实,与亲戚邻里和睦相处。她对李洪志师父充满感恩、崇敬!

以下是宋广娣女士在控告书中讲述的她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早七点,我被丹东的四名警察强行劫持到一辆警车上,一人递给我一张纸,他开口说道:“宋广娣炼法轮功,扰乱社会秩序,被教养一年,即刻押往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我看着那张纸的右下角盖的印章是“丹东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我说:“我们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你们为什么劳教我?”那人声称说:“我们知道法轮功好,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可是上边不让。”就这样我被送进马三家劳教所。

(一)强制洗脑

我被送进马三家子劳教所,这里不仅生活上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处于被监控之中,失去了人身自由。更残酷的是他们使用各种酷刑、强制洗脑,使用各种酷刑,残酷折磨、虐待、或侮辱人格的手段来迫害我。

那时,我身体虚弱,消瘦,警察利用“犹大”(受恶党谎言欺骗洗脑,思想主意识不清,背叛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出卖同修,被邪党利用胁迫恶警迫害自己同修的昔日法轮功学员,被称“犹大”)一对一的来看着我,轮番换人强制洗脑“转化”,天天坐小板凳(面很窄小,是一种刑具),逼着我写所谓的“三书”,诬蔑大法,放弃修炼,我始终不配合。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半个月没有结果。警察指使“犹大”将她们伪造的“假三书”拿来,逼着我在上面签字,我不签。“犹大”包夹们拽着我的胳膊,强行把住我的手,在上面签字。我找到张莉莉和于小川,向她们声明:“那不是我写的,我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她们又把我送到新收班里继续洗脑迫害,逼迫我看栽赃诬蔑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张莉莉满口污言秽语,谩骂诬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炮制黑材料“考试”,强迫答卷、写“作业”。

还有利用以往在这里遭受酷刑折磨被迫顺从他们所做的诬蔑法轮大法的反面宣传做成光碟,给我们洗脑。使我身体受到更加严重的伤害,长达三个多月严重失眠。

(二)三次抻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六月初,张莉莉对我说:“你来这儿已经半年了,对法轮功的态度还没有改变。你家人已经给你开诊断书来了,说你有精神病(史),你好好表现,悄悄签字,我不张扬,以后就再不找你麻烦了。”我告诉张莉莉:“我不签。”张莉莉气得:“你不签,我把你那份精神病的诊断书复印许多份,把分队、大队、食堂、楼内走廊等所有地方的墙面上都粘上,让大伙都知道你是个精神病。”我没去理她。

六月中旬,她们给我用“抻刑”。张莉莉说:“你那么瘦,肯定受不了,何苦哪?”我不理她。她翻脸侮辱我辱骂我说:“你这个给脸不要脸的精神病,你等着,等×××抻完了,下一个就是你!”

六月二十六日下午,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指导员张秀荣,把我带到酷刑密室里,逼我“转化”,用伪善来诱骗我签字,被我拒绝。我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劝她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她不听。

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钟,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张环和张秀荣又把我带到酷刑密室里,两人一起动手绑我,给我用“抻刑”

马三家酷刑:抻刑(也叫上大挂,我被抻刑时上床没顶盖、脚没着地)。她们怕有外伤暴露罪行,就先把我的两只手臂用棉垫缠上,然后再用手铐把手臂铐上,两臂抻直后铐在抻床(铁床)上方两边的铁杆上,将我两腿用力往下抻直后,再用绳子把脚脖子紧紧的绑在抻床最下方的横铁杆上,大腿前侧硌在床头铁棱儿上,脚离地有两块砖那么高,再将一根木棍夹在两只脚脖子中间,使脚脖子上绑的绳子更紧。顿时,我感到撕心裂肺,筋断骨折,体内的血都直往头上冲,汗水流下来,胸闷、恶心、呕吐。吐出的都是粘液(以后我经常出现呕吐)。当时大便都被抻了出来。我喊:“我要上厕所”。张环说我是装的。我被松开绳子上了厕所。在厕所我又呕吐了一阵子粘液。

接着,她们再次把我绑到抻床上继续对我实施酷刑。恶警张环做笔录,张秀荣(容)跳到抻床上,把我的右臂再次用力抻直,我立即感觉我的右臂筋骨被抻断,肌肉都被撕开了,心被撕碎了,痛苦至极!

张环借机跳到抻床上来逼我学着她嘴里说的鬼话来骂大法师父。我说:“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干事王丹凤也跳到抻床上,用手使劲扇打我被铐在铁床上的右手。本来就疼得撕心裂肺,她这一扇使我更加疼痛难忍。

她一顿毒打之后,张环、张秀荣解开绳子,打开手铐,第二次把我放下来。我当时全身发软,立即倒地上,痛苦的缩成一团,身体一点支撑力都没有了。张环拿着棍子继续打我,借机逼我签字。我就是不签。

我右手臂被她们抻的、打的一点也抬不起来了。张秀荣怕我手残废,曝光她们迫害的罪证,使劲地甩我的左右两臂。我质问她们:“你们不是说这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百分之百自愿“转化”的吗?你们在那些光盘里不是宣传说对法轮功学员不用刑了吗?那么,你们现在这是在干什么呢?”听完我的话,她们气急败坏的再次把我绑到抻床上。

我被酷刑折磨得心痛欲裂,她们却躺在沙发上又说又笑。威胁恐吓我说:“你再不签字,就给你送沈阳大北监狱,你儿子就没有工作了,你也见不到你的家人了。”我没理他们,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一直不签,她们只好把我放下抻床。直到吃晚饭的时间才把我带出酷刑密室。

遭酷刑后,我被折磨得两条腿不能走路,腿站不住,下楼梯要人搀扶着。我的右手被王丹风打得五指总是分开,不能并拢,不能拿勺吃饭,家人来信,只得找人代笔回信,拇指食指间的颌骨穴的肌肉被抻变形。(我的右手至今留下了残痛。拇指第二关节是麻木。中指变形。影响弹琴的技能)我的右眼在抻刑之后由红肿转变成息肉。

(三)扇耳光、捅胸骨、罚蹲

八月三日早晨八点多钟,张莉莉把我叫到办公室,接连扇我十多个耳光。而且,她扇耳光不是左右扇,而是削着扇,这样不留被打的痕迹。边扇耳光边用她的右手食指狠狠的捅我的左胸第三根胸骨部位,连捅七、八次。后来得知那个部位叫“鹰窗穴”,点穴后,(可冲击人的肋、肩神经和静脉,振动人的心脏停止供血,最后倒下休克,但表面没有伤痕。

我被打完后身体非常痛苦难受。张莉莉问我:“屈不?恨我们不?”我说:“我没有恨。”我心里在说:“我只觉的你们太可怜!”

约在八月五日,我被她捅击的部位左胸开始隐隐作痛,医生的听诊器不敢碰。眼中的息肉越长越大。一连三四天,我被她捅击的部位疼痛在加剧,行、走、坐、立都困难,特别是,八月九日中午午睡时疼得我呼吸急促。咳嗽、不能入睡,同屋的人都被惊醒。张莉莉把我带到她们的办公室,侮骂我,罚我蹲着,还逼我躺在地上,我不躺。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副大队长张磊逼问我:“回家后还炼法轮功吗?”我反问她:“我炼与不炼与你有什么关系?那是我自己的选择。”张莉莉又把我押到恶警张环的屋里,继续罚我蹲着。张环继续逼我写“三书”,我不写。

而后来了三名警察给我戴上手铐,雇了一辆民用的小面包车(车费大约不到二百元都是她们逼我拿的),把我拉到马三家医院,医院检查说我眼里的息肉需手术。我说:“我胸部难受,需要检查我的胸部”。她们怕暴露罪行,硬把我逼上车,我坚持要检查。三名警察请示了她们的大队长。又重新回医院请医生检查。照像拍了片子、发现我的胸部是,软组织遭到破坏。医生问我:“是什么重物撞击的?”我告诉医生是张莉莉用右手食指多次捅我这个部位捅的。

张莉莉点穴迫害我的恶行被曝光了,医生知道了。此事也传给了她,几天后她威胁我:“你再说,就用电棍电你的嘴。马三家教养院每年都有死亡名额,二零一二年,你是第一个。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着,又伸出右手食指,恶狠狠地冲着我,还想点我的穴。我闪身躲过,她没有得逞。

那时天天强制我坐小板凳,肚子发胀,我两腿都是麻木的。

迫害逐步升级,而且疯狂至极。二零一二年九月底,劳教所调来七、八名男警察,帮助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环再次逼我在所谓‘三书’上签字,我不签,她威胁我说:“你快到期了,不签字肯定不放你回家,最少加期两个月”。我没理她。

(四)伪善

长时间的精神摧残、罚坐小板凳、酷刑的迫害,我身体开始高烧,体温达三十八点七度,多日饭水未进。警察使用伪善的招术,玩弄“关心”、“体贴”等伎俩来感动我、迷惑我、麻痹我,迫害变本加厉。再次从精神上想搞垮我。妄想从内心改变我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这样,折磨了一个多月后,

十月二十日左右,我找到张莉莉,向她正告:“法轮大法我要坚修到底,决不放弃。”她听后说给我整理材料,把我送到沈阳大北监狱去。

十一月中旬,一警察把我叫出去说:“你丈夫来见你,你转化还是不转化?转你就见,不转就不见”。张磊把我叫到她办公的屋子里,逼我写‘三书’。张环与另一名警察也进来,用伪善来愚弄我。我仍是拒绝,我丈夫含泪离开马三家劳教所。痛苦不堪。张莉莉对我说:“你不签字,你丈夫要和你离婚。”

十一月底,张磊又来逼我:“你转化还是不转化?”我不回答她的话。张莉莉逼我填写“解教书”,那上面多处都是诽谤诬蔑法轮大法的鬼话,我不填写。张磊威逼说:“不填写就加期,一天就加期三天。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是我的解教日,我被加期两天),被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关押的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全被关在劳教所的食堂里进行所谓“考试”,纸上有诬蔑谩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鬼话,我拒绝答卷。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我被解除非法劳教。丈夫和儿子来接我的。回家之前,我的牙齿掉了四颗。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到九月末,孤山当地警察两次电话骚扰我,连续三次闯入家中骚扰、我不在家,家人问要干什么:一警察说:“按手印、验血、签字、就再也不来找她了。爱怎么炼就怎么炼。”十月初当地西街社区五人上午十点钟左右。来到我家叫我去社区一趟。我坚决不去,我坚决不写。什么我也不配合。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他们听后走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