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话是去掉怕心的法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肯定了诉江后,我就向家人同修提议写诉江状。家人同修当时有些顾虑,还有一些怕心,便说等等再说。但我还是把诉状写好了,放在文件夹里。后来,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了有的同修向“两高”投了诉状,便迅速打印好了诉状,征得她的同意,亲自到邮局用快递向高检投递了诉状。因为家人同修多次受到迫害,而我并没直接受迫害,所以我当时就没有投诉状。过了两天,我想,这是不对的,尽管我没受直接的迫害,但也是受害者。况且,江泽民针对大法弟子发动了前无古人的迫害,犯下了“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等十大罪状,我们不应起诉他吗?而且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师父肯定了的,那我们就应无条件的去做。于是,我在五月二十六日也写了诉状,在邮局通过快递寄给了高检。我还先后帮十几位同修写诉状,并打印出来,教给他们如何邮寄。

在十月初的一天下午,我们院长打电话,让我到他办公室去一下。我去了后,他介绍国保大队长找我了解一些情况。国保大队长问我诉江了吗?我首先严正声明他的行为是违法的,然后堂堂正正的回答他诉江了。我们院长以为我没有写诉状,当他听我说写了诉状时,便摇头叹气,我就感到了警察是来者不善。我没有怕心,当着国保大队长和另外几位警察,还有几个院领导讲了真相。国保大队长问,其他人的诉状是谁写的、谁打印的,我说诉状都是我写的,我打印的,并毫无畏惧的在询问笔录上签了名。

后来,这些诉江同修都被派出所警察上门询问过,警察告诉他们,说某某(指我)承认诉状他一个人写的,也是他打印的。得知所有同修都是这样说的,我心里便有了一些担心。因为国保大队长和派出所警察反复问过这些同修是谁组织谁带头诉江的,我害怕警察会再回过头来迫害我。那几天,心里很是不安。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师父说的:“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1]这句话,心里一下如一块巨石落地,一下就没了怕心。从那以后,我便时常在心里默念这句话,从此再也没有怕心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大曝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