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安排 丈夫转变了角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自从我决定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丈夫对我的干扰就越来越多。刚开始,他以我夜里十一点多钟起来发正念,三点多又起来炼功,闹得他休息不好为由经常和我闹。说的许多话,当时听着觉得字字都是钢针,扎的心疼;还有两次,他夜里出走,大冬天的满街转,儿子不放心只好也跟着转,弄得儿子也无法休息;还提出要住敬老院。最后,矛盾的焦点都集中到我这里。

以我当时的心性,面对这种局面觉得真难支撑。好在师父一直没丢了我,我心中大法的那盏灯也一直亮着。我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不能跟他闹,我是大法修炼人,应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可是这种强忍是多难过啊,实在忍不住还是要还他点脸色。

虽然我不断的学法,知道这些现象的背后是旧势力在操控他干扰我修炼,同修也帮我发正念清除,可是自己从小到大养成的自傲、说话做事独断专行,从不愿也不能听一句不好听的坏习惯,在党文化的作用下,表现出欲除却难的现象。我常对着师父的法像流泪,觉得走出这个困境太难了。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抓紧了学法,让我看到了自己一颗一颗不正的心,自己也抓紧了发正念,清除自己各种不好的心,清除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家中的情况也稍微有好转。

有一天,学法中又读到“我们好多人都遇到过这个情况,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你干别的事情他都不怎么管你,本来是件好事,他却老是跟你过不去。其实就是帮助你消业,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2]我突然感觉一震,以往学法对照自己的修炼环境,老是以为丈夫是在帮我修炼,自己应该对他好。可是这一次我好像才认识到,旧势力安排他帮我修可是却要让他承受很多业力,旧势力不就是让他以帮我修炼为名义造业,而最终被淘汰吗?他生命明白的那一面怎么会不生气,怎么不愤怒。这让我加深了对旧势力邪恶的认识,也让我的慈悲心涌了出来。

我给师尊的法像上香,发出一念。求师父加持,我不要旧势力的这种安排,求师父安排丈夫走入大法。我只在师尊的安排下堂堂正正的修炼,我也会尽力的帮助他。

从那以后,我也加紧了自身的修炼,凡事都找自己的原因,避免他造业,从生活上思想上处处关心他,每天吃饭时,围绕着各种社会现象,我把师父讲的法,在我理解的层次上再潜移默化的讲给他听。后来,我提出每天晚上学法半小时,他同意了,我从心里高兴。他只要能学大法,他就会改变。当这种学法的机制定下之后运转起来,很快,他的状态越来越好,大法的威力真大啊!

今年诉江开始后,学法小组同修通过学法,都认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我也觉得应该做,就堂堂正正的去做。晚上吃饭时,我问丈夫:“你一直认为你虽然没炼法轮功,可是你也被迫害了,那么这次我控告江泽民,你愿意参加么?”他随口就答:“那几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啊?我被迫害了我为什么不参加?”之后我很快写了诉状,他也毫不犹豫的在控告书上按了手印。当我顺利的从邮局出来,我流泪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引领着我和他走入了未来。

从网上看到恶人以“调查”名义骚扰诉江的学员。我想到他是个常人,能否在这一轮中坚定的走过来,于是我又以一种并不在意的态度对他提醒,保持正念,真有人来查来行恶,咱也不怕,本来就是堂堂正正的,来了正好讲真相。我的正念,我的坚定感染了他,他也赞同:就这样。

平时,他都不看大法的资料,我想到他平时吃饭前总要喝点酒,喝酒时总喜欢有人说上几句话,我就买了一个放像机,卡里装的全是大法的资料,饭菜弄好了机子也摆好了。

就这样,一个月看下来,有一天他提出想炼功,他终于想走入修炼了,我由衷的高兴,我发的愿在师尊的呵护下终于有了回应。

师尊说:“既然是这样,众生都是为这法而来的,就应该正面的圆容于法,不能强加于法、强加未来。也有许多生命在旧势力的安排下在这过程中应该起负作用,但是他并没有起负作用,也就是说他还能够救度。你们在讲清真相中,大法弟子在做着自己应该做的这些事情中啊,我告诉大家,很大一部份你们就是在救度他们。”[3]与师父的讲法对照,大法弟子家庭中的许多成员是不是就有那一部份中的应该被救度的人啊,我想大法弟子在家庭问题上应该多重视了。

现在丈夫每天出去遇到朋友,路人,闲人,他最爱讲的就是“真、善、忍”。他还会送点真相资料给别人,他真的改变了角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