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好了 口里长出了新牙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

肺癌好了

我是一九九六年炼法轮功的。炼功前我身患乙肝、风湿病、妇科病、眼底出血、等多种顽疾。一九九五年我不幸又得了肺癌。发现时已是肺癌晚期,胸积液挤压胃部、肺部。吃不下饭、呼吸困难,不能正常躺着睡觉,整天趴或靠在被摞上。

省内几家大医院都说肺癌长在了肺门处,不能手术,只能是药物治疗。中药、西药、偏方都无济于事。胸水不断大量渗出,三天两头抽一次水。抽出的水都是红色的,象血一样。抽水时,我很害怕,紧张的心缩成一团。后来医生见我的胸水控制不住,用了两种烈性药强行的把我的胸膜粘住,胸水暂时不用抽了,但病却没好。不仅如此,病灶处疼痛难忍。

那个时候我目光呆滞、面如土色、骨瘦如柴。孩子照顾不了,只能送到婆婆家。班不能上了,提前退休。我觉的活的很累。我每天挣扎在死亡的边缘上。想想儿子,看看自己我心中万念俱灰。

一九九六年三月,是我终生难忘的生命转折点。那天早上我想到外面呼吸点新鲜空气。我一个人艰难的走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这时我的一个同事从自行车上下来站在我的面前,结结巴巴的说:你、 你、你还活着?从她的话中我听出了,她以为我死了。她稳了稳神说:我刚从炼功点上回来准备上班。并耐心的告诉我,有许多人是有很严重病的,只因真心的修炼了法轮功,都非常神奇的好了,今天是你魔难出头的日子,你也炼吧!

第二天她借给我一本《法轮功》,我认认真真的看了好几遍。虽然我第一次接触大法,但大法的法理就象我渴望的甘泉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田。我一边看一边对照自己,不知不觉的病灶处不疼了。那时大法书比较少,几天后她把书要回去了,病灶处又疼了,我很奇怪。那时我什么也不懂,就盼着想我还能不能再看见这本宝书呢?

后来她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我如饥似渴、起早贪黑的看,不知不觉的病灶处不疼了,胸水一直也没抽。同修又来教我炼功,我身体好多了。我暗下决心,我这个破身体不要了,我就学炼法轮功了!

炼功后我很精進,每天除了参加早晚集体学法、炼功外,我还去参加集体洪法,让更多的人能象我一样得到这个法,能得救度。很快我的身体好了许多。

十一月份的一天下午三点,我准备吃饭,刚进厨房,突然开始咳血,紧接着就又开始呕血。师父说:“那么我们修炼的人除了师父给消的业以外,自己还得还一部份,所以会有身体不舒服,象有病一样的感觉,修炼就是从人生命的本源上给你清理。象树的年轮一样每一层都有病业,那么就得从最中心给你清理身体,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来人会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险。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两个,这样人能过的去,在难受的过程中又还了业,但这也只是我给你消业以后所留给你自己承受的一点而已。”[1]

确实是这样的。师父每次都是给我清理十天、半个月的就停下来。在清理时我呕吐不止,要吐出许多红色的胸水。这时我生活不能自理,同修们来护理我,帮助我。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神奇的是停止清理时,我不呕不吐,象好人一样,什么活都能干。等下次再清理时,又和上次一样。就这样师父为我反复清理将近一年半。但每次间隔的时间逐渐拉长。由开始间隔十天、半月到一个月、二个月、最后一次间隔半年左右。就这样师父把我的身体彻底清理干净了,从那以后我身轻体壮,无病一身轻。我周围的人,看到我的变化也修炼了法轮功了。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洗净,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口里长出了新牙

下边我再说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二零一二年末,我有一颗牙掉了半截,出现了一个黑洞,饭后就得用牙签抠塞进去的东西。有一天我发现这个黑洞里有一个白东西,我以为是大米饭粒,用牙签怎么也抠不动。我就用牙签用力敲它,觉的它很硬,还有碰在牙齿上的感觉。好奇怪,原来它是在断了的牙底里边接着长出来一颗新牙。它和原来牙的中间有个印。因为原来的牙发黄,而它很白。虽然表面有个印,但用手一摸却很平滑,是整个一体。现在就差一点它就把这个牙洞堵满了。

我是六十多岁快七十岁的人了。这个年龄的人掉牙的很普遍,长牙的还很少听说,我却长出了新牙。我听说过“返老还童”,可没听说谁见过。我摸着我的新牙说:“我返老还童了”。在大法中修炼这么多年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发生在同修身上的神奇事,真是数不胜数。

师父和大法对我有再造之恩,我的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感恩的我对着苍宇、对着大地、对着全世界的世人,用我的生命呐喊:法轮大法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