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正了 环境也变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从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历经了近二十个年头,其中师尊的慈悲浩荡,以及修炼的喜悦与艰辛不尽言表,限于篇幅,只能摘取几个片段向师尊汇报,并与同修分享!

一、心念正了 环境也变了

二零一四年八月,我的哥哥姐姐与别人合伙投资一家企业,因为人手缺乏,全家人都要求我去帮忙,因为我已退休,有一个自己的小公司,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做好三件事,我把业务控制在一定的范围,这种状况持续了好多年,自己也习惯于这种状态,比较轻松自在。我内心里非常不愿意去,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在家人的再三要求下,也不好一味的坚持自己,跟他们说好帮一年的忙,因为周末是我参加集体学法的时间,所以要求每周休息两天(他们只休一天),就这样我又开始上班。

哪知道资金投進去以后,不利的事情就接踵而至。首先是邪党实行行业总额控制,公司因此减少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收入;接着经营用房的房东单方面违约,卖掉房子的一部份,新房东大幅提高了房租,加大了经营费用;合伙人自身财务危机抽走了部份资金,使企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

公司内部管理极不规范,因为合伙人很强势,能力强的插不上手,能插上手的能力又差,各种关系长期不能理顺,所以事情越做越复杂,矛盾不断。公司里从合伙人到管理人员,很多都不是正常人的思维状态,强烈的敌对心理,各种的自私自利,人心不古。

我们自己的投入与产出严重失调,哥姐的出资是他们的两倍以上,专业水平、业务能力都远远高于对方很多,工资却很低。特别是我自己,以前自己做公司时,如果投入同样的时间和精力,收入会高很多,而且一切由自己决定,不受任何约束,自由自在的。

以前,年轻人是送礼来找我教他们专业知识,学到一点感激的不行,并受人尊敬;现在,我苦口婆心手把手的教,对方不但不知感激还咄咄逼人;工作中我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还说我这没有做好,那不满意;就连隔壁办公室与我没有关系的人都要过来给一个白眼,有时还要借题发挥来打击一下你的自尊,给人的感觉真是四面楚歌。一段时间各种委屈、冤枉、责难蜂拥而至,真的是心力交瘁、筋疲力尽的感觉,时刻都想一走了之。

这种情况下,我的思维方式很容易就陷入常人中,很多时候都是用常人的思想想问题,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也受到很大的影响,学法很多时候不容易静下来,发正念也受到干扰。不知不觉中,“抱怨”的物质开始蔓延,抱怨家里人和哥姐不顾我的感受,逼我来上班,抱怨浪费了我的宝贵时间,不能做好三件事,越是抱怨,人心越多,事情越得不到解决,真是后悔不该一脚踏進来。在学法小组切磋后,同修都说我是姊妹情太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值得安慰的是,哥姐虽然表面上没有修炼大法,但他们认同大法,也做了三退,因为父母都曾修炼大法,嫂子也是三年前开始修炼的,他们受大法修炼的影响,相信善恶有报。有一次,我跟哥说,按你的个性应该是来修炼的。他却说:我是在修吧!所以在诸多的不平等对待下,在严重的失落面前,他们还能做到“忍”,还能坚持善良,他们不奢求赚钱,只希望有一天能收回投资成本。

一天,当我抱怨的思想达到极点的时候,师父的法在耳边回响:“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1]

我问自己:为什么让我碰到这些?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会来在这里?本来很好的修炼环境,怎么就在一夜之间破坏了?从法中我知道,大法弟子不会遇到偶然的事情,影响做三件事的就一定是旧势力的安排,那么到底是自己哪里有漏呢?求名的心?显示心?还是对利益的执着?也许都有。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个地方出了问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向内找自己!同时多发正念,解体、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并不停的告诫自己: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无论我有什么漏都不能成为邪恶干扰、迫害的借口。我把这一念定在这里!

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修炼需要再上台阶,就必须继续扩大心的容量,在“忍”字上下功夫,认真、彻底的洗净自己,从根本上去掉各种人心,如:求名的心、爱面子心、安逸心、亲情、抱怨、权衡利益得失等等人心。

师父说:“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在人与人心性的摩擦当中,你能够脱颖而出,这是最难的。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2]

从常人的表面上看,哥姐的投资吃了大亏,站在修炼的角度,谁知他们之间以前是什么关系?有什么缘份?人世间不是有句话叫做:吃亏是福吗?我不被表面常人的理所制约,一切用法来衡量。终于,我看到了旧势力的险恶用心:旧势力觉得我二十年走过来,一路在师父的呵护下,没有经历过太大的残酷迫害,它想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在这正法即将结束的最后时刻把我拉下去。真的好险!识破了旧势力的阴谋诡计,我对着另外空间说:管你旧势力还是什么因素,你有你的千条妙计,我有我的一定之规,谁想借常人间的任何事情来干扰我,阻碍我修炼路上的步伐都是徒劳,都是妄想!我师父说了:“一个不动就制万动!”[3]

我悟到:大法弟子是有伟大使命的,决不是来在常人社会陪他们玩的,也不是来给旧势力迫害的。既然能到这里来,就能证实大法,就能救这里的众生,除此以外,哪还有什么其它的呢?我坚信自己一定能从这里堂堂正正的走出去!我不再执着环境,不再看重谁对我的态度,除了尽自己所能干好本职工作以外,就是做好三件事,至于人世间的事,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那不是我所执着的。

从法中我体会到,常人中的任何环境,都是为我们安排的,碰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与我有缘的人,他们来在这里一方面是为了成就我,同时希望我能救他们。想想看,一个生命为了得救,对大法弟子寄托着无限希望,才来在这万劫不复的十恶毒世,这样的生命真的是很难得啊。因此,我感谢每一位碰到的人,感谢他们给我制造的魔难,感谢周遭的一切,我的心平静了,于是,我根据情况把公司通讯录進行整理,分期分批跟他们发真相彩信、微信,有机会时当面讲大法真相,公司董事长也做了三退,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天晚上三点多钟的时候,很自然的醒来,没有一点困意,于是参加了晨炼,炼完功后再学法,凌晨的时候很安静,学法炼功都很能入静,又回到了入定的状态。从那以后,基本每天都能三、四点钟起来学法或炼功,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看到弟子时间有限,就帮助弟子利用晚上的时间学法炼功,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弟子真是无以言表。

大法弟子的心正了,一切就顺了。

不知不觉中,周围的环境发生了许多变化,很多人不再那么敌对,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能力,在工作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在很多事情上他们开始征求我的意见和建议,我也尽量用大法的法理来影响他们。由于资金紧张,公司需要融资,有一次老总要求我虚报经营数据,我善意的跟他说:假的只能骗了一时,最终他会知道,到那时别人就认为我们没有诚意不跟我们合作,受影响的还是我们自己。这一件在大法弟子看来的小事,老总却在谈判中向对方作了重点说明,因为他被感动了!

在一年忍苦去执的魔难中,我体会到了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这一法理背后的些许内涵,在剜心透骨的过关中无论怎么难都要坚定正念、坚持不懈,只要能坚持住,就能走过难关,因为师父在这里用了两个“能”字,师父说“能”,就一定“能”。

还有一点收获就是:以前在家里姊妹中他们认为我修大法了就不思進取,而且比较懦弱,虽然他们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对我还是有看法,这一点我原来并不知道。在这一年的时间,我在工作中表现出的智慧和能力都是超越常人的,处理事情时的思维和胆略无不令他们刮目相看,他们彻底改变了对我的看法,我想这也是在证实大法。

师父说“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4]今天,虽然我还在这个旧势力安排的环境中修炼,但是我坚信:只要该做的做完了,不久我就会离开这里,回到我应该在的位置上,继续做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因为师父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的,我也不承认!

二、平衡好家庭,证实大法

今年八月初,我的公公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头摔破了住進了医院,我去看他的时候就在他耳边告诉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点头表示同意,可他毕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第二天就住進了重症监护室。

现在国内,医生与病人的关系极其特殊,医院的口号是:防火防盗防病人!医生的奖金与收入挂钩,病人也时刻防着医生会欺骗自己多花钱。邪党政策规定,超过了医保限额的费用由医院承担,公公的费用肯定会超过限额,再说他的炎症很重,所以医院希望用一点自费的進口药品,一方面医院减少费用,另一方面对公公的病情有好处。在是否用自费药这个问题上,家里出现分歧,先生的哥哥姐姐不赞成用自费药,因为公公的病情并不乐观,他们怕花了钱,最后还是不能治好,落得人财两空,婆婆想尽全力治好公公的病,可她自己没有多少钱。对于这个问题,作为大法弟子的我认为:公公是得过法的生命,虽然因为怕心放弃了,但他认同大法,上衣口袋里长期装着我给他的护身符,也做了三退,无论是否能保住肉身都是属于得救的生命,我不执着他的肉身,但也不能为了钱见死不救,我准备自己承担这部份费用。这期间,他嫂子为我考虑,跟我说过几次,我孩子在读书,还有房贷,希望我能同意他们的意见。

为了照顾他们的感受,我单独跟婆婆说了我的想法,我要求婆婆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同时尽量配合医院治疗,不能主动放弃,如果我们尽全力了,公公还是要走,那就顺其自然,自费药品的钱由我来承担,不要跟其他人讲,以免他们有压力。

我的话婆婆很受感动,公公在重症室住了几天后,病情有了明显好转,虽然不能说话,但意识很清楚,特别是听到我说话以后,反应强烈,有了微笑。婆婆告诉我说:真灵啊!我昨天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一晚上,并求师父救他,现在就有效果了,真灵啊!自费药还没开始用,情况就有很大的变化,婆婆好高兴。

由于我和先生都要上班,去医院的时间有限,看到公公的情况有了好转,先生的哥嫂和姐姐就要求把公公转到了普通病房,三天后,公公病情出现反复,缺氧、呼吸困难,又被收進了监护病房,医生征求意见是否插管,他们都不同意。我跟先生说:天理制约着一切,如果注定是要你们子女承担的,谁想躲也躲不过,我们不刻意非要怎么样,但必须做到尽心尽力,对老人尽一份孝心,决不能放弃治疗、见死不救,费用由我们来承担。

我的建议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公公就在严重缺氧的情况下去世了,后来我才知道一般人在那种情况下只能坚持几个小时,但公公却坚持了两天半甚至更长时间。从公公的去世,我看到了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的危险。

在办丧事的过程中,其他人基本都是去餐馆吃饭,我主动在家陪着婆婆,等他们从餐馆带回剩菜剩饭来,我再吃,先生看到我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就要求我去餐馆吃一次,我就首先帮婆婆夹好她喜欢的饭菜,单独带回家给她吃,而不是剩菜剩饭。所有办事的费用开销由先生的嫂子和姐姐负责,我不过问,需要我分摊多少就摊多少,从常人角度看,三个子女中我们负担最重,他们的子女都大了,有的已成家,但我并不因此在用钱上躲躲闪闪。他们知道我修炼大法,但是平时往来并不多,他们不知道大法弟子的心境有多高,这一次他们见证了,不知不觉中,周围的一切人和事都发生了变化,关系融洽了,氛围和谐了,也许是我发出的善念和纯正的能量,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净化,我知道这是大法的能量所起的作用,就是师父法中所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我悟到: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办事过程中,有机会就跟客人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们去翻墙看外网,一切顺理成章。

婆婆也曾在我的带动下走入过大法修炼,一是出于怕心,二是认为大法修炼真善忍,要求太高,在现实中很难做到,所以放弃修炼,她没想到我能够扎扎实实的做到,这次对她也有很大的触动。

办完公公的丧事后,接下来就是婆婆的赡养问题,公公唯一的堂弟(我们称叔叔)怕家里摆不平就来主持开会,安排婆婆的事情,没想到善的力量早已熔化了不和谐因素,三个子女都愿意无条件赡养婆婆,嫂子当着大家的面说以前都是我们在照顾老人,他们管的少,现在我们在经济上困难一些,还要上班等等,婆婆就由他们来照顾。我说照顾老人是应该的,我们经济也不困难,吃喝不愁,有房有车的,哪有困难呢?其实我心里想:大法弟子怎么会经济困难呢?我如果愿意花时间赚钱也可以赚很多,只是我没有那样选择而已,我的使命是证实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从法中我悟到:钱只是常人的财富,生命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财富,师父不是说:“佛是不讲穷的,是为富的,生命就是财富,才能使你的世界繁荣。那都是财富,每个生命都是财富。”[5]

写到这里,我想起有些同修被迫害以后经济上遇到困难,就喜欢跟着常人说自己一无所有,这个观念是常人的观念,不是我们的,要彻底改变,我们是这世界上,不,应该是宇宙间最富有的生命,观念变一切都变!

叔叔本是准备来调解矛盾的,哪知情况完全变了,最后万分的感慨,他对我说别人家里没有困难都要说有困难,你本来有困难还说没有困难,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拉着我的手一再说:少见、少见!我如果能够写一定要写一篇文章,题目是:我家的好媳妇。

由于当时的环境人很多,自认为讲真相的效果不是很好,没有跟他过多的讲大法真相,但他说过几天要来的,他再来的时候,我要跟他单独讲,彻底把大法真相讲清楚,救了这个生命!

意外的收获:平时在有些小事上,由于我和先生观点不同,他对我存有误会,我也没有急于去解释,通过这次的事情,先生明白了许多,也感叹于修炼人的无私境界和善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