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过程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一九九八年丈夫得法的时候,我也曾拜读过大法宝书《转法轮》,一度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觉得书中的内容写的真是太好了。但由于悟性差,并不知道是指导人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书,又因为过于执着常人中的名利情,因此和大法擦肩而过,错过了修炼大法的机缘。丈夫虽然修炼大法,但后来由于我们疲于生计搬到了一个很远的山区打工,丈夫也和同修彻底失去了联系。

二零零二年我们回到老家。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们,在二零零六年五月的一天安排了一位同修大姐和我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并帮我们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从此我们终于又和大法接上了圣缘,成为了令宇宙众神都羡慕的正法时期的伟大生命──大法徒。

一、魔难中坚定正念 精進不停

师尊讲:“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1]。得法后,我看到师尊的第一篇经文就是:“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谎言 解开心锁 不信良知唤不回”[2]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们的切磋交流,我逐渐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重大历史使命。

因当地资料缺乏,在二零零六年末,我和丈夫商量好后,用家里仅有的一千元钱在同修的帮助下买了一台惠普打复印两用一体机,开始制作《明慧周刊》和各种真相传单及小册子等。二零零七年初,同修又给我们送来了一台4200佳能打印机。我虚心的向同修请教电脑和打印机的使用方法及各种真相资料的打印技术,逐步的我们的打印水平越来越好,资料做的也越来越多。

不知不觉中我发现丈夫产生了强烈的干事心、显示心,在学法方面越来越懈怠,而且学法犯困,我多次提醒丈夫要听师父的话好好学法,可丈夫的状态还是没有改善。二零零八年初,在一次给同修传递真相资料的过程中,丈夫被绑架了。因为我的情还很重,当听到这一消息后,我痛苦万分,感觉到天都要塌下来了。看着年幼的儿子,我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心里不断背诵着师尊的法:“大法徒 抹去泪 撒旦魔 全崩溃 讲真相 发正念 揭谎言 清烂鬼”[3]。我没有工作,房子又是租的,儿子还在上小学,需要费用,今后的日子可咋过呀。父母、兄弟姐妹听到这一消息后不但不帮我,而且还到我家来指责谩骂,逼我放弃修炼。母亲竟在这节骨眼上让我还以前欠她的钱。我的大姑姐夫还想到派出所举报陷害我。不管亲人们怎么闹,我就是坚定一念:坚修大法,决不动摇。最后他们都无可奈何地走了。

平时和我接触的同修听说我丈夫被绑架的消息后也来看望我。有一位同修想把电脑和打印机拿走说不让我做资料了,怕有危险。我当时就急了,说不怕。当时那位同修生气的走了。后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说话不善,没有忍耐力。在今后的学法中一定修去这些不好的人心,去掉各种执着和欲望,努力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二零零九年丈夫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后回到家中,又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在面对面发给世人《神韵晚会》光盘时被便衣警察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丈夫被绑架的第二天有同修建议让我把家里所有大法的东西全部搬走,以免被邪恶非法抄家造成损失。我知道同修是为我好,但我想为什么一有同修被绑架就想到抄家哪,这不是负面思维吗?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也决不承认。我在心里求师尊加持:请师尊给弟子家下罩,不许警察進门抄家,不许邪恶迫害我,我有师父管。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

二、放下执着 母亲笑了

因房东要卖房子,一时间我又找不到合适的房子,于是给母亲打电话想到她那里借住几天,等丈夫(还被非法关押着)回来之后再找房子,母亲欣然答应。第二天同修就开始帮我往母亲家搬东西,晚上十点多钟,当我把打印机、刻录机和做真相资料用的所有耗材刚搬到屋里,父母便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这么多东西,象发了疯一样破口大骂。叫我把东西拿走,立刻滚出去。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心像刀割一样的难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委屈的心情,泪水夺眶而出,转身摔门而去。那天晚上在妹妹家一夜没睡。

第二天在单位上班时心也不静,一直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为什么一向慈爱的父亲和本已认同大法的母亲会发那么大的火呢?我突然想起了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中讲过的话,明白一定是自己错了。可到底错在哪里了呢?我又开始深挖自己执着的根源,不断的向内找,终于找到了自己强烈的执着心,就是执着自我的心,同时还隐藏着很强的怨恨心、争斗心、显示心、好面子心、为私为我的私心等各种不好的人心。找到了这么多不好的人心,明白了它们都是旧宇宙中为私为我的东西,是新宇宙大法所不容的。带着这么多肮脏的人心,怎么能达到新宇宙大法要求圆满的标准呢?

师尊讲:“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4]今天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不正好是让我消去业力提高的大好机会吗?我应该感谢他们才对哪,怎么还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吗?我不断的向内找、不断地发正念清理自己头脑中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不断地在法中归正自己,渐渐地我的空间场越来越清朗,心也越来越平静,我决定下班后向母亲道歉。

下班后,母亲正在厨房忙活,看见我進来把脸一扭气囔囔地说:“你还知道回来呀,净想自己,你心里还有你这个妈呀!”我赶紧走上前搂住妈妈的脖子说:“对不起妈妈,我当时没有向您打招呼更没想到您的感受,就自作主张的把东西搬回来了,让您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错了,请您原谅我吧。”母亲听我这么一说,搂住我抱头痛哭。那一刻我真正地体会到了母亲为了我们的安全,在邪恶的迫害下心理所承受的一切,此时全部释放出来了。

我安慰好母亲,走進房间。突然又发现师尊的法像不见了,我心里一急赶紧问母亲,母亲余怒未消地说:“扔了!”我拉住母亲的手平静地说:“妈,我相信您不会扔的,您一定是帮我保存起来,对吧。”母亲笑着走進她的房间。不一会儿,母亲捧着用黄布包着的师尊法像递给了我说:给你吧。此时此刻我感慨万千。其实母亲是非常认同大法的,每当见到有世人丢弃的大法资料或真相光盘,她都捡回来保存好送给我,以前还帮助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救度众生的事情,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完全是冲着我的心性来的,如果我不能及时的向内找,不提高心性,有可能就会把母亲推出去,毁了这个生命。

由此我深深的体悟到:作为一个修炼者,无论遇到任何魔难或痛苦的时候,只要我们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的人,不断地在法中归正自己向内找,提高自己,修炼自己,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三、转变观念 大法显神奇

1、丢失的东西自己回来了

今年,丈夫的摩托车驾驶证和行车证在工作时弄丢了,如果再重新办理的话,不但要多花钱,而且很麻烦,丈夫工作又很忙,脱不开身。

一天,在学法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搬运功。师尊在法中讲:“功很强的人,可以搬运很大的东西,就是大搬运。功很弱的人,可以搬运很小的东西,就是小搬运。”[5]既然师尊给了我们这么大的能力,我们为什么不转变一下人的观念,使用神通把丢失的东西搬回来呢。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丈夫,丈夫也非常认同,觉得修炼了这么多年,不能总是用人的思维想问题了。于是我们就开始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运用佛法神通让丢失的东西自己回来。过了几天,丈夫的行车证和驾驶证也无意中在一个包里找到了,这个包之前已经翻过好几遍了。兴奋之余,丈夫跪在师尊的法像前咚咚的给师尊磕了几个响头,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2、转变观念 电脑顺利上网

因搬家,原来的宽带迁不过来就换了另一种长城宽带,年费才用五百元很便宜,一直用的很好。网速也非常快。一天在同修家学完法之后,有同修说最近上网很慢,问我用的是什么宽带,我说是长城宽带。同修说长城宽带是最“垃圾”的怎么能用这个呢?我说:你怎么这么想问题呢,这不是观念吗?同修的话我并没在意,可回家上网的时候却怎么也上不去了。几年来上网从没被阻止过,即使在邪恶所谓的敏感期使用无线网卡也都能上去,今天是怎么了呢?我反复的向内找自己,不知自己究竟卡在哪里了。突然我脑子里想起了同修的话:垃圾!我一下子警觉了,我这不是被观念带动了吗?

我立刻对着电脑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阻碍大法弟子上明慧网的一切干扰因素。并和长城宽带沟通:你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能被大法弟子所用就是法器,大法能正大穹,一切不正的都得在大法中归正,“垃圾”在大法里不存在,你要配合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助师正法顺利上网。它好象听懂了我的话似的,再用自由门一试,上去了。由于转变了观念,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四、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

二零一三年六月的一天,妹妹去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我的丈夫,回来给我打电话说,丈夫在哪天哪天有可能被提前释放,但消息不可靠,叫我别“胡来”。我放下电话,按妹妹说的计算一下日期,正好是星期六,那天我休息,我想:听到这消息绝不是偶然的,不管消息确不确定,到周六那天我一定要去接丈夫回来。我转身来到师尊法像跟前双手合十对师尊说:师尊,我丈夫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了,决不允许邪恶再继续关押迫害了,请师尊加持弟子的正念,在周六那天一定让他们无条件释放。之后,我便开始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叫大家整体配合,到周六那天能去劳教所的去劳教所,不能去的在家发正念。

周六早五点左右,我们一行四位同修和母亲(常人)及妹妹(常人)驱车来到了劳教所院里,在车里坐着静静的发正念。八点多钟劳教所外面已经陆续来了很多同修,大家都在默默的发正念。到了九点钟,警察开始上班了,一名警察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就问是干什么的,我们说接人。那警察转身走了。等了一会儿,看看劳教所根本没有放人的迹象,有个同修说:我们去管理科。门卫问我们干什么,我们实话实说。他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说:有“610”的通知吗?我们说没有,他说:今天休息,你们先回去吧,周一再来。我说:我们既然来了不可能回去。他说:那你们给“610”打电话吧。我说我们没有“610”的电话,他说“610”不来人不会放人的。

以前就有很多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到期后不让家人接,都是被610劫走后继续关押到洗脑班。我们识破了邪恶的伎俩。于是通知劳教所内外的所有同修继续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劳教所另外空间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必须立即无条件放人!

已经十一点钟了,丈夫还没有出来。此时有的同修开始出现了急躁心,也有的同修抱怨我说没通知根本就不应该来,能放人吗?我不被同修的表象所带动,就是坚定一念:“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6]谁说了也不算,只有师尊说了算,我就听师尊的安排!

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我们截住了去吃饭的几个警察继续要求放人。其中一个当官的警察看我们还没走,就叫我们把车开到劳教所大门外去,我们不动。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说如果我们不出去就坚决不放人,还要把我们全抓起来。我看到邪恶已经撑不住了,就对同修说:我们留几个同修在里面,其他同修先出去。正在这时,就听有人说“610”来人了。没过多久,就看见一个男同修挽着我丈夫的手向劳教所大门外走来了。我跑过去递上同修买的鲜花和丈夫一起迅速上了同修的车,径直向劳教所大门外驶去。这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就这样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们正念正行整体配合下,丈夫被营救出来了。

五、救度众生

我虽然得法晚,但很注重学法,特别是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从未耽误过。师尊讲:“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7]通过大量学法,我明白了修好自己,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更是我们来世的大愿。

1、在工作单位证实法救众生

二零一二年我来到了一个新的单位,这是邪党的机关单位。在这里,我每时每刻都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中兢兢业业,和同事都搞好关系。在领导和同事都认同我的情况下,我便开始讲真相救度他们。只有一个同事没三退,其他人都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一次,经理让两个同事去做一件事,她俩认为,这事不是她们份内的,不愿意去。我知道后主动帮她们去干,然后再干我的工作。后来经理知道了这事对我说:“大姐,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我跟主任说了,你就自己管自己,不归别人管。”后来在涨工资的时候我比别人都多。

2、找自己的执著,救度快递员

五月份我就写好了“诉江”状,但由于一些常人事情的干扰迟迟没有寄出去,一天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快递面包车,我问是否能邮寄快递,快递员说能。我就要了一张快递单填好后把信交给了快递员就走了。过了几天一直没有收到信件妥投的回执。

十天后,同修给我打电话说我被骗了,信件还在此地没动,让我赶快查找,并说一定要该快递员按规定赔偿我三倍的损失。我的人心被同修的话带动起来产生了急躁心和怨恨心。马上根据快递单上的热线服务电话查找。因当时是在路上,也没记下快递员的电话,几经周折才找到该快递员。打电话一问:他说当时因没有信封随手把信揣在兜里忘给邮了。我当时余怒未消,埋怨他工作不负责任,要他赔偿我三倍的损失。他说要继续给我邮寄(之前我已经又重新邮寄了两封,并得到了两高的妥投回执,所以不需要再邮了)。我说不用邮了给我送过来吧。他答应晚上七点给我送信。可左等右等两天过去了也没送来。修炼人遇事要向内找,这件事的出现能是偶然的吗?我只是陷在事情的表面去说事,没有站在修炼人的角度看问题,这不是错了吗?

我努力的深挖自己是哪颗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干扰我“诉江”了呢?一找便找出了一颗隐藏很深的不易察觉的人心──怕心。我忽然想起在我填完快递单交给快递员的时候,我让他帮我看看填的对不对,就在他看的时候思想中闪过一念:可别让他看出什么扣下不给邮啊。就这不正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耽误了邮寄。同时我又找到了自己很强的争斗心、怨恨心、求名的心、和急功近利的心,快递员应该是我救度的众生,我怎么能怨恨他呢?这不是党文化的东西吗?找到了这些不好的人心,我就静下心来开始发正念清理。同时发出强烈的一念:彻底解体阻碍我“诉江”干扰我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第二天他便和我约好见面把信还给我。和他见面后,我首先向他道歉不应该和他发火,但同时也正告他这封信的重要性,并告诉他信的内容和意义。他要赔偿我许多钱。我说我是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内找,虽然有你的责任,也有我的原因不能全怪你。但你一定要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他欣然接受,并给他故去的父亲也退出了邪党组织。

通过这件事,我在心性方面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同时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如果修炼人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都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毁了众生。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与救度。弟子今后一定要谨遵师命,多学法,真修实修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我的一点感想〉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清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